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3章 远古四帝与轮回
    众人便就看见,那白色的宣纸上面,弯弯曲曲的写了三个字。

    这三个字却是……不知道。

    “这算什么答案”有公子哥不由纳闷。

    “这……”有的公子哥百思不得其解。有的公子哥若有所思。

    “妙!”只有那名白衣公子却是说了一个字。他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当下一笑,道:“心服口服!”他转身便走。

    那身后的两名黑衣老者立刻就跟了上去。

    这白衣公子叫做兰剑一,乃是当朝武侯的第六子。兰剑一深受武侯宠爱,而且为大康王朝东征西讨,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如今的兰剑一,不止是武侯兰天机的儿子,而且更是大康王朝当今皇帝,天临大帝亲封的浩威将军。

    兰剑一已经是官拜四品,可带刀入宫。那是无上的荣光!

    兰剑一并没有离开散花楼,而是到了二楼的雅间里面。

    跟随兰剑一一起的两名老者关上了雅间的房门。

    这雅间里,设施典雅而幽静,尽显低调奢华。

    而且,还有床铺。

    兰剑一在桌前坐下,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而这时候,外面的敲门声响起。那两名老者,一个叫做古长军,一个叫做古长林。乃是两兄弟。

    兰剑一听到敲门声,不禁皱眉。

    古长军前去将门拉开一条缝,他立时就看见了外面是个漂亮的姑娘。

    “干什么”古长军冷声问。

    那姑娘一见里面居然是个老头,不由也是皱眉。不过这古长军气场太强,她也不敢发怒,便忍着气说道:“是柳妈妈安排我来服侍兰公子的。”

    “给些银两,打发她走。”兰剑一喝了一口茶,对古长军说道。

    古长军便拿出一锭五两重的银两,递了过去,说道:“不需要,你走吧。”

    那姑娘见这出手如此大方,不由大喜,连忙拿了银子,并连声道谢。

    而古长军则将房门直接关了。

    随后,古长军和古长林来到了兰剑一的身边。

    古长军忍不住说道:“少爷,这许嫣然明明知道您来了,居然不见您。看来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居然连您的面子都不给。”

    兰剑一淡淡一笑,说道:“长军叔,你要知道,这天下很大。武侯府并不是天下第一敢不给我们面子的人,多了去了。”他顿了顿,说道:“而且,许嫣然还真是我们得罪不得的。你以为,她会惧怕我们武侯府吗”

    古长林忍不住说道:“少爷,咱们侯爷乃是皇上面前的大红人。武侯府三个字,到了哪里,那些地方官员不是吓得屁滚尿流而天池阁尽管生意做的很大,那也不过是些生意人。惹怒了我们,便是将他们天池阁封了也不无不可嘛!”

    兰剑一看了古长林和古长军一眼,他微微一叹,摇头说道:“你们啊,真是太不了解天池阁了。天池阁的势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尤其是天池阁的核心地带,以及天池阁的主人。天池阁的主人乃是传说之中的长生大帝。就算是当今圣上,亦或是那些仙门至尊,那都要对长生大帝忌惮几分。而且,天池阁内部,还有长生大帝的传人。他们这个生意做的这么大,你们以为只是侥幸,只是因为他们八面玲珑吗太天真了。”

    “这……”古长军与古长林不由失色。

    “长生大帝”古长军吸了一口寒气,说道:“远古四帝”

    兰剑一说道:“没错。”

    “远古四帝当真存在少爷,你怎会知道这些”古长林说道。

    兰剑一说道:“轮回,远古四帝时,是一个时代。如今,大家谁都没想到,再一次四帝降临居然是在那下界之中的大千世界。我们天洲乃是仙界,仙界有四帝,大千世界有四帝。这其中到底代表了什么,我却是看不清楚。这些秘辛,我也都是从父亲那里知道的。”

    他顿了顿,忽然朝远方一抱拳,说道:“咱们当今的圣上,乃是雄才大略。可说是千古一帝,他老人家已经定下了决心,要让天下大一统。要将头上的仙门束缚去除,所以,对于远古四帝,以及魔门等等,圣上都做了许许多多的了解。”

    古长林说道:“当今圣上,修为已经冠绝天下。只怕是比起那云天宗的掌教至尊云化影也是不遑多让。圣上有这个决心,那就一定能达成。”

    他们说话之间,对远在皇城的圣上却是恭敬无比。

    这时候,古长军又忍不住说道:“那下界之中,灵气稀薄,与咱们天洲不可同日而语。那下界之中的四帝,只怕是个笑话吧”

    兰剑一说道:“长军叔,你太不了解这天道的变化了。那下界的四帝之名已成,九九之数已经成了正果。这是天道认可的四帝,你以为,他们的大帝之名是自己给自己封的”

    古长军说道:“那他们的修为到底如何呢”

    兰剑一说道:“别的不说,我只知道,就算是当今圣上也曾说过,古往今来,天上地下,那神帝已经是无人可以超越了。咱们天洲的天榜,根本就收录不了远古四帝和大千世界的那四帝。所以,天榜之中,没有他们的排名。那神帝乃是走遍虚空,各大空间,从无敌手的存在。”

    古长军与古长林不由倒吸一口寒气。

    “对了,少爷。”古长军忽然说道:“咱们先说眼前的,那许嫣然如今不见咱们,那咱们怎么办这次侯爷让少爷您来查探大灭寺余孽,若无许嫣然的帮忙,咱们却是有些难以下手。”

    兰剑一说道:“今天见不成,那就明天见好了。这有什么好苦恼的,今天见不到许嫣然,我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古长林忿忿说道:“那姓陈的青年,不过是写了三个字,不知道。这有何称道之处”

    兰剑一哈哈一笑,他说道:“每个人的道都不同,但当年老子传道,曾有一段话让我记忆深刻。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何为道,万法之中,我却道,不知道。这才是最高境界,那姓陈的青年要比我有慧根,我不如他。”

    “少爷,您是咱们皇城的天才人物,您可不能贬低了自己。那陈姓如何能与您相比呢”古长林说道。

    兰剑一微微一笑,却不再多说了。

    陈远进到了那传说中,属于许嫣然的香闺。

    那香闺里,自然而然有一种香气。

    房间里很是雅静,上方点了几根红烛,气氛却是有了。

    而许嫣然着一身绿裙,便在那茶几前亲自烹茶。她的动作轻柔,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摄人心魄的魅力。

    冰灵将陈远引进来后,便退了出去,顺便关上了门。

    陈远走上前去,他却不为许嫣然的美貌而所动。他一笑,说道:“咱们已经在天池阁那边见了数次面,就没必要在这里又见面了吧而且,你更不必做这些姿态,我却是知道,许小姐你乃是飒爽英姿,不让须眉的女子。这般柔弱,怎会适合于你”

    许嫣然看了一眼陈远,随后轻嗔,说道:“陈公子,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啊!你可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愿意出尽万金来到我这里你是捡了天大的便宜,却还在卖乖啊!”

    陈远哈哈一笑,他说道:“许小姐,你找我来,总不是只为论风月吧”

    他说着坐到了许嫣然的对面。

    许嫣然将烹好的茶给陈远和她自己各倒了一杯。

    “你先尝尝这茶。”许嫣然说道。

    陈远便也就耐下性子喝茶,他喝了两口之后,说道:“你的茶艺很不错。”

    “哦,不错在哪里”许嫣然便问。

    陈远一笑,说道:“水是收集的晨露对吧这种晨露的味道,只要细细品尝,便能尝到其中的一丝清甜。还有,茶叶是什么茶叶,我不太清楚。不过茶叶之中,没有丝毫的人气。说明在采摘的时候,下了大功夫。人没有接触到茶叶,让茶叶保持了天然气息。你用文火煮到七分热,然后关了火,再等待两分钟。如此之后,才真正将这茶叶的天然气息,以及晨露的所有味道保留了下来。入口是极苦,但过后那舌尖的清甜才是最美妙之时。就像是饮酒,酒虽难喝,但喝过之后,那一丝晕乎才最是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