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天池阁
    当阳光照耀在这片荒原上的时候,陈远重新踏上了属于他的征途。

    未来是不是星辰大海,陈远不知道。但他总得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走下去。

    一连走了十天,陈远大约走了五千里路,最后才来到了稍微繁华的地段。想想这大康王朝真够奢侈浪费的。如此多的地方都不经开发,全部荒废。

    那么,这个国家虽然号称有沃土万里,但其实真正利用起来的并不多。当然,这也是封建王朝的共有通病。由于科技的不发达,便会导致繁华地段过度的集中。

    陈远来到了曲陵。曲陵是大康王朝靠南边的一个发达城市。类似于大千世界中的省会城市一般。

    陈远从过路人的口中对曲陵多少有了些了解,他知道曲陵是个风花雪月的城市,这里面最著名的就是花船多,还有风月场所多。这里是许多名流公子很喜欢来的地方,也有许多很负盛名的红牌。

    陈远是上午十点入的曲陵,城门洞开,对过路人并未一一盘查。只是遇到形迹可疑的人,会多问两句。陈远已经完全是天洲人的打扮,所以很顺利的入了曲陵。

    至于巴图,巴图已经躲进了戒须弥之中。

    因为陈远心里清楚,巴图这种仙鹤在整个天洲之中都算的宝贵。若是有心人来觊觎巴图,那又会是不必要的麻烦。所以陈远干脆就让巴图藏了起来。

    入了城池里面,便见一番热闹景象。这里俨然就像是那清明上河图中所描绘的景象,形形色色的商贩,百姓,还有妇道人家带着孩子等等。

    好像在这大康王朝里,对女人并没有那么严格。许多妇人都挑了东西到街上来贩卖。

    陈远走在其中,见前方有一条河,和中间乃是一座拱桥,拱桥两旁,杨柳青青。

    陈远走入到了拱桥之上,便见两边河中果然有不少花船。不过现在是白天,花船并不做生意,船儿停泊在岸边,也许里面的姑娘们都休息了。

    陈远肚子有些饿了,他想要去吃些东西。这些天,每天都吃干粮,总是让人觉得有些没有滋味。如今到了这等场所,自然要找些好吃的。

    不过,陈远觉得还是有些囊中羞涩。因为他不知道这边的货币是什么,也没有这边的货币。

    “药草也快要没有了,不行,我得先弄些钱过来。也要给巴图买些药草让他服食,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我可不能亏了他。”陈远如是想着。

    可是去哪里弄钱呢

    抢陈远不会干这种事情。

    “也不知道曲陵这个地方,有没有厉害一些的当铺。”陈远暗暗想。他手上还是有一些值钱的东西。比如在海中的时候,人皇之子百里不弃给陈远的那颗硕大蓝钻。那可是极品的好宝石,大概在这里也是值钱的。而且陈远手上还有多余的几枚戒须弥,这个是肯定值钱的。

    陈远朝四周看去,马上就看到了一个面善的男子。那男子看起来三十来岁,陈远拦上前去。

    “兄台!”陈远抱拳作揖,显得彬彬有礼。

    那男子满脸疑惑,不过也抱拳还礼,道:“阁下是……”

    陈远便说道:“兄台好,我是外地人,几经周转才来到贵宝地……”

    “哦……”男子恍然大悟,说道:“你差些盘缠是不是”

    陈远微微一愣,什么鬼

    那男子掏出两粒碎银子,说道:“但我也不富裕,看兄台你说话举止,不是粗人。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兄台切莫嫌少!”

    那男子很热情的将两粒碎银子塞到陈远的手上。

    “原来这里的货币是银子啊”陈远终于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不过他也不知道,一两银子到底是个什么购买力。

    “我不是要银子。”陈远马上将那些碎银子推了回去。他说道:“我是想问,这儿在哪里可以去当东西。”

    “哦,兄台你是要找当铺啊”那男子恍然大悟。

    陈远一笑,说道:“额,是这样的。兄台,我不找普通的当铺,因为我身上的东西,这些当铺出不起价格。我想知道,曲陵这边有没有特别厉害的这种当铺”

    那男子一笑,说道:“看来兄台身上有宝贝啊!”

    陈远也不否认。

    那男子说道:“对了,我叫马伯羽,敢问兄台”

    “在下陈远。”陈远说道。

    马伯羽便说道:“我明白陈兄你的意思,你要找的那种当铺,曲陵当然是有的。你找我也算是找对了人,因为那个地方,没有人引见,是绝对去不了的。”

    陈远呵呵一笑,他说道:“那就有劳马兄了,到时候我绝对不会少了马兄的好处。”

    马伯羽哈哈一笑,说道:“客气了。”他顿了顿,道:“不过陈兄身上到底有什么宝贝,方不方便透露一二呢”

    陈远说道:“这个,在这里不太方便。”

    马伯羽说道:“我懂得,我懂的。”他说道:“那陈兄跟我走吧。”

    陈远点头。

    这时候,陈远也就清楚了。难怪自己觉得马伯羽很面善,敢情这马伯羽乃是个商人。商人自然是笑眯眯的。

    马伯羽对自己这么热情,当然不是天生热情,而是他嗅到了机遇。

    陈远自然也无所谓,他不担心被骗。他只是没有门路而已!

    陈远虽然在华天英,在云天宗哪里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在这大康王朝里,他相信也没什么人能轻易的来欺辱到他。

    马伯羽带着陈远过了拱桥,一路走,一边问道:“陈兄是哪里人”

    陈远说道:“不过是山野粗人罢了。”

    马伯羽哪里会相信,因为看陈远这气质风度便不是那种山野粗人。不过他也知道陈远这么说便是不愿意回答。所以马伯羽也就再继续问了,因为他本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

    陈远说道:“马兄是要带我去哪里”

    马伯羽微微一笑,说道:“在我们曲陵,有一个地方叫做天池阁。天池阁里专门收奇珍异宝,他们有数不尽的银两财富,而且也有各种宝物,珍贵的药材等等。只要你拿得出宝物,他们就能给你换你想要的东西。当然,前提是要他们觉得你这个东西值得换他们的宝贝。”

    陈远不由大喜,他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那就有劳马兄了。”陈远说道。

    马伯羽道:“好说。”他顿了顿,又道:“天池阁眼界一向很高,寻常人没有引荐,那是万万不能进入的。”

    陈远说道:“这次多亏了马兄呢。”

    马伯羽哈哈一笑,说道:“其实我也很好奇,陈兄你到底有什么宝贝呢。”

    说话之间,马伯羽拦下了一辆过路的马车。

    这马车类似于大千世界的的士,马伯羽带着陈远上了车。随后就对那马夫说道:“到天池阁。”

    马夫说一声好嘞,然后便扬鞭驱马。

    一路上,马伯羽很是热情,其实是想尽办法来套陈远的话。但陈远却是表现得滴水不漏,这让马伯羽有些无可奈何。

    半个小时后,马车在一个巷子前停了下来。

    马伯羽和陈远下车,马伯羽结了车钱,便引陈远进入巷子。

    那巷子两边都是些类似四合院的房子,走到其中一栋宅子前,马伯羽停下了脚步。

    这宅子高有三层,建筑恢弘,看起来就很不一般。

    而在宅子的门上有牌匾,牌匾上便写三个大字,天池阁。

    而在门的两边还有一副对联,对联上写着宝门能容,容天下难容之物。下联则是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横批则是海纳百川!

    朱漆大门是紧闭的。

    马伯羽上前将那门环敲了三下,停顿之后,又敲了两下。

    敢情还是有暗语的。

    很快,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一名家许,家许见了马伯羽,却是淡冷说道:“你是何人”

    马伯羽马上脸上堆笑,说道:“在下马伯羽,曾与贵阁三老爷有过一面之交。三老爷说过,若有宝贝,可前来相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