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9章 崆峒长老
    陈远到了今时今日,并不是鲁莽的小少年。他看了凌云峰一眼,又看了莫庆宇和赵伯全这些人一眼。马上,这其中的微妙,他也就察觉到了。

    虽然陈远还是不太清楚,这中间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他用屁股想,便也知道这莫庆宇和赵伯全在搞鬼。他们弄丢了一头仙鹤,而且不是单纯的弄丢。只怕这中间还有什么利益纷争。他们是想来拿自己这头仙鹤去补缺,然后将这个事抹平。

    凌云峰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说要自己将仙鹤归还。

    这是凌云峰在卖给崆峒长老人情。

    陈远瞬间权衡利弊起来,他很快就冷静了下去。如今的他,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不会再那样的不顾一切去处理事情。毕竟,好运不会永远都伴随他。

    “师父,这仙鹤绝不是神兽境里面的。这一点,我说过。如果实在不信,我们可以去大雁塔验证。”陈远沉声说道。他顿了顿,说道:“别人不相信我,师父难道你也不信我”

    这句话,其实是陈远在服软。他想请凌云峰来帮助他,只要凌云峰帮他保住小玲。以后,他会记住这个人情。

    凌云峰看了陈远一眼,他沉吟下去。

    崆峒长老便说道:“事情已经很清楚,不需要再查了。这件事,我们也不想继续追究下去了。云峰,你好生管束你这个弟子。仙鹤我们带走。”

    “师父!”陈远急急的喊了一声。

    凌云峰淡淡说道:“陈远,未来的路还很长。你的实力还留不住这头仙鹤,你应当要明白这个道理。就按崆峒祖师说的来办吧。”

    陈远心中顿时悲愤。甚至感受到了屈辱,这是无缘无故而来的屈辱啊!自己就因为实力不够,所以就要这样被欺辱乃至侮辱吗

    他连自己的一头仙鹤都要保不住吗

    陈远悲愤欲绝,可他也知道,他什么都做不了。这个时候,他只有忍,忍忍忍,忍字头上一把刀。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看向小玲。

    小玲的眼中闪过畏惧之色,她显然也知道眼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自然是不想被人带走的,这让她感到恐慌。

    小玲不由自主的缩到了陈远的身后,并且用脑袋蹭着陈远的手臂,她的眼中泪水欲滴。

    她是在哀求陈远。

    巴图也意识到了母亲的悲伤,它跳到陈远的肩膀上,使劲的用头蹭陈远的脖子,它也在哀求陈远。

    两母子在哀求陈远的保护。

    陈远也看到了巴图眼中的泪水汪汪。

    “去他妈的。”这一瞬,陈远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出来了。

    他怒目圆睁,这时候,他什么都不想管了。他一定要保护住小玲。小玲是自己带出来的,如果自己任由她被人欺负和带走,那他陈远还算什么男人

    即使将来,他陈远有再大的成就又如何

    陈远在这一瞬便已经做了决定,他看向凌云峰,说道:“小玲是我从大雁塔带回来的,谁也不能把她带走。如果你们一定要将她带走,也行,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陈远说得斩钉截铁。

    凌云峰在陈远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惨烈的意味,他微微的意外。

    那崆峒长老也颇为意外,但这时候,他并不说话。

    莫庆宇和赵伯全也保持了沉默,这两人心里其实有些紧张的。

    凌云峰说道:“陈远,你可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陈远说道。

    凌云峰说道:“你不阻拦,小玲不会死。但你一定要阻拦,那么你会死。你死之后,小玲更会死。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

    这个道理,陈远明白。如果陈远一定要阻止,那么崆峒长老这些人就可以杀了陈远,然后便说陈远偷盗神兽境的仙鹤。为了死无对证,那么小玲也一定要死。

    “虽然你是掌教至尊有所关注的人物,但你若真的死了,这并不会在云天宗掀起多大的涟漪。这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凌云峰继续说道。

    陈远的身子又颤抖起来。

    他这几年来,忍受了太多的东西。他有太多的不痛快,他刚才想着要不顾一切的去闯,去拼了这条命。

    但现在,凌云峰的话又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这么拼命,其实是于事无补的,而且还会害死小玲。

    人生在世,有时候就是要有那么多的苟且。

    陈远看向凌云峰,他忽然就跪了下去。

    这一刻,陈远显得很卑微。“师父,今日你若能帮我保下小玲,他日弟子便永远忠心追随师父,绝无二心。”

    他此时此刻,除了这样卑微的去求凌云峰,他已经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凌云峰身子一震,陈远的这番话让他微微的震动,他也能看出陈远不是池中之物。这样的人日后忠心追随,那是一个很不错的诱惑。

    凌云峰差点都想答应陈远了。

    但是他马上又看到了崆峒长老面上的木无表情。

    凌云峰太清楚崆峒长老代表了什么,今天,崆峒长老摆明了是一定要保住他的两个手下的。

    此时此刻,崆峒长老也是有苦说不出。他一开始以为是陈远偷盗了神兽境的仙鹤,他颇为震怒。但到了此时此刻,他心里清楚,莫庆宇和赵伯全是在诬赖陈远。

    神兽境里面有一些肮脏的事情,崆峒长老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因为他也收了不少好处。

    莫庆宇和赵伯全这些年,一直在偷偷的贩卖神兽境里的神兽,以此谋取巨大的利润。

    这个利润自然不是钱财,但却可以是法宝,是仙丹等等好东西。

    至于这一次,莫庆宇和赵伯全的确是贩卖了仙鹤。本来最近的风声很紧,实在不适合做交易了。但是这两人提前看到了陈远的仙鹤,于是便动了念头。

    他们觉得陈远不过是个三代弟子,诬蔑一下这个家伙,那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他们没想到陈远能这么硬气。

    所以现在,莫庆宇和赵伯全也是有些骑虎难下。

    崆峒长老心里清楚这些事情,他也害怕这个事情解决不好,会让掌教至尊或是执法长老们来彻底清查以前的一些事情。所以现在,崆峒长老也想要将这个事情掩盖下去。

    “抱歉,我帮不了你。”凌云峰权衡利弊之后,他对陈远淡冷说道。

    陈远的心顿时冷了下去。

    但他并不怨恨凌云峰,凌云峰并不是主谋,他只是没有帮到自己而已。这个世上,人家帮你就是情分,不帮不过是本分而已。

    “将雁行带走。”崆峒长老冷冷对莫庆宇和赵伯全说道。

    “是,师叔。”这两人顿时高兴起来,轰然应答。

    “走!”陈远突然翻身就骑在了小玲的身上。他一手抓了巴图,这一瞬,陈远想到了逃走。

    他要离开这个狗屁云天宗,再也不回来了。

    天大地大,哪里去不得。

    小玲立刻扑腾一声,便欲飞起。

    但这时候,莫庆宇和赵伯全出手更快。

    两人眼神一寒,冷哼道:“想逃”

    这两人,莫庆宇施展出搜魂手。那搜魂手便如一个巨大的触角朝陈远的后脑勺抓入。

    莫庆宇一瞬间下的却是死手,摆明了是要杀人灭口。

    莫庆宇乃是七重天巅峰的修为,这一下含怒发出,厉害无比。陈远冷哼一声,反手立刻施展出了太极生死轮。

    刹那之间,太极阵印出现,接着便将那搜魂手的力量粉碎。

    赵伯全则是祭出一件法器,方天印!

    那方天印如雷神之锤一样,携带风雷闪电朝着陈远的头部猛砸而来。

    这家伙下的也是死手。

    方天印外表乃是天外陨铁多打造,突然变大,如万斤铁山猛砸过来。

    劲风滚荡。

    陈远左手太极生死轮,右手再一转,却是直接又施展出了太极玄天斩。

    太极玄天斩的太极阵图乃是攻击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