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凌云峰的压迫
    陈远立刻意识到了摩梭烈火掌的厉害。这股能量波来的快如闪电,眨眼之间,热浪扑杀过来。陈远也不多说,他反应迅猛,便是一招太极生死轮。

    太极阵印立刻显现出来。

    摩梭烈火掌的力量瞬间被三十六层地煞劲绞杀成了粉碎。

    “大师兄,你不是我的对手。”陈远冷冷说道:“我劝你不要自取其辱,咱们门规上有同门不得生死相斗。你若真要打,咱们可以申请上天刑台打个痛痛快快。”

    天心顿时呆了一呆。他还真没想到这个陈远居然这般爱逞凶斗狠。上天刑台,那可是要见生死的。同门之间,若无深仇大恨,谁也不愿意去天刑台。

    可这陈远的出牌风格太怪异了。天心暗想,老子就是让你多等了一会,你居然就要上天刑台。你是太有自信还是太狂妄了

    陈远是个正常人,正常人对可以干的过的人,一般是不愿意多忍的。如果面前站的是凌云峰这样的强者,保证陈远一点反抗的心理都没有。可面对这个天心嘛,那他是没有什么顾忌的。

    陈远早就习惯了越级杀人,这个天心的修为还未到八重天,他怕个鸡毛。

    一般来说,七重天巅峰的修为是一百五十万枚脑细胞开发程度。但也有像陈远和林浩轩那样的人,在七重天巅峰已经积蓄到了三百万脑细胞的程度。

    这个中间值是可以有的。

    因为在同一程度的值上,本就是有强弱的。

    一百五十万枚只是个标配。而陈远的是豪配,豪配的车,打同等级的车,哪里会有什么顾忌。

    天心此刻在众目睽睽下,很难下台。

    “上天刑台便是!”天心深吸一口气,厉声说道:“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好,那咱们现在就去找刑法长老申请。”

    “去,谁不去谁是孙子。”天心说道。

    “这下闹大了。”下面顿时议论纷纷。

    陈远却是毫不理会,他被压迫成了一个三代弟子,本也就不想安分下去了。那么,就借这个天心打出自己的威风来吧。

    怎知就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出来。

    “何人在外喧哗”这是凌云峰的声音。

    天心一听到凌云峰的声音,顿时就跟小孩见到了家长一样,他马上满腹委屈的说道:“师父在上,这陈远小师弟实在太过狂妄,他屡次喧哗,弟子阻拦于他,他不但不听,还要忤逆犯上。”

    陈远马上也说道:“师父在上,弟子陈远实在不敢对大师兄和师父您有半点不敬。只是不知为何,弟子想要求见于师父,大师兄从早上将弟子阻拦到晚上,弟子不明就里便大喊了师父您两声,可大师兄居然出手便要将弟子杀了。若不是弟子还有微末功夫,此刻哪里还能站在这里与师父说话。”

    陈远这一手搬弄是非的功夫可不是盖的。

    那天心闻言,顿时只差没吐出一口鲜血来。

    可他却是偏偏说不出一点不对来。

    “你们两人进来吧。”那凌云峰沉默一瞬后,说道。

    陈远与天心说道:“是,师父!”

    两人便进了天孤宫中。

    宫中殿内,一片幽暗。在上首,凌云峰盘膝而坐,法相庄严。

    他的眼睛本是紧闭的,在陈远与天心进来之后,他便睁开了眼睛。

    “陈远,你要找我,是为何事”凌云峰淡淡的问。

    陈远心中顿时一个咯噔,因为凌云峰说的是,你找我何事。而凌云峰对天心说话,一向都是自称为师的。

    这个称呼就已很说明一切了。凌云峰是将天心当做弟子的,将陈远却是当做了外人。

    这倒也不意外。因为陈远本就是昨天才加入的。天心却是凌云峰带出来的,这种感情是陈远不能比拟的。

    不过此时,陈远还是只有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回禀师父,弟子想要找您请一块任务手牌,因为弟子想要到任务榜上领取任务。”

    陈远如是说道。

    凌云峰看了陈远一眼,他又看向天心,说道:“那你和他是怎么回事”

    “回禀师父,陈远要来找您,弟子说您在闭关修炼,不宜打扰。那知道他不但不听,反而在外大声喧哗。弟子不得已就只有阻拦于他!”

    陈远马上说道:“大师兄,你好大的威风啊!我也是师父的弟子,为什么你见得师父,我却见不得。我从早上过来面见,你就一直阻拦。后来我大声喊师父,你便施展出你那毒辣的掌法。若不是我还会些法力,现在岂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的话,你听不懂吗”便在这时,凌云峰淡冷的问陈远。

    陈远微微一怔。他随后垂首说道:“弟子愚钝。”

    凌云峰说道:“你师兄说我在修炼,不能打扰。这句话很难理解吗”

    陈远心儿顿时凉了下去。娘希匹的,看来这凌云峰是要拉偏架了。

    陈远也不敢跟凌云峰对抗,自己现在是他的弟子,他即便是将自己杀了。那在这云天宗里只怕也是掀不起什么涟漪。而且自己的实力与凌云峰相差太远了。

    “弟子知罪!”陈远马上垂下了头。

    “跪下!”凌云峰冷淡的说道。

    陈远心头一惊,他顿时感受到了如山一般的压迫力。

    凌云峰冷冷的看着陈远。

    天心在一旁也是冷眼。

    下跪

    昨天拜师下跪,凌云峰不过是凌云峰,陈远当做是一种仪式。

    但今日,陈远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压迫和屈辱。

    显然,陈远是不愿意下跪的。

    但是,此时若是反抗呢

    陈远一瞬间心中天人交战,他想到了许多,想到了与陈天涯的仇恨,想到了灵儿,想到乐儿一切。

    若是自己因这一件小事而送命,那该是多么不值

    当初可以对陈天涯叫嚣,那是因为,他知道有中华大帝凌前辈在,他死不了。但眼下,他没有任何的依靠。

    陈远若是愣头青,便早该死了。

    所以这一刻,陈远很快就稳定了心神。他跪了下去!

    这是屈辱的一跪。

    陈远在心底里暗暗道:“凌云峰,今日之辱,他日必定讨还!”

    凌云峰在这一瞬,也就看到了陈远眼底的那一抹深邃的意味。凌云峰微微一惊,他马上也就明白,这一瞬,自己与眼前此子的因果便算是种下了。

    凌云峰心中涌现出了杀意。

    但马上,这杀意便消失了。

    凌云峰是个极其自傲的人,他年纪轻轻便能在天洲之中,在这云天宗之内拥有如此崇高地位,这样的人,说不自傲,那怎么可能。

    “我若此刻杀了他,便倒真像是怕了他。”凌云峰暗道:“此子乃是天命者,自有运道在身,我倒要看看,他是否能翻出我的手掌心来。”

    “陈远!”凌云峰开口了,他说道:“你忤逆大师兄,又冲撞于我,你可知罪”

    陈远既然已经跪下,这时候也就不做无用功了。他垂首说道:“弟子知罪。”

    “好,知罪就好。从即日起,你就在石窟洞中忏悔吧,一日不得我的命令,你一日不得离开石窟洞。若有半步离开,便是叛逆之罪,到时候,我会亲手将你逐出云天宗,并且取你项上人头。”

    陈远惊讶的看向凌云峰。

    凌云峰面色淡淡。

    陈远心头是绝对不平静的,这个后果,太严重了。万一凌云峰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忘了。那么自己岂不是要在那石窟洞中待一辈子

    可是眼下,自己要怎么办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想了想,说道:“弟子自然是服从师父的安排,不过,宗内自有规矩,若有恩怨,可申请上天刑台决一生死。弟子眼下与大师兄恩怨已生,在被关入石窟洞之前,便想先和大师兄在天刑台上决一生死,还请师父允准!”

    他顿了顿,又说道:“若是师父觉得大师兄不是我的对手,或则说大师兄怕死,师父自可拒绝弟子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