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0章 我有一壶酒,何以慰风尘
    两人一握即分,便像是彼此都不过是个点头之交罢了。

    沈墨浓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她在心里却是庆幸,庆幸她自己一直都很清醒。庆幸她与陈远之间的这种纯粹关系。

    沈墨浓一直都明白,陈远身上有种魔力,让女人无法抗拒的魔力。但那个女人若真的在他身上沉沦了,那便是会一生的痛苦。

    当然,也许当事人并不会觉得痛苦。

    随后,在秦墨瑶的带领下,陈远与沈墨浓进了宅子里。

    宅子里面,秦宏伟老爷子和另外两位老爷子正在聊天。

    灯光昏黄,但彼此的气氛却很严肃。

    那另外两位老爷子,一位是沈墨浓的爷爷,沈老爷子。一位是依然还在高位上的军方中人,姓赵,赵老爷子。

    这三位老爷子虽然没有任何的武力,但是他们坐在这屋子里面,屋子之中便形成了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这是来自人间权力的威严,便是让陈远这等修为,也会觉得有些压迫。

    “爷爷,沈爷爷,赵爷爷,墨浓姐她们来了。”秦墨瑶说道。

    三位老爷子也就看向了沈墨浓和陈远。

    “坐!”秦宏伟微微一笑,首先说道。

    陈远和沈墨浓便坐在了下首。秦墨瑶则站在了秦宏伟的身后。

    “小陈,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今天就是随便和你聊聊,你不要太拘束了。”秦宏伟微笑着说道。

    陈远点点头,说道:“我会的,老爷子请放心。”

    那位赵老爷子便也说道:“小陈,你跟墨浓说的那些事情,都是属实的吗”

    陈远说道:“如此重大的事情,晚辈实在不敢造谣。”

    赵老爷子淡淡一笑,说道:“我不是怀疑你,而是的确事关重大,所以要再三确认一下。”

    陈远说道:“晚辈明白。”

    那沈老爷子也接着说道:“小陈,你的那两个兄弟,我们也是见过了。如今这个时代,群魔乱舞。而你们几个年轻人都很不错,国家需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

    那赵老爷子也一笑,说道:“是啊,这小陈,小陈还有小秦以及我们这墨浓,你们这些年轻人,年纪轻轻,便是在我们面前都有种八风吹不动的沉稳,不容易啊!我见识过那么多青年才俊,却没几个有你们这番气度的。”

    “老爷子过奖了。”陈远连忙谦逊的说道。

    赵老爷子哈哈一笑,说道:“能让我夸奖的人,实在不多。”

    秦老爷子也开口了,他说道:“那么之后,小陈你有什么打算”

    陈远郑重说道:“我已经通知了两位哥哥,我们会汇合在一起。然后便会进入天洲,至于日后的路怎么走,我们现在还不清楚。但是我们身为华夏人,必然会以保护华夏为己任。”

    秦老爷子说道:“对于你们三个的心意,我们是一点都不怀疑的。你们如果有什么需要,也尽管跟我们提出来。国家会尽力满足于你们。”他顿了顿,说道:“另外,你们看是不是可以将所有的天命者都联合起来,毕竟,这是整个大千世界的利益。”

    陈远微微一怔,他说道:“老爷子,恕我直言,这并不太可能。”

    “哦”秦老爷子道。

    陈远说道:“天命者之间,彼此都是敌对的。而且最后还可能都有一战,我与两位哥哥之间是属于异类。另外,天洲之事,太过复杂。大家保持距离还好一些,若是彼此没有秘密,一旦过去,反而容易遭到出卖。”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秦老爷子说道:“看来还是我想的过于简单了一些。”

    赵老爷子微微一叹,说道:“眼下的事情,不是我们想插手就能插手的。我们也就只能祈祷上苍,让整个神州大地,能顺利度过此等劫数了。”

    沈老爷子也是一叹。

    基本上,谈话到这里也就正式结束了。其实老爷子们也就是来要个陈远的态度,顺便想知道,陈远需不需要什么帮助。

    但实话实说,陈远现在自己都比较迷茫,所以他也不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随后,大家闲聊了一些。接着,沈老爷子就起身对沈墨浓说道:“墨浓啊,送爷爷回去吧。”

    沈墨浓嗯了一声,她在她的爷爷面前,那叫一个乖巧呢。

    陈远也就跟着出了屋子。

    出去之后,沈墨浓将车子的钥匙给了陈远,说道:“我今晚去我爷爷家,你自个开车回去吧。”

    陈远点点头。

    秦墨瑶并没有送出院子。

    而沈墨浓的爷爷也是住在这片四合院区里的。所以陈远就一个人出了巷子,出了巷子之后,陈远上了那辆路虎揽胜。

    随后,他拿出手机来找了半天,最后终于找到了秦墨瑶的电话。

    陈远拨打了过去。

    那边很快就通了。

    陈远颇为意外,他以为秦墨瑶早换了号码的。

    “喂!”那边秦墨瑶的声音很是平和。

    陈远说道:“我就在巷子外面,出来见见吧。”

    秦墨瑶那边沉默了一瞬,随后说道:“好!”

    陈远接着就下车了,他等了没有多久,便见秦墨瑶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们去找个酒吧,喝喝酒,叙叙旧吧。”陈远说道。

    秦墨瑶说道:“可以。”

    她将一起都显得风轻云淡,也不抗拒与陈远的相处。

    随后,秦墨瑶上车。

    陈远启动车子。

    便是去了就近的一家酒吧。这家酒吧乃是清吧,里面很有情调,也很安静。

    里面的客人有的是失意的白领,有的是正在接触的情侣,有的是偷情的,有的是……形形色色。

    所以其实,陈远也无法定位他和秦墨瑶之间的关系。是老朋友

    进入清吧之后,陈远与秦墨瑶坐在了角落里。这里很清静,秦墨瑶要了一杯鸡尾酒,陈远也要了一杯鸡尾酒。不过是两种不同口味的,喝起来跟喝饮料似的。

    “什么时候回燕京的”陈远首先问。

    秦墨瑶说道:“过年的时候回来的。”

    陈远不由愕然,说道:“过年的时候你就回来了”

    秦墨瑶说道:“没错。”

    陈远说道:“你怎么没告诉我一声”

    秦墨瑶说道:“我的电话一直是通的,也没换过。你不也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吗”

    陈远顿时充满了抱歉,这是没有任何理由可找的。还是不上心啊!

    “抱歉!”陈远说道。

    “没什么好抱歉的。”秦墨瑶说道。

    陈远沉默下去,他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你这一趟回来,好像变了不少。”

    秦墨瑶微微一笑,说道:“还好吧。”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咱们一定要这样陌生的说着话吗”

    秦墨瑶说道:“不然应该怎么说话”

    陈远说道:“好,算我说错话了。”他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

    “你呢”秦墨瑶说道:“你也还好吧”

    陈远说道:“我你也听见了一些,我总是会在这样,那样的事情中抽不开身。今朝有酒今朝醉,因为也许明天,命就不在了。我不太喜欢这种亡命江湖的感觉,但是,我无法抽身。就像现在,天洲行动,请神运动。即便我去躲起来,过不多时,就会有人来找上门来,将我带进那个危险而复杂的漩涡里面去。”

    秦墨瑶说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自从离开你之后,我去了许多的地方。好像真是这样,一旦离开你,生活就会很平静,很正常。你的确是一个漩涡,靠近你的人,都会去见识到那些光怪陆离的东西。”

    陈远微微苦笑。

    秦墨瑶随后说道:“对了,我快要订婚了。”

    陈远微微一怔,他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复杂的感觉来。

    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陈远他自己有那么多的女人。可现在听到秦墨瑶要订婚了,他依然会不开心,会发酸。

    “恭喜你!”陈远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