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3章 大律令术
    陈嘉鸿的两**宝在这瞬间,便被林峰的绝仙剑全部毁灭。

    林峰的绝仙剑经过这段时间的毒物淬炼,品质已经上了好几个台阶。而且,绝仙剑的器灵已经形成了独立的元神了。

    “鬼泣,回来!”林峰喝了一声。

    于是那绞杀烈焰狂龙的黑色雾气立刻就闪电回到了林峰的面前。

    黑色雾气接着又形成了盔甲,穿在了林峰的身上。这时候的林峰,威风凛凛。

    绝仙剑的毒气乃是万年之毒,这种毒,即便是真神面对,也要头疼。而林峰又是毒王,他与绝仙剑在一起,那是天生的宿命。

    鬼泣集聚了一般的毒气,形成了本体元神。而另外一半的毒气,被林峰炼成十条毒龙。

    十条毒龙配合大通天剑术,端是厉害无比。

    “陈嘉鸿,你输了。”林峰冷冷面对陈嘉鸿,出声说道。

    陈嘉鸿脸色凝重,他眼神如寒冰,忽然厉声说道:“未必!”

    便在这时,他却是法相庄严。接着,他双手连捏法诀,十根手指就如穿花蝴蝶一般。

    “天地玄黄,宙宇之间,洪荒之后,在吾之前。一切有形的,无形的,一切有规则的,无规则的,一切道法内的,道法外的,一切术法,听吾号令!”陈嘉鸿口中念念有词。

    他接着手中的智慧法印爆出无穷的光华来。

    林峰立刻感受到了围绕着陈嘉鸿周遭的磁场,以及各种能量分子在产生狂暴的变化。

    那是一统江山的变化。

    所有的物质,磁场能量,规则等等,全部都在变成唯一的力量。

    很显然,陈嘉鸿此时所施展的术法是极其恐怖的。

    林峰变色了。

    “这是什么法术”陈远在远处看着现场,也是微微色变。

    陈凌的脸色凝重,他说道:“这是大律令术,不过以他的修为,还不足以施展。他强行施展,乃是在透支生命。”

    陈远不由吃了一惊,说道:“前辈,这样下去,他们岂不是要两败俱伤”

    陈凌说道:“比赛规则已定,一切听天由命吧。”

    很显然,场中不管是谁生死。陈凌都不会插手干预!

    “大律令术!”陈嘉鸿这时候爆喝一声。

    于是那所有的光华突然就形成了一个金光闪闪的令字!

    这个令字被陈嘉鸿操控,他接着一掌拍了出去。立刻,那个令字便朝林峰击杀过去。

    林峰立刻感受到了周遭所有的磁场力量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自己无法操控外界的磁场能量了。所有的力量都在朝那令字臣服!

    大律令术,便是律令一切术法!

    林峰眼神凝重,他在急切之间,一剑猛地劈出。

    绝仙剑便斩在了那令字之上。

    砰的一声,火花四溅。

    那令字坚硬如金刚石,应该说,林峰的绝仙剑削铁如泥,加上他自身的力量,即便是金刚石,那也能一剑将其粉碎。

    可绝仙剑劈在那令字上面,令字不但丝毫无损,而且还散发出了一股压迫得人要窒息的威严出来。

    林峰急速后退,但那令字却是更快。

    而且,令字越靠近林峰,林峰便觉周身酸软,忍不住就要臣服。那令字中蕴含了无穷的力量,一旦接触到林峰,其内在的力量可以瞬间让林峰灰飞烟灭。

    “鬼泣,焚化它!”林峰爆喝一声。

    这个时候,他唯一的底牌就是鬼泣了。

    他身上盔甲立刻化作一团黑色的雾气。

    与此同时,林峰也将绝仙剑祭出。

    大通天剑术!

    十条毒龙飞舞!

    那鬼泣瞬间就将令字包裹住了,十条毒龙与绝仙剑也缠绕击杀,想要将这令字击杀成粉碎。

    但是很快,轰的一声,鬼泣便被震飞出去,最后回到了林峰的面前。

    那十条毒龙以及绝仙剑也被弹飞出去。

    这绝仙剑的毒气的确是别具一格,不受大律令术所律令。但是,绝仙剑的毒气也奈何不了大律令术!

    令字继续攻杀林峰,林峰便感觉到那令字就如太阳神芒一样,正在灼烧他的身体。

    这令字还未贴身,他便有如此感觉。若是令字真的贴住了他的身体,他知道他自己瞬间就要灰飞烟灭。

    “鬼泣!”林峰爆吼一声。

    刹那之间,鬼泣与十条毒龙的毒气全部融合,林峰手掌一翻,立刻将这些毒气全部化作黑色涡旋。

    黑色涡旋便阻挡住了令字。

    令字在这黑色的涡旋之中,格外的耀眼。

    这金色的令字就如身处在黑暗世界之中,但是令字是出淤泥而不染的,它继续前行。

    轰的一声,黑暗世界瞬间就被令字击溃。

    林峰不由失色,他知道这是他第一次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之中。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一切的杀招都已经用完了,此刻,林峰所能做的,唯有受死而已。

    令字一出,林峰若是转身逃跑,只会死的更快。他做抵抗,还能抵挡一阵。可是若逃跑,那令字的速度可不是林峰两条腿能够比拟的。

    “我命休矣!”这一瞬,林峰闭上了眼。

    可就在此时,林峰却忽然觉得面前平静到了极点,他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痛苦。

    林峰微微诧异,随后,他睁开了眼睛。

    一睁开眼睛,林峰便看到那令字猝然消失,随后,陈嘉鸿单膝跪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陈嘉鸿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这大律令术所需要的法力太过恐怖了。他没想到林峰居然可以坚持这么久。

    这时候,虽然眼看就要杀掉林峰,但陈嘉鸿已经坚持到了极限。

    他法力耗尽,一口鲜血吐出。

    那令字失去了强**力的支撑,立刻烟消云散。

    林峰长松了一口气,这是真正的绝处逢生啊!

    这时候,林峰看陈嘉鸿的眼神也是复杂的。

    林峰深深的看了一眼陈嘉鸿,他说道:“到我们这边来吧。”

    他是知道陈嘉鸿如今输了,他若是回到陈天涯身边,陈天涯立刻就会杀了陈嘉鸿的。所以,林峰邀请陈嘉鸿过去。

    陈嘉鸿冷冷的看了一眼林峰,随后,他的目光又到了远处的陈凌身上。

    大家的目力都是很不错的。

    所以即使隔得远,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陈凌一言不发。

    陈嘉鸿身子一颤,他没想到父亲可以冷酷到这个地步。

    随后,陈嘉鸿的目光又到了江诗瑶的身上。江诗瑶却是根本都不看他。

    在江诗瑶的内心深处,她其实是觉得,陈嘉鸿死了倒也是最好,如此一了百了,谁也不用痛苦。

    陈嘉鸿当下便转身朝陈天涯走去。

    这时候,他的背影带着一丝落寞与坚决。

    那珍贵无比的生命,他宁愿不要。

    陈嘉鸿很快就来到了陈天涯的身边,他显得坦荡荡的,他面向陈天涯说道:“我输了,你杀我吧。”

    陈天涯看向陈嘉鸿,淡淡说道:“你不怕死”

    陈嘉鸿说道:“怕,你就会饶我不死吗”

    陈天涯说道:“只要你走向你父亲那边,我拿你无可奈何。”

    “若要我向他摇尾乞怜,我情愿一死。”陈嘉鸿冷冷说道。

    陈天涯一笑,说道:“好,就冲你这骨气,我饶你一命!”

    陈凌那边,陈凌见到陈天涯并未下手杀陈嘉鸿,他的内心深处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陈远也就走了出去。

    当陈远走向场中的时候,陈天涯的心头颤了一下。

    这一瞬,他看着陈远,心里忽然想了一件事。“若是当初不如此对这逆子,今日他也许该是亦寒的帮手。今日,亦寒若是出事,岂不正如当年我害死亦寒的母亲一般了”

    陈天涯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

    而此时,陈亦寒也缓缓走了出去。

    “亦寒,小心!”陈天涯忍不住叮嘱陈亦寒。

    陈亦寒也不回头,只说道:“父亲放心,孩儿定不会给孩儿您丢脸。”

    陈远静静的看着陈亦寒来到,这时候,他心中升腾出无限的杀意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