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8章 神帝与西昆仑宗主的旧事
    陈远接着就说道:“那为什么你们的后山会有一片果林呢”

    江诗瑶说道:“不止是果林,还有药草林,还有蔬菜等等呢。”

    陈远说道:“难不成你们西昆仑的弟子,有特别的种植技巧”

    江诗瑶噗嗤一笑,说道:“你瞎说什么呢。”

    陈远本就是逗江诗瑶,见她发笑,便觉她笑起来却是格外的好看。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他便正色说道:“难道这一切都跟圣皇东方静有关”

    江诗瑶说道:“其实江湖传闻,圣皇的功力在四帝之上,这可能真是不假。只不过,圣皇乃是以慈悲为主,并不擅杀伐。所以真要打起来,圣皇只怕还不是四帝的对手。”

    “哦”陈远说道:“怎么说”

    江诗瑶说道:“我们西昆仑的每一代圣皇都是惊才绝艳。上一任圣皇修行圆满之后,为求更进一步,主动圆寂。而我们现在的圣皇东方前辈更是厉害,名声直逼四帝不说。而且,她还造福了整个西昆仑。”

    陈远耐心的听着。

    江诗瑶继续说道:“圣皇修炼的乃是青木帝皇秘术,此秘术可以汲取天下树木之灵气,也可以施展玄功,降下青木帝皇雨。据说圣皇曾经还去过一个叫做废墟的空间。那废墟里面已然是世界末日,天地将要冰封。她便凭着青木帝皇雨在哪里种植了许多蔬菜水果出来,也救活了不少人。而后来,圣皇的功力更进一步,已然超越神帝。她之后就在我们西昆仑的后山里种植了桃树,蔬菜,稻谷等等。后来又以青木帝皇雨加以灌溉。至此之后,我们西昆仑所持的蔬菜,稻谷都是没有丝毫杂质的。而那桃子更是仙桃,里面的营养可以转换为法力。也是因为这般,我们西昆仑如今的弟子,才能大部分都身具法力,其中更有出类拔萃的,比如陈嘉鸿和天赐师兄。”

    陈远说道:“这桃子真有这般神奇”

    他不由有些心动了。

    江诗瑶说道:“不过,桃子吃到太虚重天之境后,进展就会缓慢。尤其是到了你这个境界,几乎是没有用处了。”

    这不禁让陈远有些挫败。

    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共性。

    那就是,许多的丹药,还有这仙桃,以及血液等等。另外还有林冰跟蓝紫衣所修炼的那种,可以在空中汲取灵气的法门等等。一旦到达了太虚重天之境上,这些法门都几乎是失去了效用。其所能达到的效用是微乎其微的。

    就好像是大家修炼到了这个地步,于是就遇到了重大的科研难题,全部难以前进了。

    如果不是因为有四帝在,有虚空真神存在。大家都要觉得此路不通了。

    可是,前人都已经走出来了,那自己这帮人可就没什么好抱怨了。

    如今看来,太虚重天这条路好走。而到达八重天的这条路,那才是真正的天堑。乃是巨大的鸿沟,乃是真正仙凡之间的区别。

    “也不知道当年,四帝他们是如何突破桎梏,到达那般境界的。”陈远忽然有感而发。

    而对于这个问题,江诗瑶也回答不上来。

    “对了,你们西昆仑有什么特别的功法吗要不咱两互相借鉴,印证一下”陈远对江诗瑶说道。

    江诗瑶立刻就是脸色古怪,她说道:“西昆仑肯定是有自己的功法的,但是本门功法,并不外传。”

    陈远微微一愣,随后便觉得自己突兀了。西昆仑是古老门派,门户之见还有对自己的功法传承是很在意的。不像是陈远,他觉得自己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传承。一身的法力和修为虽然已经算得绝顶高手了。

    但到底是跟谁学的,他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陈远心中忽然一惊一凛,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法力太没有系统性,太杂乱了。对敌的时候,一旦造化剑诀和万剑归一无法奏效,之后便会陷入尴尬境地。

    而星辰凝华术还有天雷拳印这些,威力都太弱了。遇上真正的高手,根本没有用处。

    陈远觉得自己眼下既然不能在法力上突破,那就该在招式上有所突破。

    “天地法相的大金丹呢”陈远想到了自己在那迷失大陆里,几乎无敌的天地法相。

    那一招天地法相,不用任何法器,几乎是蕴含了宇宙规则,无穷奥义与精神,而且里面也有无穷尽的五行元素。如此才将天地法相升华到了极限。

    于是大金丹一处,所向披靡。

    不过后来,天地法相大金丹也还是被盘和帝释天联手破了。

    六魂幡改变了大金丹内在的属性。所以,天地法相也不是无敌的。

    陈远暗道:“若不是我有大命运术在,那一场战斗便是败了。天地法相纵然厉害,依然有其弱点。而大命运术是改变命运,改变人的命运线,让其自身都觉得挫败等等,那才是厉害之术法。可大命运术需要的法力太过庞大了。即使是自己在迷失大陆里,也只能勉强运用,而在这大千世界里,根本想都不敢想。即使是天地法相,那自己也是万万施展不出来的。”

    “你在想什么呢”这时候,江诗瑶见陈远陷入了沉思,不由问道。

    陈远便说道:“我在想,我现在力量不弱。法宝不差,但是在与陈嘉鸿和陈亦寒他们斗起来,却没有丝毫胜算。我对武道可万法归一的掌控,任何武功到我手上,都是信手拈来。所以,同样的功力,他们若跟我比试武功,我可以有绝对的把握打赢他们。但是若是比拼术法,我却常常有种黔驴技穷的感觉。”

    “说到底,你这一身的术**力都是你自己摸索出来的。你缺乏一个名师来教你。”江诗瑶说道。

    陈远说道:“没错,但谁会是这个名师呢”

    江诗瑶说道:“你既然那般推崇陈凌,为何不向他请教呢”

    陈远说道:“凌前辈待我恩重如山,我怎好还去向前辈索取”

    江诗瑶说道:“也许他会乐意收你这个弟子呢。”

    陈远说道:“我不能仗着前辈待我好,便贪得无厌。”

    他顿了顿,说道:“而且我发现像凌前辈他们那样的高人,功法自成体系,他的体系教给我,却是不太适合。”

    江诗瑶说道:“昆仑的功法我是无法教给你的。”

    陈远一笑,说道:“放心吧,你已说过不会跟我印证,我不会再多说一个字的。”

    江诗瑶也微微一笑,说道:“不过,我可以跟你说个事情。”

    “什么事情”陈远问。

    江诗瑶说道:“曾经,在神帝还是凡人的时候,他与我们西昆仑的上任宗主有过一战。”

    陈远顿时来了兴趣,说道:“哦,胜负如何”

    江诗瑶不由苦笑,说道:“你听说过神帝被人打败过吗”

    陈远愣了一愣,随后心中不禁生出一种特别的情绪来。

    古往今来,唯有神帝啊!

    神帝这两个字,走遍大千世界,来往无数空间。不论是真身还是巨魔,亦或是凡人等等,只要提起神帝这两字,大家全部都是敬畏有加,并且心悦诚服啊!

    “他日,我若有神帝前辈的一半名声,便也是足够了。”陈远不禁想道。

    江诗瑶却是不知道陈远这时候心中已经翻起滔天巨浪了,她只是说道:“我的修为远不如你,不过有可能你会当局者迷。你既然武道无双,便该知道武道与仙道是相同的。所谓万法同源,却就是这个道理。当年,神帝与上任宗主李易祖师一战。李易祖师的拳力远远不及神帝前辈,但却与神帝前辈周旋良久。你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吗”最后,江诗瑶却是问了一句陈远。

    陈远怔住,随后他说道:“武道招式不仅仅是拳力的讲究,招式应变也很有关系在。”

    江诗瑶说道:“但李易祖师面对的是神帝,神帝的打法招式,在那个时候,也是没有敌手的。当年中华大帝的打法招式无人能敌,可中华大帝曾经跟神帝单纯比拼过招式,最后也是难分胜负。由此可见,神帝的打法招式也是相当厉害的。而我们的李易祖师,拳力不及神帝,而且李易祖师常年居住西昆仑,少与人战斗。你说他凭什么跟神帝周旋良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