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扭曲的性格
    陈远沉吟一瞬之后接通了电话。

    那边果然是江诗瑶的声音。“陈远!”她喊了一声。

    陈远便说道:“你在哪里”

    江诗瑶的声音显得低沉,她说道:“我已经不在之前的那个宾馆里了。”

    陈远说道:“哦。”他显然并不太关心这些事情。

    江诗瑶说道:“现在看来,你大仇已报啦”

    陈远说道:“没错,陈嘉鸿帮助我杀了白易航。”

    “那你是要履行诺言,将我交给他对不对”江诗瑶说道。

    陈远说道:“我已经对陈嘉鸿说明了,我并没有禁锢你,你是自由的。接下来,他能不能找到你,那就看你和他的造化了。”

    江诗瑶冷笑一声,说道:“你心里很清楚,没有你的帮忙,我是绝不可能逃走的。”

    陈远说道:“即使有我的帮忙,我也带不走你。再则,我没有带走你的理由,不管怎样,陈嘉鸿都是你的合法丈夫。我带走你,那算什么事儿。而且,你还是陈凌前辈的儿媳,我拐走他老人家的儿媳,这不是一个晚辈该做的。”

    江诗瑶沉默下去。

    陈远也沉默了半晌,半晌之后,他说道:“如果你没别的事情,我就挂电话了。”

    江诗瑶那边笑了一下,这一声笑却让陈远感到了凄凉的意味。

    陈远刹那之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顿时,陈远吃了一惊。

    江诗瑶说道:“是啊,你们每个人说起来,那都是夫妻之间的矛盾。我跟宗主说,宗主也觉得小夫妻之间的矛盾,他不便插手。我跟陈嘉鸿的母亲说,她也就是嘴上说说,一定会教训她的儿子。我跟你说,你也觉得,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你们都觉得,这不是事儿对不对”

    陈远沉默下去。

    他在这一瞬有些懂了江诗瑶的悲哀。

    江诗瑶继续说道:“但是我却生不如死,你明白吗我想离婚,想离开,陈嘉鸿不给我这个自由。他高兴的时候,将我视若珍宝。发神经的时候,让我如坠地狱。他根本就是个变态狂,神经病,我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我要疯了,我想自救,但你们都说,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除了我妹妹,没人觉得我的事情是一个事情。”

    陈远沉声说道:“我理解你的感受,但是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来帮助你。我不可能去杀了陈嘉鸿,也根本杀不了他。”

    江诗瑶说道:“你是我最后希望的一根稻草,如果你今天不来,那么我会自杀在这里。既然没有希望,那我何必要继续煎熬下去”

    陈远吃了一惊,说道:“你千万别做傻事。”

    “我在宏泰宾馆,处于江南西路108号,半个小时内看不见你,那你就准备给我收尸吧。”

    之后,江诗瑶挂断了电话。

    陈远不由呆住了。

    这算是什么事儿呢你陈嘉鸿的媳妇要死,居然用死来威胁我,这是事儿吗

    想归这么想,但陈远其实也能体会到江诗瑶的绝望与无助。

    而且,陈远肯定不能让江诗瑶这么死了。他听得出江诗瑶语音里的悲哀,她是真的会寻死的。别说江诗瑶是凌前辈的儿媳,就算她是普通的路人,陈远也不可能任由她去死。

    而且,眼下江诗瑶还真不能死。一旦江诗瑶死了,那么陈嘉鸿肯定会将这笔账算到自己的头上。

    陈远想了想,他先拿出手机给陈嘉鸿打了过去。

    陈嘉鸿那边的电话很快就通了。

    “怎么”陈嘉鸿的语音很冷。

    陈远说道:“陈嘉鸿,我实在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的变态,居然能将你自己的妻子逼到要用死来威胁我。她威胁我,半个小时之内不赶到她所在的地方,她就要自杀。她宁死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你好好反省自己吧。”

    那边陈嘉鸿的语音顿时变了,是仓皇失措的那种。“她现在在哪里”

    陈远说道:“宏泰宾馆,江南路上的,你应该知道吧”

    陈嘉鸿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陈远收了手机,他沉吟一瞬,接着也朝宏泰宾馆赶去。

    陈远不知道自己通知陈嘉鸿是对是错,但是,他真的希望陈嘉鸿能够有所震动和有所改变。

    但是,陈远还是不太放心,所以也朝宏泰宾馆赶去了。

    二十分钟后,陈远赶到了宏泰宾馆。

    陈嘉鸿几乎是和陈远一前一后进来的。

    陈嘉鸿第一个赶到了江诗瑶所在的房间里。

    陈远也跟着进去。

    房间里,江诗瑶一身黑色连衣裙,她是那样的素雅而冷静,美丽不可方物。

    但这时她的眼眸深处难掩焦躁。

    在陈嘉鸿破门而入的一瞬间,江诗瑶脸色大变。刹那之间,一片煞白。

    那是真正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啊!

    陈远也闯了进来。

    “陈远,你出卖我“江诗瑶在这一瞬勃然大怒。

    陈嘉鸿却是见江诗瑶没事,他松了一口气,随后冷着脸说道:“跟我回去。”

    陈嘉鸿说完之后便要伸手来拉江诗瑶的手臂,江诗瑶立刻后退一步,她的声音尖利,道:“别碰我。”她顿了顿,说道:“你再朝前一步,我便死在你的面前。”她说完之后,便将一口匕首抓出。匕首的刀尖抵住了她的咽喉。

    “你若是敢乱来,我立刻就去将你父母杀了,将你妹妹百般凌辱,生不如死。”陈嘉鸿语音冰寒到了极点。他也是怒了。

    “够了!”江诗瑶痛苦到了极点,她说道:“你除了会这般要挟我,你还有别的招数吗”

    陈嘉鸿这时候看到了江诗瑶脸上的泪水,他在这一瞬,心儿又软了一些。于是,他的声音柔和了一些,说道:“别闹了,跟我回去吧。”

    “我不回去!”江诗瑶厉吼一声,她却是愤怒的看向陈远,说道:“我没想到,你居然会出卖我。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好念想的。”

    她说完便手中发力,却是真正的想要就此了结性命。

    “不可!”陈远骇然失色。

    陈嘉鸿出手更快,他手指瞬间弹出一指剑气,直接将江诗瑶手中的匕首弹飞出去。

    陈嘉鸿身形一闪,便已经来到了江诗瑶的面前。他的眼中闪过狰狞之色,一把掐住了江诗瑶的雪白脖颈。

    陈嘉鸿显得极为暴躁,他血红着双眼,厉声道:“贱婢,你就这么想死是不是好,老子成全你!”

    一瞬间,江诗瑶的脸蛋酱紫一片。

    但是很快,陈嘉鸿就松开了江诗瑶。

    江诗瑶剧烈的咳嗽起来,她咳嗽得眼泪都出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陈嘉鸿喃喃说道。

    江诗瑶仇恨的看向陈嘉鸿,她说道:“为什么要停下来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我”

    陈嘉鸿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但是很快,陈嘉鸿就找到了宣泄的口子。他回身看向陈远,厉声说道:“你还不滚”

    陈远呆了一呆,他觉得陈嘉鸿好像性格有些扭曲,精神有些问题。

    “你不该这么对她的。”陈远想了半晌,最后说道。

    “我怎么对她,那都是我的事情。她是我的老婆,我们再怎么样,都是夫妻间的事情,容不得你这外人插口。”陈嘉鸿说道。

    陈远微微叹了口气,他说道:“好吧,我的确是没有权力来管你们的事情。但我还是奉劝你,再这么下去,你迟早会失去她的。”

    他最后看了一眼江诗瑶。

    江诗瑶也看向陈远。

    她的眼神很平静,那是一种很诡异的平静。

    准确的说,应该是心灰如死。

    她受尽了煎熬,但陈远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如今,陈远却是将她推入到了陈嘉鸿的身边,于是,她彻底的绝望了。

    “我若这么走了,江诗瑶是死定了。”陈远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