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 相杀
    江诗瑶干脆不说话了。

    她选择冷对陈嘉鸿!

    这样的婚姻对于她来说,就是修罗地狱。她觉得自己每天都在十八层地狱里煎熬。

    陈嘉鸿这时候又不依不饶了,道:“说话,说话啊!”

    江诗瑶说道:“我跟你无话可说。”随后,她便转身就要走。

    陈嘉鸿一下拽住了江诗瑶的柔夷,厉声问道:“你要去哪里”

    “你管我去哪里!”江诗瑶怒道。

    陈嘉鸿冷笑一声,说道:“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要管。”

    江诗瑶说道:“放开。”

    陈嘉鸿继续冷笑,说道:“我不仅不放,我今天还要告诉你,怎么才能做我的妻子。妻子是什么妻子就有让你老公满足的义务。”他说完便伸手来扯江诗瑶的裙子。

    “啪!”江诗瑶突然一耳光甩了过去。

    陈嘉鸿的脸上顿时红肿一片。

    江诗瑶一下甩开了陈嘉鸿的手,她退后几步,说道:“陈嘉鸿,你别太过分。我是跟你结婚了不假,但是我也有拒绝的权利。你至少该懂什么是尊重!”

    “贱婢!”陈嘉鸿愣了一会后勃然大怒,他说道:“跟我谈尊重,我今天就偏不尊重你。”他说完就如饿虎扑食一样,朝着江诗瑶扑了过去。

    江诗瑶身子一闪,便即避开。陈嘉鸿身子闪的更快,直接拦在了江诗瑶的面前。

    江诗瑶忽然一下祭出了一口寒光闪闪的剑来。

    那是圣皇东方静在江诗瑶与陈嘉鸿定亲的时候,圣皇送给江诗瑶的礼物。

    此剑名为青虹剑!

    青虹剑中有圣皇留下的精气神在里面,里面有蓬勃的生机与正气。一旦凝聚里面的浩然正气,便能发出浩然剑气来。

    凌厉无比!

    此浩然剑气,乃是绝对的天地正宗之气,可以斩除邪魔。

    “贱婢,你敢跟我动剑”陈嘉鸿见状更加怒不可遏。

    江诗瑶冷着脸,说道:“陈嘉鸿,你不要逼我。你再逼我,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哈哈,你有这个本事吗”陈嘉鸿手中出现了一件法宝。那却是一件类似陈远以前有的法宝。

    跟缚龙手套太像了,只是颜色不同。陈嘉鸿的手套是火焰色!

    此手套名为烈焰神龙!

    实际上,陈远之前的手套便是不逊于这烈焰神龙的。那缚龙手套原名叫做冰雪狂龙,也正是因为那冰雪狂龙的宝贵,所以人皇才会得到之后,修为突破。并且,人皇也给陈远予以重谢了。

    说到底,陈远也没吃太大的亏。

    陈嘉鸿的烈焰神龙也是圣皇所赐予的。

    江诗瑶看到陈嘉鸿的这一只手套,她不禁脸色一变。

    值得一说的是,陈嘉鸿只有一只手套。

    江诗瑶退后一步之后,突然脸色凝重。她双手捏法诀,接着喝道:“浩然凝剑气,神光照大地!”

    话一说完,她身体里强大澎湃的法力全部灌注到了那青虹剑的剑身上。

    一瞬间,青虹剑光芒大盛。随后,里面射出一道浩然之气。

    那浩然之气在空中运转,随后便形成了浩然剑气!

    这浩然剑气嗖的一声,朝着陈嘉鸿猛烈斩射过去。

    “贱婢,你居然敢来真的。”陈嘉鸿大手一挥。

    顿时,他的烈焰神龙手套之中发出一声咆哮。接着一条烈焰神龙飞了出来,烈焰神龙火焰滚滚,便与那浩然剑气斗在一起。

    烈焰神龙的烈焰被陈嘉鸿控制住了,这才让办公室没有受损。

    所有的火焰都在烤着浩然剑气。

    那青虹剑随是好宝贝,但是江诗瑶的功力还是不能跟陈嘉鸿相比。

    短暂的对决之后,浩然剑气直接被逼退到了青虹剑里面。

    江诗瑶脸色一变,她惊讶的道:“你的法力怎会进步如此之快”

    陈嘉鸿冷笑一声。

    江诗瑶随后驱剑,喝道:“分光剑法!”

    那青虹剑瞬间祭出数百道剑光,剑光乱飞,办公室里顿时狼藉一片,碎屑乱飞。

    而且那水晶吊盏灯也成了粉碎。

    办公室里黑暗一片。

    陈嘉鸿脸色冷静,他突然大喝一声:“擒龙手!”

    那烈焰神龙婉转如意,化作擒龙手。擒龙手将那分光剑法的剑光全部吞噬进了肚腹里面,最后,擒龙手直接擒住了江诗瑶。

    而青虹剑也被陈嘉鸿弹出一指剑气,那一指剑气直接将青虹剑击落在地。

    烈焰神龙收了烈焰,化成纯粹的擒龙手。便像是一条巨蟒一样,瞬间就将江诗瑶紧紧的缠住了。

    这时候,江诗瑶已经动弹不得了。

    “陈嘉鸿,你放开我。”江诗瑶怒道。

    陈嘉鸿手中的烈焰神龙手套已经没有了,因为整个手套都成为了那条捆着江诗瑶的神龙。

    陈嘉鸿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有和我抗衡的资格了”

    江诗瑶说道:“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陈嘉鸿说道:“咱们结婚那一天,你也是如此,最后还是要逼我出手。那一天,我要了你三次。今天,我要让你再体验那种滋味。”

    “你无耻!”江诗瑶惊怒交加。

    陈嘉鸿说道:“哈哈,老公和老婆恩爱,这是情趣和本分,哪里会有无耻之说”他说完便朝江诗瑶走去。

    江诗瑶动弹不得,她的脸色煞白,全身颤抖。

    可以看出,江诗瑶是真的很害怕陈嘉鸿来硬的了。

    鱼水之欢本是快乐之事,但对于江诗瑶和陈嘉鸿的这种关系,江诗瑶觉得这是天大的酷刑。不止是身体上的痛苦,更重要的是心灵上的阴影。

    便也在这时,陈远心中忽然打定了一个主意。

    陈远突然一掌拍开了面前的落地窗玻璃。

    这一掌拍出去,落地窗玻璃立刻粉碎。

    大部分的玻璃碎屑在陈远的法力催运下,就如利剑一般朝着陈嘉鸿攒射而去。

    密密麻麻的碎屑玻璃疯狂攒射过去。

    陈嘉鸿不由吃了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外面有人在窥视。

    他的心神全部都在江诗瑶的身上,这时候变故骤起,陈嘉鸿手中瞬间祭出了一口宝剑来。

    “戮血剑!”

    一口血色神剑在陈嘉鸿手中出来。

    随后,一道血光冲出,瞬间将所有的碎屑玻璃粉碎。

    “何方鼠辈,滚出来!”

    陈嘉鸿怒喝一声。

    便在这时,陈远一闪身便出现在了陈嘉鸿的面前。

    “陈远”陈嘉鸿眼神一寒。

    陈远不由一呆,我靠,老子伪装了啊,你要不要认得这么准

    不过,陈远也不是吓大的。管你是真认出来了,还是蒙的,他就是不说话。

    而且,这时候陈远也不用自己的招牌地煞剑。

    他却是祭出了火煞剑来。

    “陈远,摘下你的面具。”陈嘉鸿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你戴上了面具,我就不认识你。”

    陈远尖着嗓子,改变了声线。他以前在非洲混的时候,最擅长的就是改变声线。

    “废话什么,今日我就取你狗命!”陈远冷笑着说道。

    陈远这一开口,立刻就让陈嘉鸿有些疑惑了。“难道是自己猜错了”陈嘉鸿暗道。

    陈远心意一动,火煞剑立刻电闪射杀向了陈嘉鸿。

    陈嘉鸿冷哼一声,道:“找死!”他一剑格开了陈远的火煞剑。

    两剑在空中撞击一瞬,顿时激出绚烂的火花来。

    那火煞剑在空中一转,随后,剑光一转,却是朝着江诗瑶击杀过去。

    陈远要想不动用全力和陈嘉鸿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一旦动用全力,那么身份就会暴露出来。

    所以此刻,陈远出了下策,反而去攻杀江诗瑶。

    陈嘉鸿见状不由吃了一惊,他迅速召回了烈焰神龙。

    江诗瑶瞬间得了自由。

    那烈焰神龙化作擒龙手闪电抓住了火煞剑!

    陈远催运火煞剑。火煞立刻发出强猛绝伦的炽热岩浆出来。

    “轰”的一声,现场火焰熊熊。

    擒龙手被彻底点燃了。

    不过,这烈焰神龙也是烈焰属性,所以也不会有事。

    陈远接着一个移形换影来到了江诗瑶的面前,他低声道:“我带你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