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孤身一人
    陈远愣了一愣,随后他一笑,说道:“是个误会。”

    陈嘉鸿说道:“空穴不来风,陈远兄弟你不是个无的放矢的人。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

    陈远沉吟一瞬后说道:“我的确是听到了一些消息。”

    “什么消息”陈嘉鸿刨根问底的说道。

    陈远说道:“白易航投入到了嘉鸿大哥你的门下。”

    “是谁说的”陈嘉鸿问。

    陈远说道:“小道消息而已。”

    陈嘉鸿揉了揉眉心,说道:“我估计白易航是真的逃到了我这里,但是到目前为止,我的确没见过他。”他顿了顿,说道:“不过陈远兄弟,你且放心,我会马上让手下的人来查这件事,一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

    “多谢嘉鸿大哥。”陈远很感激的说道。

    陈嘉鸿说道:“你远道而来,还没吃晚饭吧我安排下面的人准备一桌饭菜,我们兄弟两来喝上一杯。”他接着一笑,说道:“我朋友素来很少,这次你来了,我怎么也不能放过你。今晚咱们不醉不归,如何”

    陈远一笑,说道:“我倒真想留下来和嘉鸿大哥你大醉一场,只可惜我现在还要去忙一件事情。等这事忙完了,我再来拜会嘉鸿大哥你,如何”

    陈嘉鸿说道:“真有事情”

    陈远说道:“真有事情。”陈嘉鸿看了陈远一眼,随后一笑,说道:“那好,既然如此,我便就不勉强你了。”

    陈远起身,说道:“嘉鸿大哥,那我就告辞了。”

    陈嘉鸿说道:“好,我送送你。”

    陈嘉鸿将陈远送出了嘉鸿大厦,如此之后,陈远连说留步,陈嘉鸿也才没再送了。

    整个过程里,陈嘉鸿和陈远都是处于一种貌合神离的状态。

    有句话叫做倾盖如故,白首如新。

    倾盖如故,便是刚一见面就像是老朋友一般。白首如新却是认识了许多年,但却依然像是陌生人一样。

    很显然,陈远和陈嘉鸿是无法成为好朋友的。因为陈嘉鸿这个人不真诚,陈嘉鸿的不真诚也让陈远充满了戒备心。

    陈远其实是没有什么急需的事情要做的,但是如果让他留下来陪陈嘉鸿吃饭,两人就一直这样假惺惺的客套,那真是一件让人觉得无比难受的事情。

    陈远离开嘉鸿大厦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陈远并没有招的士,他走在大街上。

    这里的地段并不算太繁华,并且算得上宁静。不过从此处却是能看见远处的灯火通明的。

    嘉鸿大厦连着大楚门,所以在选址上不会是市中心的繁华地段。

    陈远漫步而出,旁边偶尔有车辆呼啸而过。

    路灯明亮,并将陈远的身影拉得老长。

    陈远站在一盏路灯下面,他沉默了许久。

    其实他不是在沉默,而是在观察是不是有人在跟踪他。他现在对陈嘉鸿没来由的很有戒心,这个人,他虽然喊一声嘉鸿大哥。但陈远心里很清楚,两人绝对成不了朋友的。

    陈远确定没人跟踪之后,便拿出手机给沈墨浓打了过去。

    沈墨浓那边已经到了燕京。

    沈墨浓接到陈远的电话显得有些意外,她说道:“你已经到了凌峰市了吗”

    陈远说道:“我到了。”

    沈墨浓说道:“你不会已经去找陈嘉鸿了吧”

    陈远说道:“没错,我已经找过了。”

    沈墨浓吃了一惊,说道:“你怎么这么贸然去了应该等一下我的。”

    陈远说道:“放心吧,我有自己的分寸。”沈墨浓微微苦笑,说道:“你别介意,我不是要约束你,只是有些担心你而已。毕竟,上次的事情太吓人了。”

    陈远也一笑,说道:“说起来,我也是死过数次的人了。我不会不珍惜我自己的性命的。”

    沈墨浓说道:“你打电话给我,一定是有所发现吧你和陈嘉鸿之间,没起冲突吧”

    “没有!”陈远说道。

    沈墨浓微微松了口气,说道:“没起冲突就好。”她随后又接着问道:“陈嘉鸿这个人怎么样我是指他给你的感觉”

    陈远便也就很认真的回答道:“挺好的,基本上挑不出任何的毛病,对我也很热情。”

    沈墨浓说道:“那你们聊了些什么聊白易航了吗”

    陈远说道:“自然聊了,我去找他就是为了白易航嘛!”

    沈墨浓说道:“那陈嘉鸿怎么说”陈远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他很吃惊,他说他从未见过白易航。并且承诺我,会帮我找白易航。”

    “这怎么可能”沈墨浓闻言顿时吃了一惊。

    陈远说道:“我倒是希望,他是真的没见过白易航。不然的话,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沈墨浓说道:“我们的情报是不可能出错的。情报明确的告诉我,白易航是进了嘉鸿大厦的。进去之后,就没再出来过。”

    陈远正色起来,他凝重无比的说道:“你百分之百可以确定吗”

    沈墨浓说道:“百分之百确定。”

    陈远说道:“会不会有这样的可能,白易航的确是躲进了嘉鸿大厦。但是嘉鸿大厦那么大,他是隐藏起来了。而陈嘉鸿是的确没有发现他,而白易航就是想我们来找陈嘉鸿,然后引起彼此的斗争,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沈墨浓微微一惊,她说道:“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那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陈远说道:“我现在就是希望,我的这个假设是对的。那样的话,我也不用与陈嘉鸿为敌了。”

    沈墨浓说道:“你很不想跟他闹翻是不是”

    陈远说道:“没错。不管他为人如何,但他的父亲凌前辈却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若与他闹翻,我怎么对得起凌前辈。”

    沈墨浓说道:“尽管你说的那个假设是有可能的。但我希望你心里还是要清楚一些,你的假设被实现的几率很小。”

    “为什么“陈远不由问。

    沈墨浓说道:“你的内心是倾向于陈嘉鸿的,所以你有些逃离现实。你要知道,陈嘉鸿的大楚门就在嘉鸿大厦里面。哪里是藏龙卧虎之地,白易航要完美的躲进去,其实实现的概率很小。还有,白易航这样进去,虽然一旦成功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但同时风险也太大了,一旦失败,那会得罪陈嘉鸿这样的强大敌人。这不是什么好的计策!目前来说,他犯不着这么做。”

    陈远心中一凛。

    沈墨浓说道:“总之你多小心,我会尽快过来。”

    陈远说道:“嗯,我知道。”

    沈墨浓说道:“对了,你大哥,二哥他们暂时过不来了。”

    陈远问道:“怎么了”

    沈墨浓说道:“首长们有任务交给他们,他们要出国一趟了。”

    陈远说道:“哦,那你呢”

    沈墨浓说道:“是我带队,我将他们带过去交接好后,就会来全力帮助你。”

    陈远说道:“好,我知道了。”

    沈墨浓说道:“我和你大哥,二哥都很担心你会冲动。待会,你大哥会给你打电话。”

    陈远一笑,说道:“这些年我都是独来独往,也还是没死,你们就放心吧。”

    随后,陈远和沈墨浓结束了通话。

    不久之后,陈远还真就接到了林峰的电话。

    “大哥。”陈远喊了一声。

    林峰在那边说道:“三弟,要不你就过来燕京,然后和我们一起去非洲那边一趟吧。”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算了,我就不去了。”

    林峰说道:“把你一个人丢在这边,我实在是不放心。”

    陈远说道:“别啊,大哥。我以前没你在我身边时,我一样能处理很多事情。你别当我是没长大的孩子呀。”

    林峰微微一叹,说道:“三弟,你知道吗大哥是真怕你会有什么事情。上次,你真的吓到大哥我了。”

    陈远说道:“大哥,我知道。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