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初相见
    陈远在嘉鸿大厦的外面站了许久,一直到天色暗了下去。

    最后,他选择了进嘉鸿大厦。

    事到如今,他的修为已然到了这个地步,他对去任何地方都不会有太大的畏惧。

    嘉鸿大厦的旋转门前有保安看门,整幢大厦都是嘉鸿集团的,所以这里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去的。

    陈远来到门前,保安就拦住了陈远。

    “请出示您的工作证,或是预约牌。”那两名保安一丝不苟,脸色严肃。

    陈远马上也就看出这两名保安居然是身手不凡,至少是化劲修为了。

    别看现在化劲修为在陈远面前不怎么样,但实际上,在普通人眼里,化劲高手已经是绝顶高手了。陈远最开始的时候到滨海市,那也是化劲修为。那时候,他便也就能横着走了。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我没有工作证,也没有预约牌。但是我想请两位通报一声,就说陈远想要见陈嘉鸿先生一面。”

    这两名保安自然不会狗眼看人低,只是他们依旧公事公办,说道:“没有预约和工作证,是不能随意进出嘉鸿大厦的。先生请离开!”

    陈远说道:“我无意冒犯,但的确是要见陈嘉鸿先生一面。我相信他听到我的名字,也会见我,还请通报一声。”

    保安说道:“办不到。”

    陈远忽然就祭出了地煞剑,那地煞剑在他手中漂浮。

    陈远自然不是要杀人,他只是看向那两名保安,说道:“这样可以吗”

    那两名保安顿时失色,他们倒不是一无所知的人。其中一个马上凝重起来,他说道:“陈远先生,请你稍等!”

    陈远迅速收了地煞剑,他微微一笑,说道:“好的。”

    那名保安马上就进了大厦里。

    大约五分钟后,那名保安出来恭敬的说道:“我们董事长要见您,陈远先生,请随我来。”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好的。”

    随后,陈远便顺利的进入了嘉鸿大厦。

    大厦的厅堂里灯火通明。

    大堂处有专门的接待小姐,而每一层都有各自的办公室和写字楼,这嘉鸿大厦是整个凌峰市的商业中枢。许许多多的决定和指令都是由这个大厦发出去的。

    陈远随着那保安来到了电梯里。

    接着,电梯直上第八层楼。

    到了第八层楼后,保安又带着陈远来到了一间豪华而明亮的大办公室前面。

    这办公室豪华得像是一座别墅,里面还可以打高尔夫球。也有巨屏投影可以看电影,还有顶级音响可以唱。

    而且这里面还有豪华的大床。

    可以看得出,这陈嘉鸿也是跟陈远一样,都是极其会享受的人。

    保安将陈远引到了办公室门前后,便向里面说道:“董事长,陈远先生来了。”

    “好,你下去吧。”里面传来一个男子悦耳并富有磁性的声音。

    陈远这时候也就看到了陈嘉鸿。

    陈嘉鸿今年29岁了,整整比陈远大三岁。

    陈远看到的是办公室里一个俊美无比的青年,这青年看起来不过才二十一二岁。

    很显然,他便是陈嘉鸿了。陈嘉鸿穿着雪白的亚麻休闲衬衫,头发飘逸,就像是那种带有韩范的超级巨星一样。如果陈嘉鸿去混娱乐圈,那肯定要比还要吃香。

    陈嘉鸿的脸型虽然俊美,但却又棱角分明。英俊不失阳刚!

    光看这副皮囊,陈远就觉得这陈嘉鸿不愧是凌前辈的儿子了。

    陈嘉鸿这时候也就看到了陈远,他显得很是客气,微微一笑,说道:“陈远兄弟,请进!”

    陈远迈步而入。“幸会了,嘉鸿大哥!”

    陈嘉鸿上前亲热的拉住了陈远的手,一边拉到沙发前,说道:“坐坐坐,陈远兄弟!”

    接着,陈嘉鸿起身亲自去泡了两杯茶。

    他将茶递过来之后,便坐在了陈远的斜对面沙发上。

    陈远表面笑容可掬,其实却是在暗地审视陈嘉鸿,跟陈嘉鸿这么一接触,他便知道陈嘉鸿不简单了。因为这个人说话处事滴水不漏,根本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是什么意思。

    城府很深!

    这是陈远的感觉。

    当然,陈嘉鸿也对陈远会有个初步的审视。他同样也觉得陈远滴水不漏,城府很深。

    随后,陈嘉鸿笑着说道:“陈远兄弟,虽然我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对你的大名却是久仰得很了。”

    陈远微微讶异,说道:“难道我在外面还有名声”

    陈嘉鸿说道:“兄弟你真是谦虚啊,难道你不知道,江湖之中,都已经知道你乃是魔帝陈天涯的儿子。你自幼孤苦,不为魔帝所容。但你却能凭自己的机遇和本事跟那陈亦寒一争高低。光凭这一点,你就已经值得自傲。再说了,你和你的几位兄弟,那可都是不简单的人。更何况,你还是天命之王。”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看来这还是自个儿不知自家事了,我还真不知道我自己的这点破事都传出去了。”

    陈嘉鸿说道:“现在江湖上都给你起了个外号呢。”

    “我还有外号”陈远更加讶异。

    “哈哈。”陈嘉鸿大笑不止,他说道:“兄弟你不是在博尔州建了伽蓝殿么虽然伽蓝殿还不成气候,但大家都叫你为伽蓝王了。”

    陈远愣了一愣。

    他知道陈嘉鸿不是在开玩笑,他觉得造化奇妙的是,自己虽然不太喜欢血皇这个身份,但毕竟血皇的身份是响亮的。而那伽蓝殿现在看来,是没成什么气候的。但自己却被人认可成了伽蓝王,这造化实在是太奇妙了。

    陈嘉鸿随后又说道:“陈远兄弟,我一见你便觉亲切无比。我听说你和我父亲有不少联系,这是真的吗”

    陈远便说道:“嘉鸿大哥,说起来,令尊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最敬重的一位前辈。若不是令尊数次出手相助,只怕我早已死无葬生之地了。”

    陈嘉鸿眼中的神色在这一刹那却是复杂的,不过他很快就掩饰住了。他微微一笑,说道:“我父亲能够看得起的年轻人不多,陈远兄弟你能得到我父亲的帮助,这的确是莫大的缘分和福分。”

    他这句话说得有些奇怪,隐隐的,还有些醋味儿。

    不过陈远也没察觉出来。

    陈远说道:“凌前辈乃是当世绝顶人物,能得到他的看重,这的确是我的福分。”

    陈嘉鸿话题一转,说道:“对了,陈远兄弟,你突然到我这里来见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咱们兄弟之间,你不需要跟我客气。只要我能帮得上的,决不推辞。”

    陈远心下一喜,便就说道:“实不相瞒,眼下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嘉鸿大哥帮忙。”

    陈嘉鸿说道:“你说。”

    陈远说道:“我之前在西北天雄市跟随政府一起剿灭巨灵教,在这过程中幸好我请动了令尊的元神相助,不然的话,我今日也不能站在这里。说起来,我真是不管做什么都无法偿还令尊的恩情了。”

    陈嘉鸿微微一笑,他并不说话。

    其实他的心底此刻却泛出了一丝寒意,这是陈远没有察觉到的。

    陈远继续说道:“因为令尊的帮助,我们已经彻底击溃了巨灵教。那巨灵教的教主白易航却是施展阴招,害死了我身边至亲之人。而我今日来,就是为了白易航而来。”

    “哦!”陈嘉鸿恍然大悟。随后,他说道:“这么说起来,我父亲既然出手对付了巨灵教,那不用说,巨灵教便绝非善类。而且这白易航还害了陈远兄弟你的亲人,这实在是可恨。”

    陈远不由大喜,他没想到陈嘉鸿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但是马上,陈远就有些傻眼了。

    陈嘉鸿接着语音一转,他说道:“不过,陈远兄弟,你要找白易航这个人,为什么会先来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