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无法释怀
    “发生了什么事情”林峰等人进来了。

    林峰立刻问洛宁。

    洛宁没有理会众人,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床上的陈远。

    陈远已经服食了由陈妃蓉化作的道果。于是在这一瞬,陈远的脑域结构开始产生了变化。

    原本那血族的血脉有一种炼化机制。就是不管怎么样,法力一到了脑域之内,就会被这种神经系统自动转化为战斗力。

    也是陈妃蓉乃是自有的纯净法力,所以才没被这种神经系统所影响。

    而此刻,陈妃蓉的道果就是要将这种神经系统所改变。

    陈远的脑域内,道果终于生成。

    也可以说,陈妃蓉的力量完完全全留在了陈远的脑域之中。而且,眼下这股力量已经没有了陈妃蓉的意识,所以,它能真正和陈远融为一体。并且和陈远的血肉融合,最后达到改变神经系统的层面。

    如此一来,陈远就能凝聚法力,并且进一步提升法力了。

    再之后,陈远依然可以靠吸食人血转化营养,并且靠这些营养成为法力,提升法力。

    陈远的脑域里,道果形成。

    他的脑域开始复许,司徒灵儿所留下的脑核得到了营养补给,于是又生生不息的循环起来。

    强大的治愈功能开始展开。

    由那地煞之精所带来的冰冻伤害于是被迅速修复。

    大约一个小时后,陈远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完全复原了,就连腿上的伤也已经完好如初。

    到了此时此刻,那还魂丹与司徒灵儿所留下的脑核其强大功效就彻底展现出来了。

    “三弟!”林峰与秦林见到陈远没事,不由惊喜万分。

    轩辕雅丹与叶紫清也是欢喜。

    洛宁狂喜。

    所有人都是欢喜的,沈墨浓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她不明白陈远为什么会突然活过来了。但这都不要紧了,只要陈远没事,那就什么都好了。

    陈远突然从床上窜了下来,他双眼血红,一把抓住了洛宁的肩膀。“我什么都听到了,你怎么可以……”

    陈远悲恸欲绝,说道:“陈妃蓉满心满眼的都是为了我,她一直跟在我身边做牛做马。现在我却要靠吞食她,牺牲她来换取我这条狗命,你叫我以后怎么做人”

    洛宁说不出话来。

    陈远没有再继续质问下去,他推开了洛宁,然后冲出了房间,冲出了这幢楼房。

    夜色深沉。

    陈远一路狂奔,他不敢停下来。他不敢去细想,他想要将自己累死。

    尽管他在一路狂奔,但他的脑海里却全是陈妃蓉的模样儿。

    “远哥哥,远哥哥!”

    仿佛耳边还有陈妃蓉如银铃一般的笑声,她总是那样巧笑嫣然的喊着自己。

    不知道奔跑了多久,也不知道周围是什么地方,陈远忽然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他是大病初愈,身体虽然恢复,但依然很弱。这般狂运气血之力,加上伤心过度,这时候终于支持不住,晕死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了。

    陈远发现自己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前面是湖泊,自己躺在青草地里。

    那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陈远就这样躺在地上,他一动也不动。

    有些失去,是永恒的。

    陈远心里很清楚,他永远的失去了陈妃蓉。

    陈远的心里有太多的悔恨,悔恨陈妃蓉在的时候,跟她说的话太少。悔恨对她不够好,悔恨还没来得及告别,便成了永别。

    一天之后,陈远出现在了那楼房的大院里。

    林峰等人一直都在等待陈远。

    这时候是上午十点,他们见到陈远之后,便是欢喜无比。

    林峰上前,快步来到陈远的面前。他沉声喊道:“三弟!”

    陈远脸上胡子拉渣,他突然冲林峰一笑,说道:“大哥,我有些饿了。一天一夜没吃饭了。”

    此时的陈远,显得正常无比。

    林峰微微一呆,他说道:“三弟,你别吓我。”

    “我没事,大哥!”陈远淡淡一笑,说道:“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我不可能一直消沉下去。那也不是妃蓉所想看见的。”

    秦林在一旁松了一口气,说道:“这才是我最佩服的三弟。”

    沈墨浓便说道:“我马上去安排吃的。”陈远点点头。

    轩辕雅丹与叶紫清也不知道该和陈远说什么好。

    客厅里,洛宁将丰盛的饭菜端到了陈远的面前。

    陈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他没有多看一眼洛宁。

    洛宁的心里便是难受到了极点。

    吃过饭后,陈远洗了一个澡,将胡子也刮干净了。他换上了整洁的白色衬衫,黑色牛仔裤。整个人显得平静至极。

    房间里,陈远对着镜子。

    他看见洛宁走了进来。

    “对不起!”洛宁轻声说道。她本不是脆弱的人,但此刻面对陈远,她的眼圈却红了。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不怪你的,本就不该怪你的。”

    洛宁的泪水顿时就流了下来,她来到陈远的面前,说道:“你原谅我了”

    “你都没有错,为什么会用原谅这两个字眼”陈远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洛宁说道。

    陈远盯着洛宁,他说道:“洛宁,我心里很清楚。你所做一切都是为了我,如果当时需要你的性命,你也会毫不犹豫。”

    “她做得到的,我也做得到。”洛宁很肯定的说道。

    “如果是需要我的命来救你和她的命,我也不会犹豫。”陈远说道。他顿了顿,道:“但是我心里有一道坎,我见到你,就会想起你将她亲手炼化。哪怕你是为了救我,但我眼下真的做不到可以毫不顾忌的跟你谈笑风生。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时间。”

    “我明白!”洛宁说道:“我明白你的心情。”

    “我对她,一向都是当做亲妹妹来看。她和我在一起这么长的时间,从来都是她在为我付出,任劳任怨,我说的话,她从来都不说不字。”陈远的眼中闪过痛苦之色,他说道:“我欠她的太多太多了,但是我却连补偿的机会都没有了。”

    洛宁说道:“她甘愿为你而死,这是她的心愿。她能为你这么做,那也就说明,你值得她这么做。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希望你不要太过自责。”

    “我会努力走出来的。”陈远说道。

    洛宁说道:“我想我该先离开一段时间,我们两个人都应该彼此的冷静一番。”

    陈远说道:“你要去哪里”

    洛宁说道:“这个天下很大,许多地方都可去得。你不用担心我,等有一天,你从这个阴影里走了出来,我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陈远沉默下去。

    他知道,现在暂时的分开对彼此都好。

    “那好吧!”陈远最后说道。

    “你保重!”洛宁转身就走。

    她走到房门口时,停顿了一下。她在这一瞬,是多么希望陈远能够开口挽留的。

    但是可惜,陈远什么都没说。

    一滴晶莹的泪水滑落,洛宁最终选择了头也不回的离开。

    而在那一瞬,陈远的话几乎已经到了嘴边,但他还是咽了回去。

    他不能去恨洛宁,他知道洛宁没错,他知道自己应该感谢洛宁。

    但再多再多的理由,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洛宁亲手炼化了陈妃蓉。

    他看见洛宁,脑海里就会自动脑补出那样一个画面。陈妃蓉在痛苦呻吟,洛宁在运功炼化。

    这就像是一个挥之不去的魔咒在他脑海始终飘来荡去。

    “三弟!”轩辕雅丹和叶紫清闯了进来。

    “三弟!”轩辕雅丹说道:“洛宁妹子正在收拾东西,就要离开。你这是在跟她闹什么别扭难道你不知道,你出事的时候,最伤心的就是洛宁妹子吗她心里只有你,你怎么……”

    陈远回身,他显得有些疲累,说道:“两位嫂嫂,我们只是暂时的冷静一下,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们不用担心!”

    “我真是搞不懂你了。”轩辕雅丹说道。

    叶紫清不太会劝人,她想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洛宁就这样离开了,她一个人来到天雄市,参与了一场团聚,最后又一个人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