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6章 永恒的冰雕
    很多时候,陈远看似玩世不恭,吊儿郎当。但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是有着属于他自己的原则的。就像是在东莱岛上,他宁愿全部的人死掉,他也不会屈服于阴阳紫电双蛇。

    而他陈远虽然对女人很是热爱,也喜欢床上之事。但这世上有几个女人他是绝不会碰的。朋友的女人,兄弟的女人。

    轩辕雅丹和叶紫清就是他最在乎的两位哥哥的女人。

    陈远宁愿她们爆体而死,反正他是绝不会去用那下作的方式来给她们解毒的。

    陈远深吸一口气,极力镇定自己的情绪。

    随后,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陈远跑到了轩辕雅丹和叶紫清的中间。随后,他闭上了眼睛,接着祭出了地煞之精。

    地煞之精开始在空中凝聚水性分子。

    气温立刻下降,这是局部的下降。

    陈远马上就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他吃了一惊,暗道:“不行,这温度太低了,自己都受不了,那么两位嫂嫂就更受不了。”

    随后,陈远又调整温度。

    细细洒洒的雪花降临下来。

    但陈远却感受不到这种冰凉,因为他在运功,在耗费法力。要将雪花控制在这个温度之类,这是个非常精细的活儿。

    陈远体内的气血旺盛,这种冰冷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时候,陈远一方面还要抗衡体内的**。他可说是内外交迫。

    陈远的脸上汗水涔涔,他在自己快要受不了的时候,便是一拳朝自己的鼻子上揍去。

    这一拳,陈远揍得很重。

    顿时,鲜血喷洒出来。

    但是,他自身的恢复能力太强了,鲜血很快就止住了。

    陈远从戒须弥里迅速抽出一口匕首来。戒须弥里的东西是不少的,陈远看也不看,一匕首插进了自己的大腿里。

    鲜血再次彪溅。

    陈远怕伤口快速愈合,他选择让匕首就在大腿里面。

    而这时候,令陈远稍微安慰的是,轩辕雅丹和叶紫清皮肤上的猩红色正在减退。

    看起来,陈远的这一招还是有些作用的。

    这种阴阳失魂香的作用便是激起人血液里本能的**。

    人的**是最难控制的。

    男人的**上来时,什么畜生的事情都干得出来。而**一旦消退,马上就会烟消云散。

    陈远要控制自己的**,也要控制地煞之精的操控。不然的话,太过冰冷,那会导致陈远亲手将两位嫂嫂冻死。

    而此时,轩辕雅丹与叶紫清也在拼命的抵抗**。

    这外在的冰凉总算是能让她们恢复一丝丝的理智。

    大约半个小时后,轩辕雅丹与叶紫清心中的凶猛**终于在渐渐消退。

    而这时候,陈远因为长时间的运功,他身体里的**已经攀升到了顶点。

    陈远的全身皮肤猩红一片,他本就是阳刚之体,那阴阳失魂香在他的体内,就像是**一般。

    陈远的大腿上,已经被那匕首绞得血肉模糊。

    但这时候,陈远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

    他的双眼血红,他看向轩辕雅丹和叶紫清的眼神充满了狰狞。他就像是饿极了的野兽,而轩辕雅丹和叶紫清就是最美味可口的羔羊。

    陈远这时候想要不顾一切的去占有。但在他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始终在提醒他,你不能这么做。

    陈远感觉自己实在是控制不住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一切都要完蛋。”陈远痛苦到了极点。

    便在这时,他一下滚了出去。他离轩辕雅丹和叶紫清有十米之远。

    随后,他加大了地煞之精的冰冻速度。

    不到片刻,陈远便被冰封在了寒冰之中。

    即使是到了此刻,陈远内心的**依然在奔腾,他想要大吼一声,破开束缚,然后取扯开轩辕雅丹和叶紫清的衣衫,然后将她们压在身下,在她们的身体里冲刺。

    这个想法很邪恶却很痛快!

    陈远什么都不想管了,他撑得太苦太累!

    “吼!”陈远知道,再这样下去,他必定会控制不住。于是他突然再次加强了地煞之精的冰冻程度。

    便也在这一刻,寒煞侵入到了陈远的身体里面。他的血液,血肉,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被真正的冰冻住了。包括大脑,脑细胞也被冻住了。

    这一瞬,陈远失去了思维。

    陈远失去了呼吸。

    准确的说,这一刻,陈远是将自己给冻死了……

    沈墨浓并没有死,在她快要觉得身体爆炸的时候,那金色徽章在她的胸膛处开始散发出了冰凉之意。正是这冰凉之意开始让沈墨浓恢复了清明。

    半个小时之内,沈墨浓经历了从地狱到人间的经历。

    沈墨浓全身的衣衫都被汗湿了,一挤便能挤出水来。

    沈墨浓这时候终于想起了陈远和轩辕雅丹她们。“糟了!”沈墨浓骇然失色,她太明白这阴阳失魂香的厉害了。她不敢去想象此刻那后院里的情况,她知道,如果不是自己有中华大帝留下的金色徽章,她现在要么已经很不堪的和任何一个男人苟合,要么就是爆体而亡了。

    回去只能看到两种结果。一是陈远他们三人都爆体而亡了,二是一片的狼藉,陈远和她们已经发生了关系。

    如果轩辕雅丹和叶紫清是其他的女人,那也就罢了。沈墨浓可以补偿,可以挽救。

    可轩辕雅丹和叶紫清是秦林和林峰的女人啊!

    沈墨浓知道,一定是第二种结果。因为陈远不可能会这么死去。

    天命者,他们都是天命者!

    天命者最后的胜利者只能有一个,难道这就是他们将来自相残杀的引子

    沈墨浓不敢想象下去了。

    但不管怎样,这时候,沈墨浓都必须回去收拾烂摊子。

    当沈墨浓火速回到院子里时,她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她没有看见她想象中的那一幕,但眼前的一幕却让她立刻流下了眼泪。她认识陈远那么久,到了今时今日,她却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没有了解陈远。

    烈日之下。

    轩辕雅丹与叶紫清衣衫完整的穿在身上,两女的衣服还是湿的。她们围在一副冰雕的身边,泪如雨下。

    沈墨浓深吸一口气,她快步来到了那副冰雕的面前。

    “沈小姐,你快救三弟!”轩辕雅丹见到了沈墨浓,便如见到了大救星一样。叶紫清的心中也是悲恸到了极点。

    她以前不明白,为什么林峰和陈远他们又不是亲兄弟,怎么感情可以这般的好。但到了此刻,她却是完全明白了。

    这位三弟,为了救她们,一直硬撑着施展术法。后来为了不侵犯她们,他居然将自己活生生的冻死了。

    这是怎样的一种兄弟情谊,这又是怎样的一种伟大人格啊!

    沈墨浓运足掌力,一掌朝那冰雕上劈去。

    砰的一下,冰雕纹丝不动!

    这寒冰太紧了,地煞之精一直都没有消散。

    沈墨浓也不敢完全运暴力,她怕会损伤到陈远。

    “陈妃蓉!”沈墨浓心焦如焚,她想到了什么,忽然大喝一声。

    话一说完,那冰雕便开始出现裂纹。

    随后,冰块完全碎开,那地煞之精直接进入到了陈远眉心里的玄黄神谷种子里面。

    陈远直接倒了下去。

    “远哥哥!”陈妃蓉见状不由失声痛哭。

    她之前一直都是纯法力状态,没有自己的意识。

    她在陈远战斗状态时,是从来不会恢复自己的意识的。因为那样会影响陈远的发挥。

    但陈妃蓉这时候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远哥哥!”陈妃蓉痛哭起来。

    沈墨浓颤抖着来到了陈远的面前,她蹲下身去,她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

    随后,她伸出了手指,伸到了陈远的鼻端!

    陈远已经失去了呼吸。

    沈墨浓再感受陈远的心跳,他的心脏已经完全停止了跳动。

    眼前的陈远,已经成为了实实在在的一个死人。

    这一瞬,在沈墨浓心中充斥了说不出的悲恸,悲恸欲绝。

    叶紫清含泪说道:“沈小姐,三弟怎么样了”“他……死了。”沈墨浓说出这三个字后,她自己也瘫坐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