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林峰的忌讳
    此时,三个人还在美好的憧憬着,他们还并不明白将来等待他们的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他们三人与四帝却又有着太大的不同。四帝之间,神帝是天道,是不理会人间恩怨的。那中华大帝与修罗大帝乃是深仇大恨。魔帝与其他两人也是相当的不和。但陈远这三人却是生死之交的兄弟。

    他们若是一直都是好兄弟,那自然是皆大欢喜。但若他们之间出现问题,那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非常惨痛的事情。

    命运是一条看不见的线,有几人能超脱出命运线外

    如果林峰的轮回陈盘没有丢失,陈远不愧疚,不去先找绝仙剑。如果印月喇嘛没有跟上去,如果陈远没有一时兴起,将缚龙手套送出。如果不是人皇将地煞之精送给陈远,那么陈远就会因为机器人没有预料到火煞之精的威力,从而让陈远死在那岩浆之中。

    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

    人生就是这样,一条线一条线的层层叠叠,不多不少。

    该是你的,兜兜转转都会到你手上。不该是你的,无论如何去争取,最后都会擦肩而过。

    如此之后,陈远便就又说起了这次的海上之行。

    他先说道:“大哥,你不是奇怪我最后怎么会变出一块岩石吗”

    秦林和轩辕雅丹闻言微微一怔,随后都奇怪的看向陈远。林峰也一笑,说道:“我的确是很奇怪,你现在是要揭开谜底了吗”

    陈远说道:“那是地煞之精!”他说完,心念一动。额头上马上就露出了那神奇的第三只眼。

    “我靠,二郎神啊!”秦林见状不由好笑,随后说道:“三弟,你还得去佩一条哮天犬,这样就是标配了。”

    轩辕雅丹白了秦林一眼,说道:“你再说,三弟要恼你了。”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二嫂,放心吧,我不会恼二哥的。”他随后便驱出了地煞之精。

    那地煞之精立刻就涌了出来。

    “变!”陈远一指那地煞之精形成的云团,立刻,地煞之精便形成了一口地煞剑。

    陈远再捏手诀,朝下一点。

    那地煞剑马上插入地面。那地面就像是软豆腐一样,直接被地煞剑插进去了。而且地面周围开始结冰。

    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下降。

    陈远马上停止了这个动作,又驱地煞剑离开了地面。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陈远装模作样的喊道。接着,那地煞剑便变成了一根棒子,这根棒子还能继续壮大,很快就撑到了屋顶上。

    “小!”陈远再一声喝,这地煞棒立刻就变成了地煞针!

    这是将地煞之精浓缩到了极点的表现,如果此时再将地煞之精一爆,那杀伤力是惊人的。

    “你要是能将它再放到耳朵里去,我便佩服你。”秦林虽然惊讶无比,但马上又取笑起陈远来。

    陈远嘿嘿一笑,说道:“那这就不能了。如果到了我耳朵里,我立刻整个大脑都被冻成碎片了。”

    随后,陈远将地煞之精收到了玄黄神谷种子里面。

    “这地煞之精并不弱于火煞之精,要取得只怕也是相当困难。”林峰好奇的问道:“三弟你是怎么得到的”

    陈远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陈远便讲了静宁四女和印月喇嘛。对于静宁四女,林峰听后怔了一怔,陈远也说了这几个女人是要报师仇。

    这个师仇也和他有关系。

    不过林峰是个内敛的人,所以他依然什么都没多说。

    陈远讲了印月喇嘛的突然袭击,还有人鱼族的纠葛。

    听到人鱼族的时候,林峰,秦林轩辕雅丹都有些动容。他们没想到海洋之中还真有这样的种族。

    陈远将取与印月喇嘛的争斗等等,一切都说了出来。最后又从阴阳紫电双蛇哪里取来了绝仙剑,以及后来再遇印月喇嘛,又被人皇赠送地煞之精全部说了出来。

    轩辕雅丹首先就笑着说道:“三弟你的故事每次都是那么精彩,我要是个导演,就把你的故事来拍成一部大电影了。”她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三弟你这次的事也让我挺有启发的,正所谓,天不助,人自助。你待人以诚,所以才会有这样丰厚的回报。”

    秦林在一旁跟着傻笑了一声,反正他是个十足的老婆奴。老婆说什么,他是绝不会反对的。

    而林峰也一笑,说道:“那地煞之精极其珍贵,人皇肯送出来,只怕也不止是因为三弟送了那缚龙手套。他还是想着要结个善缘,也许以后还有用得着三弟的地方,毕竟咱们三弟也是天命之王呢。”

    陈远笑笑,说道:“就算他不送我地煞之精,毕竟相识一场。他若有我帮得着的地方,我自然不会推辞。”

    林峰说道:“话是这么说,但人心隔肚皮。他做了这些,还是会保险一些。”

    陈远也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他想了想,随后便转换话题,说道:“大哥,其实还有一件颇为为难的事情要与你。”

    林峰并没有觉得意外,他好像是猜到了陈远要说什么。他似笑非笑的看了陈远一眼,道:“哦,你要说什么”

    陈远说道:“大哥……”

    话到嘴边,陈远又觉得难以开口。

    “如果不好说,最好还是不要说了。”林峰笑笑,说道。

    陈远看林峰的神色温和,他一时之间也摸不透大哥心里在想什么了。

    随后,陈远还是一咬牙,他说道:“那静宁四女与我也算是共经历了一场患难,在我心里,我当她们是朋友。但是,她们却一心要找大哥你来报仇。我曾经想过,见死不救让她们死了也算一了百了。但最后还是没忍心,于是出手相救。”

    说到这里,陈远顿了一顿,道:“我最后说服了静宁她们,她们愿意和大哥你来化解这段仇恨。”

    “怎么化解”林峰淡淡一笑,问。他显得一点都不意外,或则说是一点都不在乎。

    陈远立刻就变得有些艰难,他说道:“我说出来了,大哥你不能生气。”

    “放心吧,我不会生你的气的。”林峰淡淡说道。

    陈远说道:“她们需要我和大哥你,还有莫空长老在她们师父的坟前磕头认错。”

    这话说出来之后,陈远就变得忐忑无比。他其实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是他在林峰面前却有属于他的畏惧。

    他对林峰这个大哥是又敬又畏的。

    而且这个时候,别说是陈远不敢说话。就连秦林和轩辕雅丹都是提了一口气,两人也颇紧张的看着林峰。

    林峰也不说话,他就这样似笑非笑的看着陈远,就这样一直看着陈远。

    陈远心头发毛,他大气都不敢出了。

    好半晌后,陈远苦笑一声,说道:“大哥,你别这样老看着我呀。”

    林峰依然就这般看着陈远。

    秦林也不敢说话,倒是轩辕雅丹,她马上举杯,说道:“大哥,我敬你一杯!”

    轩辕雅丹试图打破这个僵局。

    但是林峰没有理会轩辕雅丹,他依然这般看着陈远。陈远说不出话来了,他低垂下了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

    林峰随后站起了身子,他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房间。

    “大哥……”陈远忍不住喊了一声,但是林峰没有停留。

    等林峰走出去后,轩辕雅丹马上说道:“三弟,你以后永远不要再跟大哥说这样的话。”

    陈远看了轩辕雅丹一眼,他显得很是怔忪。

    轩辕雅丹说道:“大哥心比天高,让他下跪认错,比杀了他还难。三弟,你糊涂啊!”她顿了顿,道:“今日也就是你说了这话,大哥没有发作。若是换了其他人,此刻只怕早就死了。”

    陈远郁闷的喝了一口酒,说道:“我倒情愿他冲我发一顿脾气。”

    随后,陈远起身说道:“我去找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