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印月圆寂
    人皇头戴紫金王冠,他穿着明黄色的蟒袍,所以也看不真切他剩下是蛇尾还是双脚。

    也没人敢去窥视。

    陈远率先向人皇抱拳作揖,道:“晚辈见过人皇陛下!”

    他的礼仪做的很足,但也不会去下跪。现在早不是封建时代了,作揖就是最大的礼节。

    静宁四女也算是出生名门,所以也立刻抱拳作揖。

    那刘艳一群人却是远远的退开了,并不敢靠近。

    这人皇看起来不过四十来岁,脸上白面无须,看起来儒雅至极,真是个风流名士。

    他虽然还没说话,但那种天生的皇者气场已经让人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此刻,人皇朝陈远淡淡一笑,说道:“你就是不弃提到的陈远小兄弟吧”

    “正是晚辈!”陈远说道。

    人皇一笑,他说道:“小兄弟,你可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今日前来,是专程来向你致谢的。不过我看你这里好像是出了点小问题。”他说完之后,便对那海中的蛟龙说道:“凝香,这小兄弟乃是我的小友,你无端冲撞我的小友,还不快向陈小友道歉。”

    那巨大无匹的蛟龙凝香在人皇面前,却是比小狗还要乖巧。蛟龙凝香垂下头,说道:“陈小友,对不起,是我冲撞了你,请你原谅我的莽撞。”

    陈远一笑,说道:“这叫不打不相识,过去的事,咱们都不必再提。”

    人皇微微一下。

    蛟龙凝香也长长松了一口气。

    “去吧。”人皇对蛟龙凝香说道。

    那蛟龙凝香立刻如释重负,转身便潜入到了无边海洋之中。

    这时候,印月喇嘛忽然站前一步,说道:“人皇陛下,你乃是下了旨意的,人鱼族不得为难于我。”

    人皇转身看了印月喇嘛一眼,随后,他说道:“我若要为难于你,你早死了。你现在还活着,那就说明,我没有为难于你。”

    印月喇嘛脸上闪过一丝阴沉的笑容,他说道:“那现在我可以走了,对不对”

    陈远马上说道:“人鱼族不为难你,我可没答应。”

    “只要人鱼族不出手,陈远,你奈何不了我的。”印月喇嘛说道。

    陈远脸色一沉。

    他的修为和印月相差不多,所以,他虽然可以打败印月喇嘛,但是要完全的杀死印月喇嘛,却是很困难。

    “我们一起上!”静宁四女突然就布阵了,她们迅速将印月喇嘛围在了中间。

    而陈远也首先发动自身的气场破坏场中的虚空分子,这是为了防止印月喇嘛虚空穿梭逃走。

    便在这时,印月喇嘛立刻就祭出了那一个道字法宝!

    金光刹那之间大盛。

    于是乎,众人都难以运用外在的磁场法力了。

    印月喇嘛也不多说,转身就要冲出包围圈,然后跳海离去。

    静宁四女脸色一沉,迅速阻挡住了印月喇嘛的去路。

    “滚开!”面对静宁四女的四剑刺来,印月喇嘛手中蓦然出现了一口法剑。

    他自身的龙血剑已经被陈远的轩辕剑毁去了,这口法剑却是蛟龙凝香送给他的。

    此剑叫做水魂剑。

    水魂剑是蛟龙凝香在海洋深处无意中所得,又被凝香淬炼。

    此剑之中,蕴藏水煞精魂,可以驱动空气中的水云之力,威力极大。

    印月喇嘛这时候乃是逃命,一切都已顾不得。他猛然运用自身法力催动水煞精魂,那水煞精魂中顿时洪流滔滔。

    剑身之中,俨然已经携带了巨大的力量。

    砰的一声,印月喇嘛一剑便将四女手中的剑震飞出去。接着,印月喇嘛一剑刺向静宁的咽喉。

    静宁失色,她身子一偏,便是让开了这致命一剑。

    此时此刻,静宁心里是颓败的。她们四人乃是峨眉四大首座弟子啊,但却在印月喇嘛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话说回来,这也是静宁四女够倒霉了。

    印月喇嘛本就不是普通人,乃是密宗的祖师爷级别的人物。

    而她们的法力被克制住了,印月喇嘛的水魂剑又有水煞精魂的力量。如此一来,此消彼长,她们在印月喇嘛的面前自然是不堪一击。

    不过,好歹静宁四女终究是阻挡了印月喇嘛一瞬。

    陈远本来反应也是极快,在那道字法宝刚一出现的瞬间,陈远就已脚在地上闪电一蹬。

    那地面的地板顿时寸寸碎裂,陈远身子如电箭扑了过去。

    印月喇嘛刚冲出一条生路,马上就感觉到背后寒意袭人。陈远一剑已经到了他的脖颈。

    印月喇嘛急切之间,朝前一滚,如此才堪堪避开了陈远这一剑。

    陈远身形一闪,再度扑了上去。

    如果印月喇嘛跟陈远比法力,那陈远杀来杀去就那么几招。但是如果不用法力,采取武道搏斗,那么陈远可是千变万化,一旦咬上了猎物,绝不松口的。

    印月喇嘛人还来不及站起,直接一招回旋剑!

    身子在地上如陀螺一转,接着一剑斜刺过来。

    剑尖如寒星,直刺陈远的咽喉。

    陈远眼也不眨,挥手便是绝仙剑。

    砰的一声,双剑剧烈碰撞在一起。虽然水魂剑的力量强大,但是陈远肉身战斗力却是出奇的悍然。所以这一碰之下,印月喇嘛居然是差点拿捏不住,手中的水魂剑差点就脱手而去。

    饶是这样,印月喇嘛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只觉虎口巨麻!

    陈远随后又猛斩一剑!这时候,他采取的是斩而不是刺。

    因为印月喇嘛是蹲着的,点刺对于他来说,容易躲避。而斩就不一样了,陈远还是斜斩过来的。

    陈远没有学过剑法,但他是打法宗师,所以用剑起来,已经是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了。

    印月喇嘛狼狈不已,再次翻滚而出。

    陈远先一步,已经拦住印月喇嘛的去路。

    印月喇嘛此时根本没有机会站起来,他站起来的一瞬间,便是死穴。陈远不会给印月喇嘛这个机会。

    “嘿!”陈远忽然爆吼一声,这声音直刺印月喇嘛的耳膜。

    与此同时,陈远眼中精芒绽放。

    他眼中的亮光刺了过去!

    印月喇嘛先是承受陈远的魔音摄魂,他心神瞬间荡漾。接着,陈远眼中的亮光刺来,他忍不住眯了下眼。

    便在这时,陈远发动了雷霆攻击!

    陈远手中运足肉身力量以及法力,突然将绝仙剑朝印月喇嘛掷射过去。

    这一掷射,就如万斤重弓发射,又如火箭弹近距离轰杀过去。

    空气中撕裂出凶猛的热浪来。

    这一剑,凶悍恐怖到了极点。

    而且,陈远这一下的出手,也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打的好好的,谁会把武器当弓箭射出去

    人射箭也得有把握了再射!

    这一剑,印月喇嘛根本无法躲开,他只能挥动水魂剑抵挡。

    砰的一声!

    印月喇嘛挥动全力,终于将绝仙剑磕飞出去。印月喇嘛这一下自己也不轻松,他的水魂剑也终于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也就是在这时,陈远瞬间发动,他身形一闪,龙爪手出,直接掐住了印月喇嘛的咽喉。

    随后,陈远一手召回了绝仙剑,将绝仙剑放到了自己的戒须弥里。

    接着,他站起身来,就跟提小鸡一样将印月喇嘛这般提了起来。

    印月喇嘛已经动弹不得,他的脸色酱紫一片。

    陈远更不客气,先是一拳击打过去。

    砰的一声,印月喇嘛的内腑被陈远一拳全部震碎,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刹那之间,印月喇嘛的脸色就如金纸一般。

    陈远松开了印月喇嘛。

    印月喇嘛立刻就跟喝醉了酒一般,身子摇摇晃晃起来,站也站不稳。

    这时候,陈远的目光到了印月喇嘛的袖口处。他的道字法宝就在袖口之中,隐隐的金色光芒从那道字之中绽放出来。

    便是这个神奇的道字压制了所有的磁场力量,让人动用不了法力。

    不过此时,道字法宝上的光芒也渐渐消失了。

    这是因为印月喇嘛已经不能给道字法宝提供能量了。

    印月喇嘛猛地再吐出一口鲜血,这时候,他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