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至尊斗
    这一瞬,静宁忽然喜极而泣了。

    陈远的声音在她耳里,比任何的天籁都要动听。

    纪芸三女也是大喜。她们对陈远这个仇家恨到了极点,此刻却是如此的期盼。这一点,连她们自己都没有发觉。

    便也在这时,陈远一脚将那房门踢开。

    陈远一身黑衣,手持轩辕剑,长身玉立,就如此温润般的出现在了房间里。

    “你居然没死”印月喇嘛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印月喇嘛说道:“我明明看见了你的头颅,你怎么可能没死不可能的。”

    陈远淡淡说道:“印月,你机关算尽,就是想要我的性命。但是,你以为我陈远就这么好杀吗”

    “为什么”印月喇嘛说道。

    不止是印月喇嘛不明白,静宁四女也不明白。

    陈远说道:“你不明白那正好,我也不想告诉你。你就带着这个疑惑,去死吧。”

    印月喇嘛深吸一口气,目光中流露出无尽的怨毒之色。他说道:“不管你为什么会没死,今日正好,贫僧便让你尝尝这龙血剑的滋味。”

    陈远说道:“印月喇嘛,你作恶多端,我本还觉得杀了你的徒子徒孙有些不忍。今日见你行径,便知道我杀得完全没错。”

    “陈远小贼,你大概还摸不清楚状况。”印月喇嘛眯着眼说道:“道字法宝下,你再无磁场法力可施展。你以为你还是贫僧的对手吗”

    “我知道,你以武入道,以剑称圣。”陈远说道:“你的话我都听明白了,不过,那还真是巧了。我也是以武入道,如今光说武道修为上,还没人是我的对手。咱们今日就不用法力,便看看谁才是这武道第一。”

    “好!”印月喇嘛咬牙切齿道:“你要找死,贫僧成全你!”

    随后,印月喇嘛的气息忽然沉静了下去。

    “凝剑魂果然是剑圣!”陈远立刻感觉到了。

    这时候,陈远也不敢大意。他并不抢先出手,而是闭上了眼睛,心神守一。

    陈远散发出了一股宁静无比的气场,在面对印月喇嘛这样的强敌面前。陈远没有激动,没有恐惧,却是平静到了极点。

    便也在这时,印月喇嘛手中的剑猛然一震,顿时,一股龙吟之声发出。

    这龙吟之声经久不散,龙血剑散发出滔天的战意。

    印月喇嘛也眼中爆出精光,那剑便与印月喇嘛本身的气势融为一体。这一刻的印月喇嘛衣袂飘飞,气势雄浑到了极点。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对决!

    静宁四女看着陈远与印月喇嘛,她们心中生出一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感觉。

    相比之下,之前她们四人面对印月喇嘛。那根本就不公平,就像是一个专业棋圣跟几个业余棋手对战的感觉。

    那是根本不能让印月喇嘛尽兴的。

    大战一触即发,便在这时,印月喇嘛大喝一声,脚在地上猛一蹬,地面立刻龟裂。他如电光一般,人随剑上,出手就是无极绝杀。走之字路线,空气中被剑身震荡撕裂地空气,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扭曲,令人视线捉摸不到准确位置。

    凌厉刺骨的杀气瞬间浸透了陈远的每一寸皮肤。印月喇嘛这一出手,绝对是剑圣的真正实力。

    剑术称圣,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陈远却是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突然在剑光一闪中朝前一劈,守株待兔。任印月喇嘛再多变化,他就是这一劈,这一劈阻断了印月喇嘛的所有技巧。

    迅猛雷霆之间,印月喇嘛脸色一变,他倏然收剑,身子旋转。剑势陡然变化,藏剑势!接着,爆剑势!

    剑光惊起一泓秋水,剑光耀眼,剑尖精准点向陈远的眉心。快,鬼魅,雷霆!防不胜防,而且方才那剑光非常巧妙的对陈远进行了一次刺眼攻击。

    只是可惜的是,陈远闭上了眼睛。

    场中瞬间凶险到了极致,杀气冲天。

    噼噼啪啪!

    转瞬之间,两人已经交手了三十剑。

    剑光乱射,寒光飞舞,火花激起万层浪。

    陈远就靠闭眼来应对印月喇嘛的凶猛剑意……

    便在这时,陈远一剑出,印月喇嘛终于逮住了机会,一招蛟龙吸水将陈远的剑吸住,随后顺势一挑,陈远手中的轩辕剑飞了出去。

    这一刻,陈远手中失去了宝剑了。

    印月喇嘛并不急于攻击了,他的眼中闪过冷笑之意。

    陈远完全有本事将轩辕剑凌空召回,不过,印月喇嘛会趁陈远接剑时击杀陈远。

    这会是陈远的一个破绽。

    印月喇嘛停手就是要给陈远接剑的空隙。

    印月喇嘛这个心思,陈远当然是知道的,所以,他此刻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就这样看着印月喇嘛,却不召剑!

    静宁四女见状不由失色。

    她们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难道陈远也不是这印月喇嘛的对手了

    她们的命运还是无法改变吗

    “陈远小贼!”印月喇嘛阴冷一笑,说道:“你真是**熏心,明知道这四个女人是要杀你,你却将她们留在身边。你本可隐藏一边,对我做出致命一击。但现在,你还是为了这四个女人跳了出来。那么很好,贫僧今日便要你眼睁睁看着这四个女人与贫僧来修这大欢喜佛!”

    陈远淡淡说道:“我不知道你一个出家人,为什么废话就特么忒多,你已经赢了我吗”

    “你一剑在手,尚不是贫僧对手。如今你剑已不在,便是只能受死!”印月喇嘛眼中精光一闪,接着再度出手了。

    陈远脸色凝重起来。

    他不再选择持剑了,因为他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印月喇嘛是剑圣,剑是他的长处。

    陈远是打法高手,但却拿了剑与剑圣去斗。那是拿自己的短处去斗印月喇嘛的长处。

    所以,陈远打算徒手应对印月喇嘛。

    印月喇嘛猛然出手了,这次,他运力贯注剑身,剑身剧烈的震荡,再摩擦空气而使得龙血剑身剧烈发热!产生一种烧焦钢铁的气息!

    这是多么快的速度多么猛烈的力量贯注

    陈远一动不动,但是,就在剑尖眼看要戳进陈远的脑门上的时候,陈远竟然直接是抬起了自己的手,忽然朝自己的脑门上一抓!

    啪啪啪,啪啪啪!五声响动,陈远的五根指甲全部搭在龙血剑的剑身上。

    陈远这一下弹出指甲,奇快无比。印月喇嘛马上感觉到了陈远指甲上巨大的力量弹到了剑身上。

    “居然敢徒手抓剑!”印月喇嘛眼中闪出惊异的光芒来,他在这一刻体会到了陈远与静宁四女的不同了。

    静宁四女可说是毫无经验,遇险则避。而陈远却是真正杀人之辈,敢于火中取栗。

    这一下应对,没几人敢如此做的。

    不过印月喇嘛变化更快,在陈远指甲抓住剑身时,印月喇嘛猛烈一转。

    那剑身一旋,却是要将陈远的手指全部切断。

    陈远立刻撤手后退!

    印月喇嘛大喝一声,接着一剑猛劈而去。

    旋刀,大喝,一剑劈去。

    印月喇嘛不愧是剑圣,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妙手天成的绝世文章一般!

    “呸!”便在这时,陈远眼中精光绽放,突然吐出一口唾沫来。

    这一口唾沫又疾又快,直接砸在了龙血剑的剑身上。

    就像是一篇文章突然被撒了墨水一样,印月喇嘛一气呵成的剑意瞬间被破坏了。而且剑身还凝滞了一瞬。

    印月喇嘛万万没想到,陈远会来这样一招。

    但这对于陈远来说,却是理所当然。

    因为正如印月喇嘛所说的,杀人技有很多,能杀人的,就是好的杀人技。

    国术打法,便是杀人技!

    这吐唾沫,可没什么好讲究的。

    便也在这时,陈远猛然踏前一步,大手忽然就抓向了印月喇嘛的剑刃。

    印月喇嘛眼中精光绽放,爆喝一声,拼尽全力一剑劈去。

    他就不相信,陈远可以徒手抓剑!

    印月喇嘛这一下不留余力了。

    咔嚓一声。

    便在这时,陈远的手突然缩到了袖子里去了。

    印月喇嘛一下斩向了陈远的袖子,陈远顺势一绕,袖子立刻缠住了印月喇嘛的剑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