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死亡噩耗
    游艇上,静宁沉默着没有说话。

    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她的全身都湿透了。她的脑海里在回想着陈远说的话,陈远说他从未欺骗。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静宁完全相信了陈远的话。

    她还想起了许多别的东西。

    她觉得,如果陈远真的是有预谋的凶手,他不会对自己这四人如此的不设防。而且,他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杀了自己这四姐妹。但他一直没有下手,他不算是一个坏人。

    静宁的心焦躁起来,她突然很担心陈远的生死。

    但是,她此刻只能忍耐,她不知道要如何去跟其他师妹来述说心中的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她知道是真实的。但说出来却又缺乏可信度。

    此时此刻,静宁只能期望陈远能够安然无恙。大约二十分钟的等待,这二十分钟是漫长的,也是短暂的。

    二十分钟后,大雨停歇。

    那天边的云彩聚散无常,这一会又云大风轻起来,而且还有阳光穿透云层照射了下来。

    也是在这时,铁生与两名手下前来。

    当静宁看到铁生手中的人头时,她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

    那人头血淋淋的,却不是陈远又是谁呢

    这一瞬,眼泪从静宁的眼眶中流了出来。她突然好恨自己没有勇敢的站出来,与陈远并肩而战。

    “好,杀得好!”米华兴奋的说道。

    铁生将人头丢向印月喇嘛,说道:“人头在此,你自己检查吧。”

    印月喇嘛将那人头接过,他还真是仔细,他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之后,并未发现任何异常。随后,他将那人头丢入大海之中。

    “他的尸体呢”印月喇嘛问。

    铁生说道:“尸体已经沉入大海,你说的可是只要人头。”

    印月喇嘛沉吟一瞬,说道:“好,只要你们将人皇的旨意拿来,贫僧便将定海珠归还。”

    铁生说道:“好!”随后,他便一转身,冲那两名手下说道:“走!”

    这三人随后就纵入到了大海之中,很快消失不见。“真就这么死了”印月喇嘛喃喃念道。

    他觉得,陈远的死是在意料之中,那人头也没有什么异常。

    本来嘛,海里面就是这些人鱼的天下。陈远受伤掉入大海之中,绝是没有活路的。

    可这陈远乃是天命之王,这次真就这般死了,印月喇嘛又觉得似乎有些过于简单了。

    “大概是纵使天命,也有尽时吧。”印月喇嘛觉得自己想多了。既然连人头都见到了,那还有什么好疑虑的。

    如此一想,印月喇嘛也就不做他想了。

    随后,印月喇嘛与静宁四女见面。印月喇嘛双手合十,道:“四位女施主,如今你们大仇已报,当再无遗憾了”

    纪芸说道:“还有通天洞府那两个长老与林峰没死呢。”

    印月喇嘛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不如结伴而行,寻找那东莱岛之宝吧。”

    纪芸说道:“那宝贝是我们的,你休想夺取。”

    印月喇嘛说道:“若宝贝只有一件,贫僧自不作他想。但若宝贝有数件,还望女施主们能分贫僧一杯羹。”

    米华冷冷说道:“出家人,不是不吃肉吗你怎地还要分你一杯羹”

    印月喇嘛微微一笑,说道:“女施主说话真是幽默。”

    米华冷哼一声。

    纪芸说道:“既然如此,那便结伴而行吧。不过你这喇嘛,可比想再耍什么花样了。”

    印月喇嘛说道:“贫僧与四位女施主无冤无仇,怎会生有恶念,四位女施主尽请放心。”

    “不管怎么说,你从我师姐手中窃取定海珠,这便非出家人所为。”纪芸说道。

    印月喇嘛说道:“阿弥陀佛,贫僧拿定海珠,也是为了诛杀陈远。如今,贫僧的计划也算成功了。”

    “那你是否该将定海珠归还给我师姐呢”纪芸逼问。

    印月喇嘛说道:“定海珠,贫僧已经答应归还人鱼族,实在不能再给令姐。”

    纪芸冷哼一声。

    印月喇嘛又说道:“如今游艇无主,贫僧还请四位女施主回房休息,其余一切,交给贫僧来处理。”

    纪芸冷笑一声,道:“喇嘛你是想要鸠占鹊巢啊!”

    印月喇嘛说道:“贫僧并无此等心思,若是四位女施主愿意,游艇也可交予四位女施主来处理。”

    便在这时,静宁转身就走了。她看这印月喇嘛便觉恶心无比,实在不愿意与印月喇嘛多做相处了。

    纪芸三女见师姐离去,她们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印月喇嘛,便立刻就跟着静宁过去了。

    静宁将自己锁在了她的套房里,然后便在浴室洗澡。

    她洗了很久很久。

    洗完澡出来之后,静宁穿上了清爽的外套。

    这个时候,纪芸三女也分别洗澡换好衣服了。她们来到了静宁的套房里。

    此时此刻,房门关闭。

    静宁依然一言不发。

    “大师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从那陈远死了之后,你便如此闷闷不乐难道你真喜欢上了他”梅兰问道。

    静宁看了一眼梅兰,说道:“我修道二十余载,道心坚定,你何来此说”她声音有些严厉了。

    梅兰吓了一跳,对于大师姐,她还是很敬畏的。

    “对不起,大师姐,算我说错了。”梅兰说道。

    静宁说道:“我与陈远之间,你们要想象成男女之爱,这是狭隘的。”她顿了顿,说道:“但我此刻,心中的确烦闷无比。这中间,有些东西一定是错了。”

    “陈远该死!”纪芸马上说道:“大师姐,我们何错之有”

    静宁说道:“陈远说过,他和通天洞府并未串通。如果他们没有串通,那么师父死于通天洞府之手,那其实是与陈远没有关系的。咱们找他报仇,那实在是算不上。”

    米华说道:“大师姐,这不过是陈远骗我们的。他这个人,花言巧语,谁能知道他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呢”

    “对啊,大师姐!”梅兰也附和着说道。

    静宁说道:“有一点,我们真的错了。我们一直心怀鬼胎,所以心中想法很多。而陈远对我们却一直手下留情,并且坦诚。他若真是心中有鬼,不可能做到如此的不加防备。所以,我相信陈远所说之话。那林峰成为通天洞府的蛊王,也并不是多久的事情。”

    纪芸说道:“师姐,如今咱们讨论这些个,已经毫无意义。再说了,陈远也不是我们杀的。就算他没有和林峰串通,但那一日,他也上了峨眉山与师父搏杀了。这件事,他怎么也脱不了干系。就算他不是凶手,但咱们也没有要在他有难的时候,反而出来帮他的这个道理。”

    “人死如吹灯拔蜡!”静宁眼中闪过忧伤,说道:“你说的的确没错,他人都已经死了,现在说什么都的确是没有任何意义了。”

    随后,静宁又说道:“我有些累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纪芸三女见静宁意兴阑珊,便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纪芸三女当下起身准备离开。

    “等等!”静宁又忽然说道。

    纪芸三女疑惑的看向静宁。

    静宁说道:“今晚大家还是就在一起睡,那印月喇嘛绝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们对他还是要多防备着一些。”

    纪芸三女恍然大悟,随后点头。

    对于刘艳来说,这一切的发生让她很难适应。

    她还是无法接受陈远已死的事实。

    陈远对她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可这个特别的人,却是已经死了。

    游艇继续朝着东莱岛前行。

    虽然白天下了大雨,但晚上的天空却格外的清澈干净,那一轮皎洁的圆月高高的悬挂在天际。

    第二层的甲板上,刘艳独自一人仰望着那一轮明月。

    她看着那黑黝黝的海面,心里期盼着,陈远会突然神奇的出现。

    许久之后,刘艳微微的叹了口气,她自然知道,这不过是妄想罢了。

    陈远已经死了,再不会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