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1章 这是欺骗
    第二天的早上,陈远便搭航班前往永宁省。

    早上的天气阴霾一片,飞机很快就冲破地平线,朝天际飞去。

    而静宁等人却在连夜彻查陈远与通天洞府之间的关系。就如印月喇嘛所说,那日前往富士山夺宝的高手很多,大大小小的势力都去了许多。只不过有很多人都被排除在了外面。

    但是,那富士山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是一个大的秘密。

    而林峰这位新晋通天洞府的蛊王也已经在江湖中闯出了名声。

    现在的当红小生,无非就是林峰,陈亦寒,秦林,陈远,还有程建华这些人了。另外,在西部的昆仑山那边走出了一位天才少年。

    这位天才少年叫做陈嘉鸿,有人传说他乃是中华大帝陈凌的儿子。

    据说这位陈嘉鸿长得俊美异常,而且修为通玄。他在半年前从昆仑山出,随后便到了西北苦寒之地纠结了一批高手,创立了一个门派,叫做大楚门

    当年,中华大帝陈凌创立大楚门,并建立人间杀器监管人间善恶之人性。

    在那时,大楚门在老百姓心中是正义的化身。若是遇到了极其不平之事,大楚门便会出面解决。

    后来,中华大帝与神帝在镇压了魔帝之后,便觉意兴阑珊。中华大帝解散了大楚门,至此之后,天地之间便再无大楚门了。

    如今,这位叫做陈嘉鸿的少年创立大楚门,到底是意欲何为,却是很值得考究的事情。

    不过所幸的是,一直到现在,陈嘉鸿并未干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

    且先不说陈嘉鸿,静宁她们虽然不太涉足江湖,但是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她们很快就跟黑市上的人联系上,那黑市自然是三教九流都有接触。

    她们很快就打听到了两个消息。

    第一个消息,那就是通天洞府的蛊王乃是林峰,而林峰与秦林,陈远,莫武乃是结拜兄弟。兄弟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

    这个消息很好打探到,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第二个消息,那就是有人的确曾经在富士山看到陈远手持沥血未央剑,而且还和林峰在一起。

    这是从黑市渠道上打听来的,不可能有人搞鬼。

    当这两个消息被证实后,静宁四女心中升腾出难以压抑的怒火来。她们感觉到自己被陈远耍了,而且是被狠狠的耍了。

    话说回来,这事只要有心人搬弄一下是非,陈远本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

    静宁四女非常严肃的在一起商量。

    “陈远纵使没有了沥血未央剑,可他背后还有通天洞府存在。我们要杀他,太难了。”纪芸在一边出主意,她说道:“看来我们真要与那位大师一起合作了。”

    静宁说道:“我不确定那位大师到底是否可信。而且,我也查了那位大师,他是密宗的祖师爷。密宗在西边,名声并不好。”

    纪芸说道:“可眼下,我们还是必须要借助外力才行。”

    梅兰沉吟着说道:“我们可不可以去请求几位老前辈出来,比如武当那边的,比如嵩山那边的。虽然如今是现代社会,大家早已联系很少。可毕竟,在曾经咱们几大门派都是有交情的。如今峨眉有事,难道求他们,他们也不愿意主持公道吗”

    静宁看了梅兰一眼,她说道:“你太天真了,交情能值几个钱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大家都在乎的是利益。而且现代社会,什么礼仪仁智孝更不被当一回事了。陈远的背景深厚,没人愿意为了咱们这点事来跟陈远过不去的。”

    米华说道:“那看来,咱们现在就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了。一是回去继续苦苦修炼,然后再图报仇。要么就选择与那位印月大师合作。”

    静宁说道:“与印月合作,也是火中取栗,非常冒险。那密宗的修行方式,乃是男女融合,阴阳生万物的道理。咱们与他一起,更怕他会有所图谋。”

    “那依大师姐你之见,咱们该如何做呢”纪芸三女头疼无比。

    静宁说道:“陈远假仁假义,现在他以为咱们已经相信了他。咱们现在可以找上他,说要跟他一起。他这人色心不小,咱们再找机会下手。我就不信,咱们四人拿他没有办法。”

    “这个办法好!”三女眼睛一亮。

    永宁省的天气却很是不错。

    阳光明媚。

    陈远在上午九点便出了机场,那机场附近有卖早点的。而且还有陈远最爱吃的牛肉面。他上前一连吃了三大碗方才觉得爽透心底。

    之后,陈远又买了一份地图。虽然手机有导航,但陈远还是觉得看地图比较直观。

    如此之后,陈远问出了宁海市距离永宁省有大约两百公里。陈远也懒得转车,他找了一辆的士,说道:“给你两千块,送我去宁海市,怎么样”

    那的士司机愣了一愣,随后就说道:“可以是可以,先给钱。”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以为哥在耍你不成”随后,他就掏出了两千块的现金丢了过去。

    那司机接过钱,然后鉴定了一番。他确定全部是真钱之后,便是喜笑颜开,愉快的启动车子了。

    陈远在车上闭眼养神。

    不得不说,有个戒须弥真是方便。陈远现在走到哪儿,都不用带个行李包。一身轻轻松松的走遍天涯海角。而且过海关过安检之类的,违禁品朝戒须弥里一放,那也是绝壁查不出来的。

    话说回来,戒须弥这个东西并不受官方的欢迎。

    沈墨浓就跟陈远说过,有时候会很头疼。生怕你们这些人在戒须弥里放点炸弹什么的。

    好在的是,拥有戒须弥的人并不多。而要启动戒须弥,也必须是修为高深之辈。这戒须弥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用的。沈墨浓他们能做到的就是,当类似陈远这样的高手出现之后,便立刻严加掌控。

    陈远在的士车上睡了将近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的士到达了宁海市。

    宁海市的空气还挺不错,空气中泛着一种海滨城市的味道,咸咸湿湿的。

    这时候又是中午十二点了,陈远下了车。

    他觉得肚子又有些饿了,于是又找了个餐馆饱饱吃了一顿。之后,便又上了的士,让的士帮忙找一个大型的租船公司。

    的士司机对这边很是熟悉,所以一口答应了。

    半个小时后,陈远就在一家叫做嘉兴租赁有限公司。这公司,租车,租船,租游艇,豪艇那都是可以的。

    楼是摩天大楼,但也是写字楼。嘉兴租赁有限公司在十二层楼。陈远上楼,很快就来到了十二楼。

    那嘉兴租赁公司果然很大,整整一层楼都是嘉兴租赁公司的。

    大堂处,是个很漂亮的小妹子做前台。小妹子穿着黑色小西服,陈远一来,她马上甜美而礼貌的道:“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陈远看着这小妹子,突然就想要调戏她一番了,于是笑呵呵的说道:“我想找个媳妇,你能帮到我吗我的要求就是像你这么高,这么瘦,这么漂亮,笑容这么甜的。”

    那小妹子纵使是想生气,但陈远这么一夸,她也不好意思生气。更何况,陈远不是那种让人讨厌的男人。

    于是小妹子微微有些尴尬,说道:“先生您真会说笑。”

    陈远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可没有说笑啊,我每天早上和晚上都看着你上班下班,今天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来跟你搭讪的。对了,你叫什么呀我自我介绍下,我叫陈远,很高兴认识你呢。”

    小妹子脸蛋微微一红,说道:“我叫陈雅婷。”

    “哎呀,真巧啊!跟我同姓,这样咱们以后要是有孩子,都不用纠结跟谁姓了。”陈远说道。

    陈雅婷更是骚红了脸,她说道:“先生,您越说越没谱了。”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开个玩笑,希望你不要生气。”他顿了顿,道:“额,你号是多少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