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 黑袍老祖
    老喇嘛的情况并不是很妙。

    陈远很快也就看清楚了,老喇嘛手上的法宝是一个铃铛,那铃铛很是古朴。但是铃铛摇动之间,与老喇嘛自身的法力融合,便产生出了这些金光抵挡无穷剑光。

    铃铛摇出来并没有声音。

    老喇嘛抵挡得越发吃力了。

    那铃铛虽然神妙,可却是耐不住三名华夏高手的连续攻击。而且,老喇嘛的法力在渐渐枯竭。

    这时候,沈墨浓向陈远问道:“你打算怎么做咱们也不清楚这些人到底是因何而斗,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陈远说道:“话不是这么说。虽然我不知道这喇嘛是好人还是坏人。但咱们现在来迟了,对这里一无所知,而喇嘛有难,咱们出手相救,正好从老喇嘛手上套取不少情报。这是一个切入点。”

    沈墨浓说道:“那也不知道你这切入点是否正确啊”

    陈远一笑,道:“虽然常言道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但我向来却是喜欢反其道而行,先管他三七二十一,出手再说。至于后来会怎样,咱们再见招拆招就好。”

    “也行!”沈墨浓反正是说不过陈远,最后妥协了。

    陈远也不着急出手,说道:“雪中送炭最为贵,咱们再看看,等老喇嘛确实招架不住了再出手。”

    沈墨浓点点头,她知道陈远现在算是个彻彻底底的老江湖。做什么都有他自己的一套。

    文天准这时候已经不发表任何意见了,这家伙直接昏睡过去了。

    陈远倒不担心文天准,他将文天准丢在一边。这个时候,就算是文天准死了,陈远也不会伤心。

    要是你丫死了,那可不是哥不帮你了。

    是你自己没这造化!

    便在此时,场中终于发生了变化。

    老喇嘛的法力渐渐不支,铃铛所发出的金光法阵被击碎。

    随后无穷剑光便朝那老喇嘛身上招呼过去。

    眼看着老喇嘛就要身死当场,陈远吃了一惊,这个变化来得有些猝不及防。他现在出手也有些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那老喇嘛突然大喝一声,眼中发出无穷的厉光。

    他身上的黄色喇嘛服突然脱了下来。

    那黄色喇嘛服居然风云滚动,瞬间将所有的剑光绞杀在了里面。

    轰隆一声!

    只是一瞬,黄色喇嘛服便被那些剑光彻底绞杀成了碎片。

    也是在这时,陈远终于出手了。他大喝一声,道:“住手!”接着,身形一闪,瞬间杀出一道雷光过去。

    沥血未央剑一出,那雷光奔腾,瞬间绕着老喇嘛转了一圈,并将所有剑光的剑意绞碎。

    再接着,陈远已经站在了老喇嘛的面前。

    陈远怒视那三名华夏高手,喝道:“你们这三人,恃强凌弱,好生无耻。这位前辈年老体衰,独身一人。你们居然三人围攻,传将出去,也不怕丢人现眼”

    这番话一说完,陈远心里都真想笑了。

    自己这个形象,太特么像武侠里初出茅庐的热血少侠了。

    但没办法,装就要装得像一点。

    那三名华夏高手脸色古怪的看了陈远一眼。三人中为首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这男子穿着白色大褂,看起来像是练太极的。他的长相也是属于斯文儒雅的。

    “阁下是何人”儒雅男子问陈远。

    陈远说道:“你管我是谁,我不过是个打抱不平的人。”

    儒雅男子淡冷说道:“看阁下刚才出手,便知阁下神通无边。阁下不该是莽撞无知之辈,如此突然插进来,到底有何图谋”

    陈远愣了一愣。

    他随后也就反应过来了。

    这群人都算是修真界这个界面的。

    在这个界面里,一般人是不会插手其他人私斗的。

    陈远这个行为是很莽撞的行为。

    若是陈远是个愣头青,那大家还好理解,小年轻不懂规矩嘛!

    但陈远的修为如此惊人,那么那儒雅青年认为陈远有所图谋,这也是很正常的。

    陈远也就有些不耐烦了,说道:“妈个蛋的,老子今天心情好,就想管下闲事行不行”

    儒雅男子点点头,说道:“阁下神通过人,我等三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你若要管闲事,我们只要退走。”他顿了顿,说道:“不过阁下,你大概还不知道你护着的这人是谁吧”

    陈远说道:“我的确不知道,怎么了”

    儒雅男子冷冷一笑,说道:“此喇嘛乃是密宗修行者,一直在华夏西边行走。他所犯下的恶孽数不胜数,一直以奸杀童女,汲取纯阴之气,成就阴阳生万物的道理。若是不信,你倒是可以问问他自己,他敢否认吗”

    陈远也是吃了一惊,他看向身后的老喇嘛。

    这老喇嘛身材枯瘦,看着慈眉善目,跟个得道高僧似的。难道还真是如此作恶多端

    老喇嘛面目低垂,却是不看陈远。

    “麻烦您抬头。”陈远向老喇嘛说道。

    老喇嘛便抬起了头,他的眼神略略混浊,但他还是看向了陈远。

    陈远便问道:“刚才这位兄台所说的可有假”

    老喇嘛沉默一瞬后说道:“贫僧出生密宗,修持密宗之法。所有童女都是当地信徒自愿送上来的。”

    那儒雅男子冷笑一声,说道:“那么你之后又将童女杀掉又算什么”

    老喇嘛说道:“洁净密宗,你等又怎能懂。”

    这句话说出来,有些莫名其妙。但陈远却是瞬间秒懂了。那就是,我玩过的,不能再给别人玩了,所以要杀了。

    陈远刚才的怒火是装出来的,但这一瞬,内心却是喷出了真正的怒火。

    “说什么信徒自愿,那不都是你愚弄信徒的一种手段”陈远怒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自幼出生密宗,但你这法子就是邪门。今日见了你,就要灭了你。他日老子还要灭了你整个密宗!”

    陈远这下怒火勃发出来,他就是这个性子。

    世间之恶的确许多,陈远不会因为他人作恶而痛苦。但他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能心安理得。

    那儒雅男子眼中闪过喜色。

    其余两名男子也是微微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阁下好狂的口气,居然想要灭我密宗”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

    那老喇嘛眼中闪过喜色,道:“师兄”

    陈远抬头看去,便见西边山头的黑暗处来了三个人。

    那三人中有两个是喇嘛,为首的一个则是一身黑袍。看起来就是个邪魔之辈!

    而开口说话的也正式那黑袍人。

    儒雅男子顿时骇然,道:“黑袍老祖居然也来了”陈远向那儒雅男子问道:“很厉害吗”

    儒雅男子说道:“兄台有所不知,黑袍老祖乃是密宗祖师爷手下的三大首座弟子之一。”

    陈远说道:“我倒是有些印象了,还有个无名老祖是密宗的掌教对不对”

    儒雅男子说道:“没错。不过无名老祖已经在围杀中华大帝时,被中华大帝一掌打死了。”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这个我知道,因为当时,我就在中华大帝陈凌前辈的身边。”

    儒雅男子说道:“如今黑袍老祖便是密宗的新任掌教!”

    谈话之间,那黑袍老祖已经带了两名喇嘛走上前来了。

    那老喇嘛立刻来到了黑袍老祖的面前。

    陈远也不阻拦老喇嘛。

    此时此刻,沈墨浓和文天准一直没有出来,沈墨浓决定先静观其变。

    那黑袍老祖也就冷冷的看向陈远。

    而老喇嘛则冷声向黑袍老祖说道:“师兄,这三人乃是点苍山上修行的人。他们见了我,便说什么要替天行道。但我却看他们分明是想要杀人夺宝。”

    黑袍老祖不由奇怪,说道:“不是四个吗难道这个年轻人与他们不是一伙的”

    “是这年轻人救了我一命!”老喇嘛说道。

    黑袍老祖便也就了解了一切,他对陈远说道:“年轻人,念在你救了我师弟的份上。刚才你所说的话,我不与你计较,你且去吧。”

    陈远淡冷一笑,说道:“我刚才说的话,你计较不计较,这都没有关系。但我却要履行我所说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