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急疯了的天尊
    沈墨浓开车,袁星云坐在副驾驶上。

    车子启动之后,文天准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尽早行动,到时候后悔的绝对是你。

    陈远说道:“你说这些废话你觉得有用吗你既然能看得到未来,那就应该看得到,我绝不会听你的。你现在说这些,不是废话是什么”

    文天准说道:“在我跟你说了这些事之后,关于你的未来就已经变得朦胧不清,我也已经无法看清楚。”他顿了顿,说道:“大概,这也就是你所想要的结果,你不想打一场已经成了定局的仗对不对”

    陈远说道:“没错,所以我绝不会在年前去找神器。不管最后我能不能帮你找到玄黄神谷种子,我现在都不会行动。”

    文天准说道:“但你是在拿你妻子的性命在开这个玩笑。”

    “你少拿灵儿来说事。”陈远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可以闭嘴了。”

    文天准微微一叹,随后也就不再多说了。

    之后,文天准被袁星云带到明珠大厦的地下研究室里关闭起来。安顿好了文天准之后,袁星云才出来与陈远和沈墨浓相见。

    “我打算明天就回滨海,年后我再来见这文天准。”陈远如是说道。

    沈墨浓与文天准已经了解了事情的走向,沈墨浓说道:“文天准把事情说得很着急,你真的不怕耽误了时间,会引发许多不可想象的后果。”

    陈远说道:“我想过这个可能。”他顿了顿,说道:“但是文天准这个人太邪气了,他说的目的未必是他心里想的。他说的是想要通过文天准这个躯体来获得法力。天知道他是不是在算计着我的身躯呢我是天命之王,他也许想把我的躯体占为己有呢”

    袁星云悚然道:“这个可能还这不是没有。我看最好的法子是直接将这妖孽给杀了。”

    陈远说道:“我不是没想过要杀了他,但是他说到了灵儿,他知晓未来之事,也许真能帮到我,我不能冒这个险。”

    沈墨浓说道:“所以,你觉得年后行动,能影响他的判断对吗”

    陈远说道:“没错,也许能够改变未来,让他看不清楚。至于会带来什么后果,那也就不需要多想了。没有文天准出现之前,我们一直都好好的活着。难道他出现之后,我们就活不成了”

    沈墨浓与袁星云对视一眼,随后一笑,两人说道:“有道理!”

    这个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随后,袁星云提议说道:“我与陈远你也是好久不见了,咱们要不去找个烧烤店,一边吃些烤串,一边喝酒言欢,你看如何”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袁处既然有这个雅兴,我自然是要奉陪。”

    随后,三人便开车去找了一家烧烤店,然后点了冰啤酒愉快的喝了起来。

    “陈老弟,你以后是如何打算的”袁星云喝了一口冰啤酒,吃了一口烤串,说道。

    陈远先不回答,却是一笑,说道:“袁处不是方外之人吗这酒肉是一点都不忌口吗莫非还是酒肉穿肠过”

    袁星云哈哈一笑,说道:“倒不是这么说,我每次回道观之前,必须提前三天断绝饮食,沐浴焚香,保持清静去见三清祖师。”他顿了顿,说道:“虽然我知道,这世上未必有三清祖师,也不会真有人来约束。但这是一份规矩,也是一份尊敬。”

    “无规矩不成方圆!”陈远说道:“我喜欢讲规矩的人。”

    沈墨浓也说道:“规矩也是道理,以道理走天下,则理直气壮。”

    袁星云一笑,说道:“这个话题也绕得太远了,陈老弟,你还没回答我,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陈远沉声说道:“救回灵儿,诛杀陈亦寒,逼陈天涯给我母亲下跪。这是我想要做的事情。”

    袁星云说道:“你这三件事,却是一件都不简单啊!”

    陈远说道:“没错,也许终生都完不成,但人总要有个目的。”

    袁星云说道:“杀劫已经降临,而你这个天命之王却并没有宏图大愿。但不管你怎么想,你都已经深陷其中,随着天道运转而行动。”

    陈远说道:“走一步,看一步了,其实说这些都没多大的意义了。我但求做事,无愧于心,如此即可!”

    “好一个无愧于心!”袁星云肃然起敬,说道:“我敬你!”

    喝完酒之后,陈远与沈墨浓跟袁星云道别。

    随后,陈远和沈墨浓回到了漫城小区。

    在沈墨浓的房子里面,沈墨浓先去洗了澡,随后,她便在客厅里看起电视来。陈远后洗澡出来,他穿着属于他的男式睡衣。

    沈墨浓也穿着紫袍睡衣,她的头发随意的披着,显得很是休闲。

    沈墨浓冲陈远一笑,说道:“你去将我冰箱里的红酒拿出来,咱们好好聊聊。”

    陈远便转身去取了红酒,随后两人便在沙发上惬意的畅聊起来。这一晚,两人并没有说什么很沉重的东西,都是聊一些家常还有以前的事情。

    气氛很是轻松愉快,直到凌晨三点,两人都有了些睡意这才作罢。

    第二天早上,陈远与沈墨浓在外面吃过早餐后,沈墨浓对陈远说道:“回滨海的机票已经给你订好了,我送你去机场吧。”

    陈远说道:“好!”

    去机场的路上还是沈墨浓开车,沈墨浓忽然问陈远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有想。”陈远说道:“为什会这么问”

    沈墨浓说道:“文天准的话没有给你带来疑惑吗你不担心真的会发生什么危机吗”

    陈远说道:“这一路走来,我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险关了。我也渐渐感觉到了,该来的总会来,担心,害怕,惶恐,这都没有任何作用。”

    沈墨浓微微一怔,随后,她说道:“你好像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陈远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时光飞逝!

    转眼之间,大年三十已经来到了。

    滨海市的旅游却是更加的红火,酒店的生意,酒吧的生意更是火爆。随着科技的进步,时代的发展,过年的年味却在渐渐的变淡。

    唯有在乡村里,小县城里才能感觉到稍微浓一些的年味儿。

    不过,在滨海市的本地居民之中,那还是有一些年味儿的。

    陈远在宋妍儿的家里,他昨晚就睡在宋妍儿的家中,宋妍儿给陈远准备好了洗漱用品,男士睡意等等。

    “哥,我这里就是你永远的娘家,这个房间也永远都是你的。我将你的衣服,等等都放在了衣柜里。”宋妍儿在昨晚是这样略带兴奋的跟陈远说的。

    早上,宋妍儿给陈远煮了米酒汤圆。

    陈远吃的很是愉快。

    晚上的时候,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候,一满桌丰盛的菜肴也已经准备了出来。陈远与宋妍儿两人喝着红酒,吃着团年饭。

    电视机是开着的,里面的喜庆让这个房子也没那么冷清了。

    大年初三的时候,沈墨浓给陈远打来了电话。“陈远,你要是再不过来,估计文天准就要发疯了。”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那倒是挺有趣的,将一个天道化形者逼疯。”

    沈墨浓很严肃的说道:“他现在很暴躁,说如果你还不来,那么灵儿就必死无疑,而起他也不会再跟你合作。”

    陈远说道:“不用管他,我心里有数。若他真是疯了,这事也就算了。”

    “你真就不想那沥血未央剑这可是你对付陈亦寒的一件有用的法器。”沈墨浓略略奇怪的说道。

    陈远说道:“未来的发展,一切都自有命数。文天准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这跟一些理财产品一样,你想他的利息,他想你的本金。我想他给我的神器,指不定他在想要我的命呢。”

    “那你现在真不过来”沈墨浓问。

    陈远说道:“不过来,至少过了十五再过来。”

    沈墨浓说道:“那好吧!”

    随后,陈远便与沈墨浓挂断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