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天尊
    文天准便是一直住在那边缘地带的一个封闭房间里。这房间没有窗户,当洪院长将门打开的时候,里面也没有开灯,却是一片黑暗。

    当门打开,光亮照了进去。

    陈远便看见,在那单人床上,一个穿着白衣病服的光头年轻人蜷缩着。这时候,那文天准也就抬起了头看向陈远一行人。陈远看到文天准居然很是清秀,但他的脸蛋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太过苍白了。

    文天准看到众人时,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他很是羞涩,随后就撇开了头,将头埋进了双膝之间。

    陈远一行人进了房子里面。

    洪院长首先说道:“小文同志,你抬起头来,这几位贵客来是要帮助你的。”

    文天准也不抬头,小声说道:“院长,我不用任何人帮忙的,我就这样就挺好的。我也不会去害其他人。”

    他大概是经历了太多的治疗和关注,所以变得不胜其烦和排斥了。又或是已经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了。

    “洪院长,墨浓,袁处,要不你们先出去吧。”陈远说道:“我一个人和他聊聊。”

    沈墨浓与袁星云点点头。他们两人已经与文天准聊过太多了,所以也就想看看陈远来会不会有所突破。

    待沈墨浓三人出去后,陈远将房间门关上了。

    这时候,房间里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陈远也不说话,就找了一张椅子坐在了文天准的床边。

    文天准沉默了一会,他抬起头在黑暗中问陈远道:“你……你想问我什么”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梦游这个毛病的。”

    文天准的眼中闪过一丝暴躁的情绪,但这丝情绪只是一闪即过。如果不细心,根本不可能发现。不过在这黑暗的环境下,陈远并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用心来感应的。所以文天准的所有情绪,他都能感觉到。

    对于文天准的暴躁,陈远并不觉得意外。因为文天准可能被太多人问过这个问题,他想发火,不想回答。但他生性是懦弱的,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忍耐。

    所以这时候,文天准说道:“是八岁那年,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带进了派出所里。”

    “中间发生什么你都不知道吗”陈远问道。

    文天准摇头说道:“完全不知道。”

    陈远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说道:“那你相信这个世上,有鬼神吗”

    文天准愣了一愣,大概是从来也没人问过他这个问题吧。他想了想,说道:“应该有吧,我觉得我身上就有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情。我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我的身体潜意识里还住了一个魔鬼呢”

    陈远说道:“那你害怕这个魔鬼吗”

    文天准想了一会儿,他说道:“说不上害怕,但是我挺恨他的。”

    “哦,为什么要恨他”陈远马上问。

    文天准说道:“他让我变得不正常,让我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让我变得自卑,敏感,难道这还不能形成让我恨他的原因吗”

    陈远说道:“可你想过没有,他也让你变得不平凡。你原本的生活轨迹,应该是平凡乃至平庸。可因为有他的存在,你却变得不凡。”

    文天准恼怒的说道:“我没有感觉到我变得不凡,我现在住在这里,一切都是他害的。即使有不凡,那也是他在享受,而我在承受恶果。”

    “看来你懂得也很多。”陈远说道:“你也知道因果。”

    文天准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一个傻子。”

    陈远说道:“你和他在梦中的时候,见过面吗”

    “没有!”文天准说道。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好,我大概明白了一些。”

    “你明白了什么”文天准马上奇怪的问道。

    陈远说道:“你先不用管我明白了什么,我想问你,你希望他消失吗永远的消失”

    “当然希望!”文天准说道。

    陈远说道:“希望我能帮到你吧。”他说完之后,便站了起来,道:“咱们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吧,我会在晚上,他出现之后,帮你向他转达你的意思。”

    “好的!”文天准眼中闪过一丝难言的复杂。

    随后,陈远就离开了文天准的房间。

    接着,陈远在会客室里与沈墨浓,袁星云,洪院长汇合。

    “陈远,你可有新的发现”袁星云马上问道。

    沈墨浓和洪院长便也就看向了陈远。

    陈远说道:“我觉得,这件事的背后并没有人工的痕迹。”

    “什么意思”袁星云马上问。

    陈远坐了下去,他沉声说道:“我的意思是,文天准的确是有梦游的习惯,而且,所有的预知未来之事,的确是他预知的。而不是因为他安排了人去做这些事情。”

    沈墨浓说道:“我们一直在怀疑的就是这个事情,而且,我们也倾向于他的确是能够预知。因为这些事,如果他能安排人去做,那么他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而且还能做得这么神不知鬼不觉,这太不可思议了,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她顿了顿,又说道:“但你为什么会这么肯定的下这个结论呢”

    “是细节!”陈远说道:“我在与他的聊天中,特别的注意了他的微表情和心理变化。我特意没有开灯,便是要用心来感应他的心理变化。他所有的变化都没有一丝的刻意去镇定,或是刻意愤怒的迹象。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我是突然到访的,我问的问题都是不太着边际,但是又与他切身相关的。他若是假装的,他再老道,那也不可能表现的如此完美无瑕。”

    他顿了顿,说道:“就比如我的第一个问题,我问他什么时候梦游的。他的性格是懦弱的,所以他尽管心里烦躁,但却又掩饰了下去。当然,这个结论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他可能面对过很多这种问题,所以他心里可能有了应对。但是在接下来,我又问了他,这个世上有没有鬼神。他沉默了一会后说,相信有。他沉默的时间是三秒,这个三秒是很有讲究的,一是意外,二是思考,后来才说相信有。我以我自己为南本,将我自己想象成了阴谋家。我觉得我就是文天准,我并没有人格分裂,我在阴谋一切。当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时,我的反应是十秒,并且,我会在眼神里发射出一种先疑惑,后思考的情绪。但他都没有!”

    沈墨浓一行人听得有些目瞪口呆。

    他们都知道陈远是个拥有很绝妙智计的人,非常聪明。但却没想到,他会有这么细致入微的推理和分析。

    袁星云不由一笑,说道:“看来墨浓你说唯有找陈远来帮忙,这话是很有道理的。”

    陈远说道:“我并不敢保证我所说的是百分之百的对。但是还有一点,预知未来,不管是任何大神通者,都会害怕透露天机,遭受因果。但是文天准却一点都不怕,这实在是很古怪的事情。你们要知道,就算是神帝前辈在,他就算是算出了未来的事情,也不会去告诉任何人的。因为他知道,一旦未来发生改变,会有很大的因果降临在他的身上。”

    沈墨浓马上说道:“难道是因为,文天准代表了天道,他是天道化身出来的,所以一点都不怕因果临身”

    陈远说道:“我也是想到这个关键点,所以才更加觉得,他真的是人格分裂出来了。”

    “难道还真有天道化身的存在”袁星云觉得不可思议。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陈远说道:“我还是那句老话,天地四方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只要我们还在宇宙之中,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足为奇。天道既然是一种神秘的气息,这股气息之中,突然有些气息形成意识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