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1章 面见
    沈墨浓说道:“第二次记录是文天准与人斗殴,最后都被行政拘留了。”

    陈远问道:“他与什么人斗殴”

    沈墨浓说道:“一个三十六岁的男子。”

    “为什么斗殴”陈远问。他随后说道:“难道这个男子将来也会成为恐怖组织的头目”沈墨浓说道:“我当时也是这么问的。他说,这个男子不会成为恐怖组织的头目,但是他会在当晚去杀一家四口人。那一家四口人中的妻子是他的情人,但是这个妻子已经与他断绝了关系。他非常的不忿,就想要将他们全部杀了。那一天晚上,如果让他顺利去杀人,会导致那一家的一个小男孩被逃脱。然而那个小男孩被藏进了衣柜里,小男孩在衣柜里看到了这一切。之后,那个小男孩会成长为一个反人类的天才。那个小男孩十七岁就会考进国哈佛大学。二十二岁开始为**方研发武器,三十一岁那年,由他领导的团队制造出了比氢弹还要厉害百倍的致命杀器,并且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毁灭整个地球文明。所以,那天他阻止了那个男子去杀人,他们俩人都因为街头斗殴被行政拘留了半个月。恰好半个月后那户四口之家就搬走了,躲过了这场血光之灾。也避免了一个反社会人格天才的诞生。”

    “还真是会扯啊!”陈远听完之后不由苦笑说道:“反正这些没发生的事情,随便他怎么说了。我们也无法去界定对与错。”

    沈墨浓说道:“第三次事件也是与此类似,我就不跟你一一细说了。他说过这样的话,一只南美洲的蝴蝶扇动翅膀,怎么会引起美国西海岸的龙卷风呢其实这是拓扑学当中的连锁反应,也就是混沌现象。你想啊,南美洲热带雨林里的那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会影响它身边的空气气流发生变化,这微弱的气流同时会引起更大范围内的空气变化,并且与其他的生态系统发生反应,经过这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这微妙的变化就很可能最终导致另外一个系统产生巨大的变化。也就是说,蝴蝶扇动一下翅膀所产生的连锁反应,足以造成一场龙卷风的诞生。”

    陈远说道:“不管文天准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这个人的确是有许多的古怪。”随后,他问沈墨浓,道:“那么后来,他又给你们带来了什么麻烦”

    沈墨浓说道:“后来,他跟我们预言了几件事情。比如,在燕京某个地方会发生连环车祸,比如某只股票会大涨,等等,他都说得很准。”

    “这好像并不算是什么麻烦。”陈远说道。

    沈墨浓说道:“但是后来,他开始指使我们去做事了。比如他会说,在魔都哪里,会有一个年轻人闯红灯,最后引起交通混乱。然后在交通混乱中,会有一个小孩子活下来。这个小孩子会成为某方面反人格的天才。然后,我们让交通警察去了,而且,哪里的确发生了交通事故,连交通警察都死在了里面。之后还真幸存了一个小孩子,他让我们去将小孩子杀掉。这就很让人为难了,因为我们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将来会危害人类社会。”

    “那后来,你们怎么做的”陈远问。

    沈墨浓说道:“那个小孩子被我们严格监控起来了。而文天准还是会每天说一些事情来,而且件件事情都说得危言耸听。但他每次说的事情,都会在几个小时后,或是几天后真的会发生。”她顿了顿,说道:“我们便开始查文天准,他到底幕后有没有黑手,可最后的显示是,他根本没有什么人脉关系,也无法策动这么多的事情发生。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很不理解了,这个家伙到底是真的有这样的先知能力,还是一场非常巨大的阴谋。我之所以说想请你来帮忙,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也许你能够辨别出来。”

    陈远沉吟着说道:“依照你现在说来的,这个文天准如果不是先知,那么他能够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策划出这么多的事情来。那么,他就是个极其厉害的恐怖分子了。但是,他所做这一切有什么目的呢你没有问他,他为什这么千方百计的想要见你们吗”

    沈墨浓说道:“我们问了,但是他没说。他唯一说的就是,他太累了,想请我们去办事。因为杀劫的降临,太多的事情要发生了。找我们是一个捷径,而且他也不用去犯法了。”

    陈远说道:“他这么一说,那倒也是有些道理的。”

    沈墨浓说道:“我们现在被这个家伙搞得是疑神疑鬼,犹如惊弓之鸟似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是该秘密杀了,还是怎样。他说得是挺唬人的,但我们显然是不能成为他的杀人工具。于是我们又要去排查事情的发生可能性,到底是天灾还是**。可这些事情,查起来都像是无意中发生的,背后并没有阴谋的成分。”

    “那他有没有修为”陈远问道。

    沈墨浓说道:“白天的时候,他不是在梦游状态下,我可以将他看得很透。我知道他是没有修为的,但到了晚上,我就觉得这个家伙是鬼神莫测,完全看不懂。”

    陈远便说道:“任何事情的发生,看似无迹可寻。但背后都会有一个动机和一个目的,我相信,即使他是天道的转世,那么这次惊动你们,也是有他的目的。”

    沈墨浓说道:“现在就是不知道,他所说的目的到底是真是假。”

    陈远说道:“这事没那么简单。”他顿了顿,说道:“这样吧,咱们现在就去见见他。我想要看看他在梦游前和梦游后的区别。”

    沈墨浓说道:“好。”她接着说道:“我叫上袁处吧。”

    陈远点头,说道:“好!”

    随后,沈墨浓便给袁星云打了电话。

    双方约定好在精神病院见面。

    之后,陈远与沈墨浓出了房子,下了电梯。“还是别开车了,咱们走着去吧,或则搭地铁。”

    陈远对这个堵车是心有余悸的。

    沈墨浓说道:“去精神病院的位置很偏僻,不会那么堵车的。”

    “那好吧。”陈远说道。

    这次还是沈墨浓开车,陈远坐在副驾驶上开始思考起这件事情来。

    陈远翻来覆去想了许久,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随后,陈远索性就什么都不想了。车子一路开出去,在市区里行驶的时候有些慢,但后来到了郊区那一块,便是畅通无阻了。

    一个小时后,也就是下午五点,陈远与沈墨浓到达了那家精神病院。

    袁星云也刚好开车到了。

    外面是一片雪地,大家都还没开车进去。陈远看见袁星云一身中山装,并戴了墨镜前来。这位国安一处的大佬,看起来就像是俗世中的一个大老板。但谁也想不到,他的身份是那样的不简单。

    陈远看见袁星云,就会想起袁星云那神秘的大师兄。那位大师兄,当时还感觉不出什么来。现在想想,却是细思极恐。那大师兄当时就是长生境第九重了,如今气运遍布,不知道已然到达了什么地步。

    “袁处长,好久不见了。”陈远见了袁星云,微微一笑。

    袁星云看见陈远,他的眼中闪过惊异之色,道:“才短短一段时间不见,陈远你的修为已经是深不可测了。我完全看不透你了,当真是后生可畏啊!”

    陈远一笑,说道;“袁处客气了。”

    袁星云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叫我老袁,我会觉得亲切一些。”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那我就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就是现实,以前陈远叫老袁只敢私下叫。因为他的修为远远不如袁星云,但现在,他是可以很坦然的叫老袁了。

    双方互相寒暄一阵,随后便一起进入了精神病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