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梦游病人
    对于陈远这种尺度的小玩笑,沈墨浓基本上已经免疫。

    沈墨浓一直都是住在漫城小区。开往漫城的路上遇上了堵车,最后晚上六点,天色已黑,他们才回到了小区里。

    对此,陈远不由苦笑和吐槽,他说道:“我从滨海到燕京也才花了三个小时。这路程,比我走路都慢多了。”

    沈墨浓说道:“燕京本来就堵,更何况马上要过年了。”

    回到沈墨浓的家里,陈远扫了一眼,一切都还是老样子。冷冷清清,没有一点过年的气氛存在。

    沈墨浓说道:“你肚子一定饿了,我让人送吃的上来。”

    陈远说道:“好!”

    天色渐渐黑了。

    那外卖与啤酒都送了上来。

    外面这时候又飘起雪花来。

    陈远与沈墨浓就在阳台前喝着啤酒。“据说啤酒加炸鸡很不错。”陈远说道:“很多女朋友看见下雪了,深更半夜都会要男朋友去买。”

    “为什么”沈墨浓不明就里,说道:“这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啊!”

    “那看来你是没看过电视啊!”陈远说道。

    沈墨浓说道:“我每天都坚持看电视的,国内新闻,国际新闻都看。”

    陈远不由好笑,说道:“新闻就是电视剧啊”

    沈墨浓说道:“电视剧跟啤酒加炸鸡有什么联系”

    陈远说道:“那是一部韩剧,讲一个外星人来到了地球,拥有了超能力。然后里面的女主最喜欢在下雪天喝啤酒吃炸鸡。”

    “这不是美剧吗”沈墨浓更加奇怪,说道:“外星人来到地球,拥有超能力,这就是超人吗”

    陈远笑骂道:“老子真是在跟夏虫语冰啊!”

    沈墨浓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陈远说道:“不过你看我这去扮扮外星人是不是也挺不错的。你看……”他说完之后,朝那客厅里的茶几一伸手。

    接着,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子就直接飞到了陈远的手上。

    这实在是再简单不过,陈远如今拥有法力无边,直接可以运用法力将杯子吸附到手上。

    这一招,沈墨浓也会,她如今也是长生境的高手,法力也算是很不错了。

    不过,沈墨浓此时却很是惊异,道:“你不是不能拥有法力吗怎么”

    陈远说道:“这有什么的”他突然心念一动,直接虚空穿梭到了客厅里面。

    沈墨浓顿时跟见了鬼一样,因为她的法力还无法达到虚空穿梭的地步。要想虚空穿梭,至少要到太虚重天之境。

    长生境,神通境的高手除非是借助法器才能达到这个地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拥有了什么法宝”沈墨浓惊奇的问道。她可是知道血族血脉,是很难凝练法力的。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每个人都会有一些秘密,你就让我保留这个秘密吧。我只是一时之间有些感慨。”

    “感慨什么”沈墨浓也就不再追问那个问题了。

    陈远说道:“以前看电视,看超人,看神话的时候,总是很羡慕。后来长大了,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现在,就像是奇迹一样,我们居然也能拥有这些神奇的能力。在外人看来,我们的能力简直就是神仙般的存在。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走到这一步多么的不易,做到这一切是多么的耗费心力和精神。对于磁场,法力的运算,那是常人不敢想象的。”

    换句话说,能够运转法力,驱动磁场的,那都是必须非常聪明的人。一般聪明的人还真就做不到这一步。

    修行者中的淘汰率是更加恐怖的。

    没有任何的成功是能随随便便得来的。

    沈墨浓听陈远这么一说,心中也是微微感慨。

    末了,陈远又道:“你就当是满足满足我的好奇心,你说你遇到的小麻烦是什么麻烦”

    沈墨浓淡淡一笑,也就不再继续卖关子了。她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月前,精神病院的院长找到了袁处。”

    陈远顿时来了兴趣,道:“哦”

    沈墨浓说道:“精神病院的院长叫做洪金波,洪金波是很不容易才找到袁处的。袁处在当天下午接见了洪金波。洪金波说一个月前,精神病院里来了一位杀人犯。”

    陈远说道:“杀人犯到了精神病院难道是精神病人”

    沈墨浓说道:“没错,这个杀人犯并没有什么背景,叫做胡刚。胡刚三十三岁,他是故意去杀害了一位菜农妇人,一刀砍刀别人的脖子上。当时并没有致死菜农当场死亡,所以在判刑上,只是判了无期徒刑。本来,胡刚是应该去坐牢,坐一辈子的牢。但是他有些神神叨叨的,后来,法院组织了心理医生去问他。他说他就是要坐牢,他刻意没有将人当场杀死,按照刑法是无期徒刑。他所做这一切就是为了一辈子坐牢。”

    “难道他是有什么伤痛的往事,或则说是觉得在牢里能管饭”陈远也好奇起来。这个故事似乎也变得有趣了。

    沈墨浓说道:“胡刚还有梦游的习惯,后来,经过心理医生和权威医生的联合诊断,判断胡刚有精神问题。所以,最后就被送到了精神病院里面。”

    陈远说道:“这也是正常的程序,为什么这个事情会惊动精神病院的院长”

    “因为就在一个月前,这个胡刚死了。”沈墨浓说道。

    陈远吃了一惊,道:“死了,怎么死的”

    沈墨浓说道:“脚里踩了一个玩具,结果一不小心摔死了。”

    “这是个意外,但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陈远说道。

    沈墨浓说道:“关键是,院长之前跟胡刚聊过了。胡刚也说了,他就是故意想一辈子去坐牢的,后来没想到会到了精神病院。他觉得这里比牢里还好一些,所以就坦然了。”

    “他为什么想要坐一辈子的牢”陈远问。

    沈墨浓说道:“这家伙喜欢梦游,他是个很神神叨叨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也就不可能被送到精神病院。他对院长洪金波说了,他在梦里遇见了一个没有头发的白衣和尚,白衣和尚很年轻,这个和尚对他说,吾乃天尊。而你将会死于车祸!”

    陈远说道:“他不会就信了这样的鬼话吧”

    沈墨浓说道:“胡刚说他原本是不信的,可是白衣和尚之前跟他说过几场车祸,后来经过新闻都证实了。”

    陈远顿时吃惊不小,道:“这么邪乎”

    沈墨浓说道:“你都能虚空穿梭了,那别人梦游预见未来又有什么稀奇”

    陈远说道:“这还是不同的,我能虚空穿梭,走到这一步是经历了许多的磨难的。也是经过了对脑域的开发和磁场,时空分子的运用的。胡刚这个预见,让人看着就像是空中楼阁,无迹可寻啊!”

    沈墨浓说道:“并不是无迹可寻,他无端端的梦见了白衣和尚。”

    “这么说起来,胡刚是害怕死于车祸。他想自己去牢里,就永远不可能被扯撞死对吧”

    沈墨浓说道:“没错!”

    陈远说道:“那么,精神病院里也是没有车的。这么说,他最后死还是没有死于车祸。”

    沈墨浓很严肃的说道:“你错了,我先前就说了,一个月前胡刚脚踩玩具,误摔而死。他是踩在了玩具车上!”

    陈远顿时目瞪口呆。

    愣了一会后,陈远又说道:“既然胡刚如今已经死了,那么院长还要找过来。难道是那个白衣和尚出现了”

    沈墨浓眼中闪过惊异神色,说道:“你脑筋转得可真够快的,没错,就是那白衣和尚出现了。”

    陈远说道:“会不会这就是一个阴谋,根本没有什么梦。或则说,一切都是白衣和尚的诡计,最后那玩具车也是白衣和尚设计的呢”

    沈墨浓说道:“不管是诡计也好,是阴谋也罢。在没见到白衣和尚的时候,一切结论都不敢下。我们也像你这样想过,但是后来,袁处找到了我,邀请我和他一起去精神病院见白衣和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