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展示神迹
    陈远沉默下去。

    许培玉也不催促。

    好半晌后,陈远才开口说道:“如果将来,我能够好好的活下来,我会给许舒一个交代。”

    许培玉吃了一惊,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罢之后,惊恐的说道:“难道你的钱的来路不干净你随时都有可能被抓,还是你是在道上混,随时都可能被杀”

    这显然就不是许培玉能接受和理解的了。

    陈远说道:“伯父,你不要慌。第一,我的钱,来路都是干净的。第二,我不混黑道。黑道那个级别,对我来说,太低了。这个世上,有很多事情不是您能想象的。就比如,我跟您说天道运转,杀劫降临神州大地,这些您敢去想象吗是不是听起来,好像我是在痴人说梦,或则觉得我有精神病”

    许培玉震惊无比,说道:“我的确听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陈远说道:“我身处在一个漩涡之中,我是天命者!天命者就是天道杀伐者,当杀劫降临的时候,我负责的是杀人。尽管不是我想杀,但我会卷入许多的事情当中,或主动,或被动,我的手上至今为止已经沾染了许多的鲜血。我不想将许舒卷入到我的这个复杂世界里来。”

    许培玉好半晌说不出话来,他说道:“你这个理由说得太不可思议,也太新奇了。”

    陈远说道:“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他随后指了指远处花坛上鲜艳的四季花,说道:“您看那花”

    许培玉看了过去。

    陈远突然遥空一抓,立刻便抓了两株花。

    那花直接就飞到了他的手上。

    许培玉看的目瞪口呆。

    “这是魔术吧”许培玉最后下结论说道。

    陈远愣了一愣,他想了想,这特么好像还真有点像在表演魔术。可这是小区,到处都有监控,他也不敢有太过火的表演。

    陈远想了想,他突然伸出手掌朝前方的地面凌空压了过去。

    许培玉看的仔细,那前方的地面就这样凭空的出现了一个手掌印。

    陈远的手掌印深深的印了进去。

    “这应该不是魔术吧”陈远对许培玉说道。

    许培玉立刻说不出话来。

    陈远说道:“我还有御剑杀人之术,更有造化剑诀,星辰凝华之术。那星辰凝华之术就是这样。”他忽然手一挥,接着便在许培玉的脑域之中展现出了星辰遍布的银河世界。

    “此招乃是我自创的小世界,敌人若是厉害,可以破开我的小世界。但如伯父这般,可以被我困住永生永世。在小世界里,时间,空间的规则由我决定。我可以让伯父在里面待一百年,但外面却才过一分钟。”

    随后,陈远收回了他的星辰凝华术。

    许培玉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陈远走上前,接着一脚将那手印碾压成碎末,如此方才作罢。

    不然的话,这肯定要闹出不小的新闻来。

    “你,你到底算是什么人”许培玉颤声问。

    “伯父,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您不可想象之事。我没办法一一解释。”陈远如是说道。

    “那你会不会给小晴带来危险”许培玉马上问。

    “不会!”陈远说道:“这个伯父完全可以放心,再则,我待几天就会走。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办。”

    许培玉闻言才松了一口气。

    随后,许培玉说道:“这一切小晴都知道”

    陈远说道:“知道。”

    许培玉说道:“那好,我待会上去,会跟她妈妈说清楚。”

    陈远说道:“谢谢伯父。”

    之后,陈远与许培玉上了楼。上楼之后,许培玉将许母拉进了卧室里。

    许舒正在陪小雪看动画片,她见状不由向陈远道:“你跟我爸都聊了什么”

    陈远坐了下来,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解释了一下。”

    许舒说道:“解释了什么”

    陈远说道:“就如当初我跟你所说的一样。”

    许舒听完若有所思,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是坏了。

    一个小时后,许母与许培玉出来。许母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不过她也不好意思主动跟陈远打招呼。许母说道:“小晴,我带你爸和小雪出去买菜,你看小陈有什么喜欢吃的”

    许舒不由松了口气,她一笑,说道:“他喜欢吃肉,有肉就行。”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是呀,伯母!”

    “那好!”许母说道。

    随后,许母和许培玉便带了小雪出去了。

    陈远心里明白,看来许母是完全接受了。而且还想多给点时间让自己和许舒独处。他们大概也是觉得女儿爱的太不容易,太苦了吧。

    “会不会觉得苦”陈远想到这里问许舒。

    许舒微微一怔,随后说道:“怎会苦我现在每天都是带着感恩的心活着。我是苦过的人,怎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活着,就该感恩。”

    陈远微微松了口气,他忽然一笑,道:“咱们要不要趁机去床上”

    “你流氓!”许舒顿时红了脸。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机会难得啊!我这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当然要将你喂饱。”他说完之后,便将许舒拦腰一抱,抱回了房间。

    许舒开始还有些抗拒,但在陈远的热吻下很快就融化了。

    亲热完之后,陈远还赖在床上。许舒起床将陈远拉了起来,她说道:“快去客厅,这样被我爸妈回来撞见,他们不定怎么想我呢。”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一定会觉得这姑娘怎么这么饥渴,这么不害臊。”

    “明明是你!”许舒气恼的说道。

    陈远随后起床。

    两人到了客厅看起电视来。这时候,陈远也说起正事来,他先问道:“现在酒吧的生意还好吧有没有什么困难”

    许舒说道:“酒吧的生意还不错,就是……”

    “就是什么”陈远马上问。他顿了顿,说道:“有什么难题就告诉我,我这次回来,全部给你们一并解决。”

    许舒说道:“就是现在墨瑶也不在这边了,许多的关系难免有些疏远了。酒吧里,偶尔还会有人闹事,让人头疼。一点小事,我也不好去麻烦那些高官,再则,没有墨瑶,他们也未必给这个面子。”

    陈远说道:“这个好办,明儿我约一些滨海市头头脸脸的人一起出来吃个饭。我得给他们敲敲警钟,虽然我不在这里,但是他们如果敢欺负我的女人,那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许舒听了陈远这个语气里充满了霸道总裁的范儿,她心里一阵甜蜜。随后,她又说道:“以前那些人都是看墨瑶的面子,现在墨瑶不在,只怕你说话也没什么分量了吧”

    “开什么玩笑”陈远说道:“我还需要用墨瑶的面子来办事我就用我自己的面子。”

    许舒对陈远是很有信心的,她说道:“那好吧,一切都由你来安排。”

    陈远接着道:“我待会要去见见妍儿,她和青青都还好吧”

    许舒说道:“她们也都还好,不过还是跟我一样的难题,她们两人都是女人,所以生意场上免不了有人为难。我听妍儿说,最近有个公子哥一直在纠缠她,让她烦不胜烦,而且她还不敢得罪。”

    陈远一听这话,顿时大为恼火,说道:“这还得了。”

    许舒说道:“不过你别太担心,妍儿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她有自己的解决方式。”

    陈远说道:“不管这么多了,这次要一劳永逸。我得把你们安顿好,我和妍儿的哥哥是生死之交,妍儿在我心里,就是我亲妹子。我岂能看她受人欺负!”

    许舒说道:“要不吃饭之后,我和你一起去看妍儿。或则你一个人去也行。”

    陈远说道:“当然是一起去。”

    许舒心头顿时一甜。

    之后,许母和许培玉带小雪回来了。

    许母和许培玉随后又一起去厨房鼓捣,他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这顿午餐吃的还是很愉快的。

    饭间,许培玉忽然问陈远,他说道:“世间真有命运二字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