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苏母的愤怒
    许舒看了陈远的脸色,马上知道他是误会了。她立刻小声说道:“是我爸!”

    陈远顿时愣住,我去,一瞬间,他心里那个窘啊!最重要的是,他和许舒现在还是火热的状态啊!

    很显然,是两人动作激烈,许舒压抑的呻吟声将老父亲给吵醒了。

    “啊,没事!”许舒马上稳定情绪回答道。

    “我明明听到里面有声音,你怎么了”老父亲很是执拗,突然又失声说道:“不会有歹徒进来了吧是不是他在威胁你我马上报警!”

    “没有,爸!”许舒都要急死了,这要是真将警察招来,她这脸往那搁呀。

    “那不然爸就进来了。”老父亲说道。

    “别!”许舒说道:“爸你等会,我先穿衣服啊!”

    老父亲说道:“那好!”

    这时候,陈远也只能无奈的从许舒的身上翻了下去,两人快速清理了下,并穿上了衣服。

    之后,陈远便对许舒轻声说道:“我躲窗外。”

    许舒吓了一跳,说道:“这是二十楼呢,你想什么呢”

    “那倒不怕,我没事!”陈远身手了得,哪里会怕这。他本来就觉得见许舒的父母是很尴尬的事情,毕竟,世俗的眼光来看,自己就是个渣男啊!跟人家的女儿在一起,又不娶。

    而现在,这场景再见面,那就更加尴尬了。

    陈远迅速来到窗户前,纵身一跃。随后,他便攀住了一根护栏。

    许舒吓了一跳,马上来看陈远。陈远打了个的手势,如此许舒也才稍稍放心。

    随后,许舒将灯打开,她脸上还有些红晕。她便立刻用冷水润了下脸,接着才去将房门打开。

    “爸,你这么晚了不睡,来我这里闹什么呀”许舒埋怨的说道。

    老头子是个精神的老头子,他穿了银色的睡衣,强行挤进房间里,然后四处查看。“不对,一定是有人进来了。”

    老头子很是肯定,接着,他在衣柜里看了看,说道:“出来吧!”

    “爸,你当我是什么人呀,这里面怎么会有人。”许舒气恼的上前一把拉开了衣柜,道:“你看,有没有人”

    显然是没有。

    “那一定是在床下。”老头子又说道。

    “这床是实心的,里面能藏人吗”许舒无语的说道。

    “那是在窗帘后。”老头子说道。

    许舒马上将窗帘拉开。

    老头子顿时有些疑惑,喃喃说道:“这不可能啊,我明明听到了声音。”

    “你是疑神疑鬼,快回去睡吧。”许舒催促道。

    老头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快速来到了窗户前,然后朝下面看去。

    这下,陈远是躲无可躲了。

    “小伙子,上来吧!”老头子带着一丝戏谑的说道。

    陈远抬头看见老头子的目光,他那个尴尬啊!

    随后,陈远便也就爬了上来。

    “哼,你们这点小把戏也想骗过老头子我。”许舒的父亲冷笑一声。

    许父叫做许培玉。许培玉和老伴都是教师,不过现在都退休了,就搬到了许舒这里,帮许舒照顾小雪。

    这里的动静,很快也就惊动了许母。

    客厅里,灯光雪白。

    当许母看见突然出现的陈远时,顿时失色。

    “妈,爸,这就是陈远!”许舒尴尬的介绍,她都觉得没脸见人了。

    陈远都想哭了,早知道许舒的父母在这里,他绝逼不会来的。

    “伯父,伯母好!”陈远尴尬的鞠躬道。

    许母的脸色不太好看,她没有说话。许培玉则说道:“这大半夜的,怎么偷偷摸摸的来,要来也该光明正大的来呀。”

    “额,我不知道伯父伯母你们在。”陈远解释道。一说完,便知道自己是越描越黑了。

    果然,许培玉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是我们不在,你就应该偷偷摸摸的来”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远马上说道。

    “好啦,爸妈,陈远远途而来,也累了饿了。你们别像审问犯人似的。他就是想给我个惊喜!”许舒说道。她顿了顿,道:“妈,你帮陈远煮碗面条吧。”

    “我不煮,要煮你自己煮。”许母却是发起了脾气,头扭到了一边。

    “算了。”许舒便拉起陈远的手,说道:“咱两开车出去吃。”

    陈远连忙挣开了许舒的手,他打了个哈哈,说道:“算啦,我不饿。”他这时候要是跟许舒出去了,那不是火上浇油吗,他没那么傻。

    许培玉的神情很古怪,随后,他居然说道:“算了,时间不早了,有什么话都明天再说吧。”他随后就拉了老伴的手,道:“跟我去睡觉吧。”

    许母甩开了许培玉的手,道:“不行,今天话得说清楚。”她顿了顿,立刻冲陈远道:“小伙子,别说伯母针对你。伯母一直都知道你,也很感谢你为小晴做了这么多。但我这个当妈的就一点不能忍,你到底把小晴当什么了当成你包养的情妇,小三”

    “我没有这个意思。”陈远马上说道。

    “既然没有这个意思,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家小晴”许母说道:“如果你能说下个日子,伯母马上向你道歉,并且给你煮好吃的,将你当姑爷,好生侍奉。”

    陈远说不出话来了。

    他知道许母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是自己理亏。

    可是,他怎么向许舒许这个承诺呢怎么给她婚姻呢怎么跟她相守呢

    “伯母,对不起!”陈远说道:“我的情况有些复杂,但我绝不是您想的那般不堪,我与许舒的感情也绝对是真的。”

    “你说来说去,你这与那些负心汉所作所为有什么区别”许母话语中的火药味浓烈得很。

    “妈!”许舒说道:“我早说过,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能不能别管,是我不愿意跟他结婚的。我就想像现在这么过,有什么不好为什么就一定要结婚呢”

    “你别替他说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许母说道。

    “好啦!”许培玉这位老父亲终于发飙了。“都别吵了,我说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回房!”

    老父亲的威严还是很重的,他这一发话,大家都安静下来了。

    随后,许培玉就将许母拉回了房。

    客厅里,很快就只剩下陈远和许舒了。

    陈远还是一脸尴尬,许舒充满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我没想到我妈会这样逼你。”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陈远微微苦笑。

    许培玉与许母一回房间,许母便发火道:“你干什么呀你不站在我这边,还帮那小子”

    “感情的事,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许培玉说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许母说道:“我怎么能不管那是我的女儿。”

    “我跟你实话说吧,我心里一直都很感谢陈远这个小伙子。”许培玉忽然说道。

    “感谢”许母冷笑,说道:“就因为他给了小晴钱”

    “放你的屁!”许培玉说道:“你以为我是掉进钱眼里了若是小晴因为钱跟这家伙在一起,我早把小晴赶出家门了。”

    “这有什么区别说到底,现在小晴的一切都是这个家伙给的。”许母说道。

    许培玉说道:“你这个妇道人家,妇人之见。难怪小晴有心里话都不跟你说。陈远给小晴的恰恰不是钱,而是尊严和希望。我听小晴说过,他是个不想结婚的人,而且有许多事情要办。当初他虽然喜欢小晴,但一直都没接受小晴,就是因为知道给不了小晴想要的。但是他也不能接受小晴那么颓废,所以他才想办法帮小晴开了这家幽灵主题酒吧。小晴跟我说过,她这辈子就爱陈远这一个人。而且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了,有小雪在,有自己的事业在。这是她想要的生活。”

    “咱们实事求是的来说……”许培玉随后道:“小晴自从跟徐志离婚后是什么样子,你我心里不清楚吗现在小晴又是什么状态难道咱们就不应该感谢陈远这个小伙子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