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大道无形
    陈远直接被带到了审讯室里面。

    而叶伟胜他们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叶伟胜还是有些关系的,他跟那些警察说了要打个电话。

    那些警察并没有拒绝叶伟胜这个要求,因为叶伟胜并不是犯罪分子。警察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干的什么事,心里虚,也就没那么理直气壮。再则,叶伟胜和那两个小女生也不是他们的目标。

    所以,警察就让叶伟胜打了电话。

    叶伟胜也是托了关系,最后让人将关系委托到了东区派出所这里来。

    当然,叶伟胜也没有什么很硬的关系,只是通过中间人来解释了一通。说他只是去接两个孩子回家团聚等等。与陈远实际上并不怎么认识,就是一个顺路车的事情。之后,叶伟胜这边也是该打点的打点,如此一来,便也就没什么事了。

    很快,叶伟胜便跟程青,叶蓝心在一起了。警察让他们离开,临走时便交代三人道:“出去之后,什么都不要乱说。”

    叶伟胜忙不迭的答应。

    随后,叶伟胜便急急忙忙的将两个女孩子带出了派出所。

    “不行啊,爸,陈远大哥还在里面。”叶蓝心有些不愿意。程青也是说道:“是啊,叶叔叔,您要不将陈远大哥也弄出来嘛。”

    叶伟胜立刻发火了,说道:“你们两个小丫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次这个陈远的麻烦惹大了,他将黑白两道都得罪了。你以为这些事情,是我们这种小老百姓惹得起的吗还不快回去,家里人都等着急了。”

    “可是爸!”叶蓝心很是不甘,她说道:“陈远大哥是好人呀。”

    叶伟胜冷冷说道:“这个社会,想当好人,可以给乞丐钱,可以做善事,但是你不能去挡人财路。尤其是不能挡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财路,他现在就是挡了人家的财路,人家还不上下一心来整他。他是什么,他是平头老百姓,人家是什么人家是代表黑白两道。”

    “那难道我们就不管陈远大哥了吗”叶蓝心都快要哭出来了。

    叶伟胜强行拉扯两个小妮子上了车。上车之后,叶伟胜快速启动车子说道:“不是你老爸我不想管,你老爸我如果是市委书记,是市长,或则是有些真正过硬的关系,我当然愿意管。但事实是,我根本管不了。”

    叶蓝心说道:“难道这个世上就没有王法了吗我不相信!”她的眼中闪过愤恨和坚毅。

    “王法在哪里”叶伟胜说道:“在有权人的手里,一个平头老百姓遇到了来自上面的不公,除了忍耐,还能怎样对,是可以反抗。可反抗的代价太大了农民工讨个属于自己的薪水都要用跳楼来威胁。你要去检举他们,你得需要大量证据,你还要有媒体的帮忙,有微博大帮你呐喊。这都是小老百姓能轻易调动的力量吗”

    这世道,大多时候是清平的,是祥和的。

    普通人,芸芸众生,很多一生中都不会遇到那样的不公。即使有小小的不公,那都是忍忍就过去了。

    这世上,谁能没有几件要忍耐的事情呢

    小如升斗小民。

    大如神帝那样的人物,一样有需要忍耐的事情。

    陈远要忍耐的更多。

    但是,普通人遇到了不公,想要主持公道,想要维持正义,实在是太苦,太难了。

    上面有多少政策,下面就能产生多少对策。

    当叶伟胜说完这些话后,叶蓝心和程青都陷入了沉默。

    人总是要成长起来的。

    无疑,在这一瞬,叶蓝心和程青成长了不少。

    审讯室里,小胡子和大飞被带了过来。两人本来是在医院里正在做手术,但很快就被强行带了过来指正陈远。

    “没错,就是他,就是他将我们的腿打断的。”大飞和小胡子看见陈远被抓起来后,非常的激动。

    之后,警察问陈远:“没有冤枉你吧”

    陈远说道:“没有!”他显得很平静。

    “那好,这份口供你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那就签字,按手印!”

    陈远看了下,上面写的很公正,说的就是他与小胡子和大飞发生了口角,产生了冲突,最后陈某某下手过重,将两人打成了终生残废。

    如果这个程序继续走下去,陈远会被送上法院判定罪行。这罪,没个十年下不来。而且还要赔款!

    一切都是如此的公正!

    之后,陈远签字按手印之后就被关进了拘留室里,再没人来烦他了。

    这是陈远这辈子第二次进拘留室里,两次都是在滨海这个地方。

    说起来也真是巧了。

    拘留室里的灯一直是亮着的,雪白一片。

    里面还关了三个人。

    那三人中,其中一个长得很是彪悍,一看就是大哥。

    另外两个则是很巴结大哥,跟小白脸似的。

    陈远进来后,大哥与两个小弟都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似乎是在说,有乐子了。

    大哥冲陈远问道:“叫什么名字”

    陈远没有理会大哥,他坐到了床上,淡冷的说道:“我心情不大好,你们不要吵。”

    “哟呵,小子,还挺狂啊!”左边的小弟马上说道。

    大哥的眼神也寒了下去,说道:“看来这哥们是第一次进来,不知道规矩啊!你不知道,就算你是条龙,到了爷这里也要给爷盘着吗”

    “叫你别废话!”陈远眼神一冷,突然伸手,凌空之中以一道气劲掐住了大哥的咽喉。

    那大哥顿时说不出话来,他感觉到喉咙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

    大哥喘不过气来,脸蛋瞬间就呈现一片酱紫色。

    那两个小弟见了这情况,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随后,陈远便放开了手。他说道:“杀你们,比杀蚂蚁还简单,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惹我。”

    那大哥吓傻了,眼中无神,嘴里喃喃道:“鬼啊,有鬼啊,一定是有鬼啊!”

    两个小弟也跟着喊。

    马上,警察进来呵斥道:“鬼喊鬼叫什么”

    “鬼,他有鬼!”大哥和两个小弟异口同声的道。

    那警察脸色顿时古怪起来,随后便伙同其余同伴将大哥和两个小弟带了出去。

    之后,他们便从摄像头里看到了陈远出手的那一幕。

    这一幕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神奇之事。

    值班的警察也无法解释,最后也就逐级上报,不敢来理会陈远了。

    但是不管怎样,陈远便是得到了真正的清静。

    脑域里,陈妃蓉跟陈远对话起来。

    “远哥哥,你为什么好像很不开心是因为今天那些事情吗你觉得社会很不公但是,从古到今,只要是有生灵的地方,便都充满了弱肉强食与不公啊!”陈妃蓉不能理解陈远此刻的多愁善感。

    “你说的很对!”陈远说道:“所有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你,叶伟胜都是这么觉得的。所以,大家都应该麻木,都应该顺从这种规则。”

    “远哥哥,天地无情,大道无情。大道是任由事物的发展,绝不会因为某些可怜的事产生个人的情感的。你要修行,要逆天而上,就不能太过感情用事!”陈妃蓉如是说道。

    陈远说道:“我虽然想要像陈凌前辈,神帝前辈他们那样可以无所不能。但我更想的是灵儿能够没事,我希望我可以和灵儿,和洛宁,和你们在一起快快乐乐。这样比那无所不能的大神通要美妙多了。我更恨陈亦寒所给我的侮辱,也恨陈天涯对我母亲的不公。我的爱与恨,才是我活下来的乐趣。如果没有了这些,要一身神通又有什么意义”

    陈妃蓉沉默下去,随后,她说道:“不管远哥哥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陈远微微舒了一口气,他说道:“谢谢你,妃蓉!”

    陈妃蓉突然也一笑,她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宋宁那样的依恋你了。我跟你相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被你感染。你的身上有一团火,可以燃烧所有人的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