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教训
    陈远站在原地,纹丝不动。那地痞一下没抓动,随后便变了脸色。

    两个痞子一起抓向陈远,其中一个抓向陈远的头发。陈远一把扣住了两个痞子的手,接着手上运劲,两个痞子便是痛苦的叫嚷起来。

    随后,陈远便一把抓住了两个痞子的头发,接这么扯着他们,将他们拖到了圈子里面。

    周遭的地痞流氓一看这一茬,顿时怒了。手中钢管立刻出来,便要一拥而上来教训陈远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便也在这时,那黄飞喝道:“都住手,你们干什么”

    那帮地痞流氓便也才就勉强住了手。

    陈远也就来到了黄队的面前。

    那叶蓝心和程青见到陈远出手不凡,两人眼中激动难耐,满是崇拜的小星星。没想到大叔真的会功夫啊!

    叶伟胜也是颇为意外,不过他还是叹气,还是不看好。这个社会,会点功夫不算撒,说到底还是下等人。会功夫,死得快!精英们是不屑于功夫的,上流社会也不屑于功夫。

    这个社会,是高科技时代,功夫是落后的产物。

    陈远面向黄飞。

    黄飞也看向陈远。

    “刚才是你在说话”黄飞冷冷问道。

    陈远说道:“没错。”

    “你是什么人”黄飞问道。

    “一个过路人,看不过眼,所以说两句。”陈远说道。

    黄飞说道:“好,这个大飞打人,我们自然会处理。你刚才也在我的面前打了人,你也要处理。”他说完之后,便一挥手,说道:“将他铐起来!”

    黄飞手下的两个警察立刻前来将陈远的手拷住了,而且是反铐住。

    “看来黄队长还是个很讲理的人。”陈远微微一笑,说道:“那这帮地痞流氓聚众闹事,又是打人,又是骂人的。黄队长,你是否也该将他们全部抓起来,带走”

    黄飞看了陈远一眼,却是懒得理会陈远了,说道:“将他带到车里面去。”

    那两个警察就要押解陈远,但是陈远依然纹丝不动。两个警察使出了吃奶的劲,陈远依然是纹丝不动。

    黄飞脸色微微一变,他感觉到了陈远是个硬茬。

    便在这时,黄飞直接掏出了一支警枪。

    这一下,在场的人都是变了脸色。

    这次来执行公务,这帮警察中,也就黄飞带了枪。因为毕竟不是来抓捕犯罪分子的。

    而且黄飞带枪,也不过是个习惯问题。

    “你是在暴力抗法!”黄飞冷声说道:“你不要逼我。”

    叶蓝心和程青顿时花容失色。

    这枪在电视里看起来还挺好玩的,在现实中看见,那种震慑力和威压却是恐怖的。

    陈远无动于衷,他忽然哈哈一笑,说道:“暴力抗法我可是动都没动,你这个帽子按在我头上,我不接受。还有,你的枪,连膛都没上。是不是喝酒吃肉多了,已经忘记了枪是怎么开的”

    “找死!”黄飞恼羞成怒,用枪把照着陈远的额头砸了过来。

    “既然你说我暴力抗法,那我就抗给你看看吧。”陈远眼中精光一闪,突然咔嚓一声,将那手铐崩断。随后,他一闪身,一把躲开了黄飞的攻击。接着,他一手抓住的黄飞的头发,将黄飞直接按在了地上。

    随后,陈远一脚踩在了黄飞的脸上。“你说我暴力抗法,我还说你是暴力执法呢你以为你就是法,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陈远冷笑连连。

    “我艹!”那大飞和小胡子怒了,立刻挥舞钢管朝陈远砸了过来。

    至于那几名警察则有点懵。

    而且,他们不会轻易出手。这里的情况一下子变得太复杂了,所以他们不能轻易的介入进来,不能留口实。

    那几名警察趁着场面混乱的时候,迅速将黄飞扶了起来,带进了车子里。

    黄飞怒不可遏,连声大骂。但他最后还是老实的进了车里。

    几辆警车迅速开走,消失在了当场。

    黄飞他们自有自己的算盘,这里的情况复杂了,那就交给这帮地痞们办。到时候,这个刺儿头陈远被地痞们打成半死,他们到时候出警,也顶多是抓几个地痞去走下过场。

    而这里的强拆,还是要进行的。

    这个算盘,打的很精。

    反正他们现在是不会卷入进来的。

    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陈远是个怪胎。

    就在叶蓝心和程青看着场面失控,脸色煞白的时候。就在叶伟胜也是无可奈何的时候,就在群众们依然被一些痞子拦住,不敢乱动的时候。

    场中突然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那就是,大飞他们一群人全部被打趴在了地上。

    一个个惨叫不已,十多个痞子一拥而上。

    很快,十多个痞子全部飞了出来,重重摔在地上,哭爹喊娘。

    这场面,太特么解恨了,也太特么震撼了。

    当代黄飞鸿啊!

    陈远在当场,依然是淡淡然然。

    那大飞和小胡子也躺在了地上。

    其余的一群痞子们也是呆了,这是撒子情况

    咱们是上还是不上

    结果当然就是上了。

    “跟他们拼了!”叶蓝心突然大吼一声。

    她个小姑娘冲了过去。程青马上跟上,叶伟胜见她们都去了,哪里还能耐住。

    群众们就再也忍不住了,于是都一拥而上。

    这一夜,注定是痛快而解恨的一夜。

    一群地痞被打得抱头鼠窜,最后该躺下的都躺下的。跑的快的,当场鼠窜了。

    那些开挖掘机的司机们怕挨打,丢下挖掘机就跑了。

    “你很嚣张!”陈远这时候一把抓了大飞的头发,突然就朝那地面上一摁。顿时,鲜血满脸!

    “你也很不错!”陈远对小胡子同样炮制。“我今天必须教教你们,年少可以轻狂。但年少轻狂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们就终生残废吧。等以后老了,你可以告诉你们的子孙,你们两到底是怎么残废的。”

    陈远说完之后,双手摁住了两个家伙的腿部。他看起来风清云淡,但一瞬间便将两个家伙的双腿腿骨完全粉碎。

    再高的医术和科技都救不了这两个家伙的腿。

    外人不明就里,只知道这两家伙惨叫得很厉害。

    一群老百姓,群众还想感谢陈远。但陈远已经默默的和叶蓝心,程青上了车。

    叶伟胜快速开车离开了当场。

    叶蓝心和程青兴奋得小脸通红,道:“陈远大哥,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呀。”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都是些小把戏,不值一提。”

    “这还不值一提啊,你都是武林高手了。”程青说道。

    叶伟胜则说道:“陈先生,这些地痞流氓都是有组织的,背后有人。只怕他们不会这么善罢甘休,我觉得你还是尽快离开滨海为好。”

    陈远淡淡说道:“多谢叶叔叔的好意,我明白的。”

    他并没有说要离去,也没有说不离去。

    叶伟胜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车子一路朝前开。

    陈远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陈远大哥,你怎么了,不开心啊”程青问。

    叶蓝心说道:“是啊,陈远大哥,咱们今天多痛快呀,我都想和你喝酒了。”

    叶伟胜则说道:“你们懂什么,你们陈远大哥是觉得这个社会的风气让人失望。他和你们想的不一样。”

    叶蓝心和程青恍然大悟。她们两个马上也气愤起来,说道:“想不到现在还有这么坏的事情,这么坏的人,太可恨了。”

    陈远默然,他什么都没说。

    程青和叶蓝心又说道:“陈远大哥,你不用不开心。这又不是你的错,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两女是真的很佩服陈远和崇拜陈远了,所以满心满眼都是陈远大哥。

    叶伟胜说道:“这种事情,太多了。陈先生你想管,也管不了。其实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不公平的事,以强欺弱的事都时时刻刻在发生。看得多了,也就麻木了。陈先生,你毕竟是年轻,也是练武之人,所以年轻气盛了些。”

    “麻木”陈远喃喃的念道。

    就在这时,前方忽然灯光大亮,几辆警车呼啸而来。

    很快,叶伟胜的宝马5系便被警车逼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