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谁是杂碎
    陈远真是不愿意麻烦叶伟胜他们,对于他来说,打不到的士,他走过去也没什么麻烦的。他的脚程是很快的。

    可陈远也是个特别不会拒绝他人好意的人。他犹豫的一瞬间,叶蓝心和程青两个小妮子已经开心的来拉他上车了。

    叶伟胜开的是一辆宝马五系,看得出来,叶伟胜是个颇为成功的人士。陈远上了宝马车,他是想坐副驾驶的,但却被两个小妮子拉到了后排。

    所以最后,两个小妮子就将陈远夹在了中间。

    而副驾驶却是空的。叶伟胜不由苦笑,他也没多说什么,接着就启动了车子。

    叶伟胜心中却是在暗自揣测,这个年轻人到底跟女儿她们是什么关系呢

    “陈先生,你要去哪里”叶伟胜问。

    陈远说道:“嗯,幽灵主题酒吧。”

    “幽灵主题酒吧”叶伟胜微微意外。

    叶蓝心马上说道:“嘿,陈远大哥,你这舟车劳顿的,这么晚了还去酒吧干嘛呀”

    程青也表示理解无能。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不是去喝酒,而是因为我朋友住在哪里。”

    “哦!”叶蓝心和程青恍然大悟。叶蓝心说道:“那正好,明天和我程青去酒吧找你玩,你可要负责招待我们哦。”

    陈远不由苦笑,说道:“你们当着叶叔叔的面要去酒吧玩,这样好吗”

    那边叶伟胜也是苦笑。

    叶蓝心便向叶伟胜撒娇的说道:“老爸,我和程青可以去吗”

    叶伟胜说道:“如果是找陈先生,那是可以去的。”他顿了顿,道:“陈先生,你可要多担待一些。”

    陈远颇为意外,说道:“叶叔叔放心我吗”

    叶伟胜一笑,说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虽然与陈先生你刚认识,但却绝对知道陈先生你是一个正人君子。”

    陈远也一笑,说道:“叶叔叔你这么一说,我若不做个正人君子都不好意思了。”

    叶伟胜也是笑了起来。

    车子一路朝幽灵主题酒吧那边开过去。

    车上,大家聊的很热乎。

    叶蓝心和程青更是开心,因为她们明天可以去酒吧玩了,而且是得到了老爸的批准。

    叶伟胜也不时问一下陈远,比如陈先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陈远则说道:“我没有具体的工作,早期做了些投资,收入还比较客观。所以一直都是闲云野鹤,到处的走一走,逛一逛。”

    这话一说完,叶蓝心和程青便是艳羡。“陈远大哥,这才是人生啊!你将来死后一定不会因为人生碌碌无为而懊悔,也没有因为要看老板脸色而不痛快,也没有错过美好的风景,而且还有足够的资本。”

    “这孩子,嘴怎么这么贫啊!”叶伟胜笑道。程青也是跟着娇笑不已。

    火车站一般都会建在比较偏僻的地方,离市区是有些距离的。尤其是滨海市这样的旅游城市!

    这时候,车子经过了前方一片空旷的地带。那空旷的地带上,却突然传来了吵闹声。

    而且,那边是灯火通明。

    有挖土机,有数辆警车停着,现场围了不少的人。

    “那是怎么回事”陈远不由问道。

    叶伟胜不自觉的停下了车,他看了一眼后,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看样子是强拆了。这里以前是种车厘子。现在据说这里是有开发商看中了,想来建房子。”

    强拆,在华夏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有许多的强拆,并不一定是开发商的错。反而是钉子户的狮子大开口,这点,是不能否认的。

    但也有许许多多的强拆,是当地的村官伙同地痞流氓想要从中赚取国家的钱。将原本应该给村民的钱吞掉。这也是不少见的。

    陈远突然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那小孩子哭着说道:“不要打我爷爷,不要打我爷爷!”

    陈远的耳尖,他能听得清楚。但叶伟胜他们却听不清楚。

    随后,叶伟胜启动车子,打算走。

    陈远说道:“等等!”

    叶伟胜不解。

    陈远对身边的叶蓝心道:“让我下车,我去看看。”

    叶蓝心和程青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于是也跟着下车了。

    叶伟胜叹了口气,觉得这位陈先生还是太年轻了,不明白社会的规则与残酷性。

    陈远朝那人多的地方走去,很快,他就挤了进去。

    一进去,陈远就看见大约三十多名的地痞在当场,他们不让周围围观的人靠近,也不许任何人拍照。

    中间是十名警察,警察穿着制服。

    另外有一名小孩子大约六岁,他在一边哭着喊爷爷。

    而他的爷爷七十来岁,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

    “我跟你们拼了。”那孩子的爸爸四十多岁,是个老实的乡下人打扮。他朝那一名为首的警察冲过去。

    但警察旁边的两名地痞立刻就出手了。两名地痞,穿着花衬衫,身上有纹身。左边的底边叫做小胡子,右边的叫做大飞。

    小胡子冷笑着一脚踹在那老实人的腹部,接着又抓了他的头发,啪啪两耳光过去。

    那大飞在旁边跟好玩似的,忽然旋转一圈,一个飞腿踹到了老实人的脸上。

    那老实人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鞋印,鼻血涌了出来。

    他的脸也红肿了起来。

    周围的地痞们哈哈大笑。

    那大飞要再打,这时候那名为首的警察,也就是黄队!黄队一把拦住了大飞,淡冷说道:“够了。”

    那大飞这才住手。

    看起来,多么和谐啊!地痞打人,警察维护正义!

    警察是不会亲自出手打人的,那会落人口实。他们多聪明啊!

    那老实人的妻子是个村妇,村妇一把抱住了黄队的腿,哭着道:“快来人啊,警察打人了。”

    黄队冲另外两个混混说道:“拉开!”

    便在这时,那村妇一口咬在了黄队的腿上。

    “我艹你妈啊!”黄队吃痛,立刻大骂一声。那两名混混立刻对村妇拳打脚踢,好容易才将村妇拉开。

    黄队恼火得很,他冲那老实人狠狠说道:“你们搞清楚了,这地不是你们的,是国家的,能给你们一百块一平方,那是国家的政策好。你要是再暴力抗法,一毛钱都没有。你听清楚,我叫黄飞,就是西乡派出所的,你可以去告我,告诉你,你就是告到燕京都可以。但是今天这里,我们必须挖了。”

    陈远看的皱眉。

    他问身边的一名看热闹的老百姓,说道:“这地是国家规定的,一百一平吗”

    那老百姓摇摇头,气愤的说道:“这车厘子树苗多贵呀,要养活到收果实,要好几年的培养呢。成本价都不止一百一平。而且,国家规定的是两百块一平方,还不是村里的那些龟孙子和这些警察流氓串通一伙。”

    很多时候,国家的政策是到位了。

    但是在执行下来的时候,却被蛀虫们给破坏了。

    人心,有时候真是太贪婪了。

    “你们怎么不去帮忙都是乡里乡亲吧”陈远说道。

    “我们也想啊,可是这些地痞流氓下手太黑了啊。我们即使被打了,最后都还要被这些警察拷回去。我们更不敢对警察下手,打了他们,那就是袭警,到时候没个几万块,哪里走得出来。”那老百姓愤愤不平,随后又说道:“老李一家真是可怜,他们是出钱跟村里承包的这一百亩地,还借了不少钱呢,现在好了,所有的家底都赔上了,人也落不到好。”

    那被打的厉害的就是老李,老李愤怒的看着黄飞,他被架着,根本动弹不得。

    黄飞这时候才对手下说道:“让他们开始挖!”

    “流氓,土匪,你们才是活土匪啊!”老李绝望怒吼。

    黄飞冷冷的,不为所动。

    倒是那大飞,又一耳光铲在了老李的脸上。他笑着说道:“老子就是土匪,怎么样,你咬我啊”

    “我艹!”老李一口唾沫吐在了大飞的脸上。

    大飞这下怒了,“老狗日的,找死啊!”他一把抓住了老李的头发,就这样将老李拽在了地上,接着一脚踩在了老李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