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动车上
    滨海市是个让人迷恋的海滨城市,四季如春,风和日丽!

    这里没有什么工业工厂之类的东西,所以这里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如今的滨海市,对于汽车的限制也很高。要买上一块车牌至少需要20万。不想买也没关系,那就摇号,可摇上的几率却又非常的小。

    20万不算小数目,不过对于真正的有钱人来说,也不算什么了。

    此时此刻,陈远就在前往滨海市的路上。

    陈远坐的是动车,他是个徒方便的人。从淮北没有直接飞往滨海的航班,最后他就干脆选择了动车。

    今天一早,陈远和洛宁吃玩早点后,便一起去火车站买票。随后便各奔东西了。

    两人的心情都很不错,刚刚死里逃生。又沐浴在了这阳面世界的美好阳光之下。这样的情况下,似乎再大的烦恼都不再是烦恼了。

    陈远在临别时吻上了洛宁的唇,那是一个甜蜜而有痴缠的吻。不顾所有行人侧目的目光,洛宁不好意思,却又挣不开陈远的束缚。

    “哈哈,怕什么,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咱们!”陈远最后哈哈而笑。

    “懒得理你!”洛宁仓皇落逃。

    不管怎么样,在分开的时候,洛宁是开心无比的。

    陈远的心情也很好。

    从淮北市到滨海市,一共需要十二个小时。陈远坐的是二等座,他靠窗而坐。

    动车呼啸着过去,经过了城市,最后在乡村地带快速穿梭。

    那周边的风景飞快的后退!

    春运已经开始了,动车上还不至于人挤人,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本来票是很难买,但是只要有春运,那就会有黄牛。所以,陈远只是多花了一些钱,便轻而易举的找了这么个靠窗的好位置。

    钱这个东西,它不是万能的。

    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陈远喜欢享受,他将钱一向都是看做一种工具,一种供他享受的工具。

    陈远的金卡里,钱是源源不断的。

    在血族里,他就有属于他的财产,每年也有固定的分红。

    当陛下,也是要拿工资的。而且,他有权力来分配血族的财产,那是很大一笔巨额数目。

    还有,许舒那边也一直在按时将分红打到他的卡上。

    所以,陈远从没缺过钱。

    他在大千世界之中,那是绝对的如鱼得水,潇洒自在。

    上午十一点,阳光灿烂。

    别看这阳光甚好,但外面其实很冷。

    那冷风吹在人的脸上,那叫一个寒心彻骨。

    陈远拿起报纸看了起来。他旁边坐了两个漂亮的女孩儿,看起来是大学生回家。

    陈远穿了黑色的皮夹克,他看起来也是个非常有味道的人。

    此时,那学生头,瓜子脸的红衣女孩儿忽然冲陈远一笑,说道:“现在很少看到有人会看报纸了呢。”

    陈远微微一怔,他朝这女孩儿也善意的一笑,说道:“是吗”

    女孩儿说道:“我叫叶蓝心,是淮北大学大三的学生,很高兴认识你。”

    另外一个女孩儿是长发飘飘,她也一笑,说道:“我叫程青,和叶蓝心是同学,也是好闺蜜,很高兴认识你呢。”

    “陈远!”陈远便报了名字,他随后微微一笑,说道:“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单纯吗见了陌生人,直接把名字,哪所大学都报了出来不怕我是坏叔叔吗”

    叶蓝心掩嘴娇笑,说道:“要是被大叔你这么帅的人给骗了,我们心甘情愿呢。”

    程青打了个哈哈,说道:“我没有心甘情愿,再说,大叔看起来就不是坏人。”

    陈远说道:“现在很多坏人都是衣冠禽兽,人面兽心的。万一我是买卖器官的,把你们骗去割了肾,你们还心甘情愿不成”

    叶蓝心与程青顿时噎住了,很显然,陈远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啊!

    陈远打了个哈哈,说道:“咳咳,我这个笑话太冷了一点。”

    叶蓝心与程青也就缓和了神色,叶蓝心说道:“不要紧,像你这样的老干部一般都不会说笑话的。”

    “老干部”陈远愣了一愣。

    “哈哈,你不知道老干部是什么吗”程青和叶蓝心都笑了起来。

    这两个妹子真是青春活力四射啊!

    陈远很是放松,他觉得自己有太久没接触到大千世界的人了。所以也很愿意和她们聊上一聊。

    “老干部不就是领导们年龄大了,所以就是老干部吗”陈远很理所当然的以为。

    “不是这个意思。”叶蓝心说道:“大叔,你不愧是在动车上看报纸的人,果然是很得很呢。”

    程青则说道:“老干部,现在很火的几个明星,大家都戏称老干部呢。意思是,作风很干净,比较清心寡欲的那种大叔。当然,大叔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哦。”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哦,那我知道。像我这么帅,这么有味道的才能叫做大叔。一般的,都是师傅,对不对”

    叶蓝心和程青捂嘴娇笑,觉得陈远也是个有趣的人儿。

    “大叔,你是滨海人吗听你的口音不太像啊!”随后程青问。

    陈远说道:“我说的是普通话,都没口音,你能听出来才怪。”

    “那大叔你是哪里人”程青问。

    这个问题,让陈远恍惚了一下。他居然有点回答不出来,他到底是哪里人。

    就像是自己一直都没有根一样。

    如果是在外国,他可以说自己是华夏人。

    而现在,他能说自己是哪里人

    自己的身份证上则是显示是燕京人,那是沈墨浓帮忙办的。以前他一直都跟个黑户似的在国外飘着。回来之后,也是办个了归国华侨的身份证。

    “我一直都在国外待着,不过户口落在了燕京。”陈远随后说道。

    “在国外”叶蓝心和程青都很感兴趣。叶蓝心说道:“是在国吗还是在意大利,或则是加拿大”

    陈远顿时感到头痛,他说道:“是在洛杉矶呢。”

    叶蓝心和程青更感兴趣,两人都没去过洛杉矶呢。“大叔你是在哪里留学吗洛杉矶的黑人多吗”

    陈远说道:“我在哪儿工作呢,哪里的黑人很多。”他顿了顿,又说道:“咱们能换个话题吗”

    叶蓝心和程青便知道陈远不愿意谈这些了,于是两人也很识趣的不再继续追问了。

    “大叔,我们来斗地主吧。”随后,程青提议说道。

    陈远反正也没事,便说道:“好啊!”

    程青很快就拿出了扑克牌。

    便在这时,陈远的手机响了起来。

    陈远微微一怔,暗道:“谁会给自己打电话呢”

    他将手机打开,却是沈墨浓打过来的。

    “陈远,你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电话一通,沈墨浓便埋怨的说道。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沈墨浓说道:“你当我们都是吃干饭的我何止知道你回来了,还知道你在哪家酒店住了,现在正在去滨海呢。”

    陈远说道:“没错,我是准备去滨海一趟。你现在在哪里”

    沈墨浓说道:“我正在燕京呢,这边出了点棘手的事情。你要是在滨海忙完了,就快过来吧。”

    “哦,什么棘手的事情”陈远很感兴趣的问道。

    沈墨浓道:“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现在反正就是很麻烦。你得空过来一趟,看能不能帮上忙。”

    “着急吗”陈远问。

    沈墨浓说道:“倒也不着急,你先忙吧。”

    陈远微微舒了一口气,说道:“那好!”

    沈墨浓说道:“对了,你是去了哪里啊,这几个月来,一点音讯都没有。你还好吧”

    陈远说道:“我也还好,我这几个月的事情也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等见面后再说吧。”

    沈墨浓说道:“那好!”

    随后,陈远和沈墨浓便结束了通话。

    凌晨零点的时候,动车终于到达了滨海市。

    这里的气温明显的高了起来。

    大家像是从寒冷的冬季到达了夏季一般。

    陈远和叶蓝心还有程青一起下了动车,出了火车站,三人便将身上的外套,毛衣全部都脱掉了。陈远里面是一件蓝色恤,穿着还是很合身应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