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 至死不渝
    “陈远,你就真的不怕死吗还是说你就真的相信,你每次都会有奇迹发生,死里逃生”洛宁忽然说道。

    “我当然怕死!”陈远说道:“谁敢拿自己的性命一次一次赌博但是你要我为了活下去,便让你去死我如何能够做到。再则,我现在答应宋宁,那也是在骗她。我已经骗了她一次,难道还要第二次你想我在那边快快活活做新郎,然后便看着你去死”

    “难道你忘了,你还要救灵儿”洛宁又说道。

    “我没有忘!”陈远的眼中闪过血红之色,他说道:“我什么都不想去想了,你不要再说了。”

    他的心中,何尝没有痛苦。

    他的心中,何尝没有后悔!但正如他跟宋霜雪所说的,他后悔,但后悔没用。

    所以,干脆就不后悔了。

    洛宁也就说不下去了,她感受到陈远的心中比她还要难受。她不甘心大仇未报,而陈远不甘心的东西更多。可即使是这样,陈远却还是要坚持他自己的原则。

    一个人,总要有些东西去坚持。

    不能因为没钱就可以说服自己去抢银行。不能因为要救命,就可以去害命。

    这一夜,对于陈远和洛宁来说是煎熬。

    如果直接面临危险,还需要思量和抵抗。但这样的静静等待行刑,这才是真正的煎熬。

    虽然如此,但是陈远和洛宁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害怕来。虽然心里是惧怕死亡的,但总还是要堂堂正正的,不能那么没出息的掉眼泪抹鼻子不是吗

    天终于亮了。

    晨曦洒照在了宋帝城上。

    黑暗的地牢中传来的脚步声。随后,那司狱官百里奚带人来押解陈远和洛宁。

    于是陈远和洛宁便又被带出了地牢。

    今天早上的阳光便有些刺眼。

    但也许不是刺眼,而是因为陈远和洛宁已经有许久没见到太阳了吧。

    随后,陈远和洛宁被放进了囚车。

    那囚车和过去古代的没什么两样,这特么的还要游街示众一趟啊!

    陈远和洛宁心里那个郁闷啊!

    不过两人虽然郁闷,但也没有做出畏畏缩缩的姿态。既然要游街,那还不如坦然处之!

    爱咋咋地吧!

    同时,陈远也老是在朝天上看。

    洛宁哪里不知道,陈远肯定是在看蓝紫衣到底来不来的。

    不止是陈远期待,洛宁这时候也希望蓝紫衣能够从天而降。

    但是,那蓝天白云之处,却是一览无余,并没有出现任何蓝紫衣会来的迹象。

    陈远心里不由暗道:“蓝紫衣你个死娘们真够心狠啊,老子都要死了,你也不来。还有陈妃蓉,这妮子怎么还没回来再不回来,老子……”

    究实来说,陈远此刻是对蓝紫衣有很大的意见的。甚至是恼恨!

    他觉得将心比心,以自己和蓝紫衣的交情。如果蓝紫衣有难,那么千山万水,多大困难,他都会义无反顾前去帮忙的。更何况以蓝紫衣的本事,那还根本就没什么危险。

    就算蓝紫衣觉得她出手会造成不死族和十殿阎陈的矛盾。但她可以暗中来救,只要她不公开露面,宋帝王也无从追究。就算宋帝王猜到了是蓝紫衣,只要蓝紫衣不承认,宋帝王更是无可奈何啊!

    “不对!”陈远突然想到一件事。“如果蓝紫衣不来,那么妃蓉这丫头一定也会回来的。为什么她也没出现呢难道是……”

    陈远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他眼中闪过喜色。

    “我明白了。”陈远忽然对洛宁说道。

    “明白什么”洛宁顿时不解。

    “我看蓝紫衣应该早就来了,之所以不出现,是因为她觉得我太莽撞了,想让我吃些苦头。”陈远如是说道。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洛宁问。

    陈远说道:“就凭陈妃蓉一直没有回来。显然是蓝紫衣让她不要出现的。”

    洛宁呆了一呆,随后她眼中闪过喜色。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太好了。”洛宁喜不自禁。

    陈远微微苦笑,说道:“不过是我的猜测,万一不准,你可别怪我。”

    洛宁翻了个白眼,说道:“若是不准,我便也就死了,哪里还能怪你。”

    很快,陈远和洛宁被押解到了城门处。城门处的四周围了不少前来观看的民众。

    在主台上,宋帝王亲临,董川,都市王,轮转王,秦广王也全部到场。

    宋天骄,宋宁,宋霜雪,宋经纶,宋炳文也都在。

    陈远和洛宁被按跪在台上,四名刽子手分别就在左右。

    他们只等着宋帝王一声令下,然后便会让陈远和洛宁人头落地。

    陈远与洛宁虽然法力通天,但是这一刀砍下,还是会身首异处。

    陈远虽然恢复力惊人,可脑袋掉了,那也就是无力回天了。

    “等等!”便在这时,宋宁忽然站了出来。

    陈远不由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宋宁会站出来。

    “爹爹,你放了他们吧。”宋宁面向宋帝王,如是说道。

    她一身白衣飘飘,眼神却是坚定。

    众目睽睽之下,宋宁却是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

    “胡闹,下去!”宋帝王眼中闪过寒意,冷冷说道。他随后道:“天骄,拉她下去。”

    这样的场合,宋帝王不想再出丑了。

    他本来以为宋宁早已经能够接受了,所以这次没有刻意让宋宁不要来。

    现场之中,安子轩也来了。安子轩却是什么都没说,到了这种境地,他什么都不适合说。况且,陈远也是利用了他,所以他没什么太大的惋惜。

    宋天骄马上说道:“是,爹爹!”她随后来到宋宁的面前,伸手去拉宋宁。“小妹,回来。”

    “大姐,我不跟你开玩笑。”宋宁忽然看向宋天骄,她说道:“不管这个男人心里有没有我,但是我没办法看着他就这样死在爹爹的刀下。若是爹爹一定要杀,那就连着将我一起杀了。”

    “你……”宋天骄气急,她便要强行将宋宁拉走。宋宁手中忽然出现一口匕首,她突然朝着自己的腹部猛扎一刀。

    宋天骄完全没有防备这一手,因为宋宁是扎她自己,所以,她也没有危机感。

    刹那之间,宋宁的腹部血流如注。但宋宁脸色却是坚毅无比。

    “小妹,你……”宋宁甩开了宋天骄的手,道:“你不要管我,不要动我。”她的语音显得严厉无比。

    宋天骄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但这一刻,她却怕了宋宁的眼神,而更多的,宋天骄是心疼。她心痛的说道:“小妹,他根本就不会领你的情,你这样做,值得吗”

    “我不用你管!”宋宁嘶吼着冲宋天骄说道。

    她的脸色变的煞白,随后,她转身面对宋帝王。她摇晃了一下,朝宋帝王凄然一笑,说道:“爹爹,我求你放了他。我知道在你面前,我即使想死也不容易,但是你今天阻止得了我,却阻止不了我一世。若是你还要继续杀他,我必为他殉葬!”

    鲜血顺着匕首不停的滴落。

    这一瞬,宋霜雪和宋经纶呆住了。

    陈远却是震撼住了。

    洛宁也是怔住了。

    “宁儿!”陈远声音发颤的喊了一声。

    宋宁回头看向陈远,陈远强行站了起来。那刽子手要来按他,他大吼一声,道:“滚开!”

    刽子手呆了一呆,没有动手。陈远朝宋宁走来,他的身子被捆着,但却是可以走路的。那六根清净竹像是绳子一样,虽然也捆住了洛宁。但陈远朝前走,绳子也就变长。

    陈远来到了宋宁的面前。

    宋宁就这样看向陈远,她的眼神还是那样的清冷而坚毅。

    “快点去包扎吧。”陈远柔声说道。他顿了顿,道:“不管你做什么,你爹今日都必杀我不可。”

    “如果你死,我就陪你死!”宋宁冷冷说道。

    明明是感人的生死情话,可在宋宁的口中说出来却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做一切,都是理直气壮,无愧天地。”陈远的眼中泛出了泪光,他说道:“但宁儿你是我最对不起的人。”

    “我想要的,不是你的愧疚,对不起。”宋宁说道:“你也不用觉得愧疚,我所做的,都是我愿意的。我乐意这么做,关你什么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来愧疚我要的……你永远都给不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