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斩首令
    宋家兄妹也很快就知道了陈远和洛宁被抓回来的消息。

    这一瞬,宋天骄,宋霜雪,宋经纶的心头都是一沉。她们知道陈远和洛宁的下场只怕很不妙。

    倒是宋宁,宋宁平静的可怕。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宋霜雪向宋天骄说道:“大姐,这下可怎么办爹爹已经震怒,只怕真的会将陈远和洛宁处斩。”宋天骄微微一叹,说道:“我们对这两人已经做得仁至义尽,这是他们的命,没什么好说的。”她顿了顿,道:“况且,我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人本领高强,又是来自阳面世界。若是任由他们活着回去,将来必定会成为我们的心头大患!”

    宋霜雪不由呆住了,她说道:“大姐你是赞成爹爹处斩他们”

    宋天骄说道:“没错,为什么不赞成我没有不赞成的理由。”

    “可是……”宋霜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脑海里浮现出了许多画面,她想起了在边荒之中,陈远对她的照顾和爱护。

    那是生死患难啊!

    而且,宋霜雪之前对陈远看不透,所以有诸多猜疑。但现在,她已经完全了解陈远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她觉得她心里的陈远就该是这样,而且,陈远比她心目中那个真正的男子汉表现得更为优秀。

    千里奔袭,忍辱负重!

    冲冠一怒,为师血仇!

    宋霜雪是真不忍心陈远这样的男子就这样憋屈的死去。

    “二哥!”宋霜雪忍不住喊了一声。

    宋经纶叹了口气,他说道:“这是爹爹的决定,没人可以改变的。”

    很显然,宋经纶虽然也觉得陈远是人才,但他不会去为陈远做违背父亲的事情。况且,也做不了。

    再则,很大的程度上,他们都觉得之前将洛宁放还,已经是还了陈远的恩情了。

    现在宋经纶和宋天骄都不觉得她们有什么欠陈远的。

    “小妹!”宋霜雪最后转到了宋宁的身上,她问宋宁。

    宋宁什么也不说,转身就走了。

    宋霜雪心头顿时说不出的悲凉。

    宋天骄微微一叹,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妹了。她自从昨晚回来就一直没说过话。”

    宋经纶说道:“小妹对陈远用情至深,如今她才是受伤害最深的。”

    第二天的上午,密室里一片黑暗。

    虽然外面已经是阳光明媚,但密室里却是风雨不透。

    陈远和洛宁被五花大绑的捆着。

    看守两人的高手在密室外面。

    陈远与洛宁被六根清净竹捆住,就算是来了绝顶高手也救不出两人。所以,宋帝王并不怕两人会逃走。

    这时候,陈远向洛宁苦笑着说道:“我又连累了你。”

    洛宁倒是无所谓,说道:“既然咱们已经决定了在一起,那么不管你做什么,我们不是都得一起面对吗现在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反而是见外了。”

    陈远说道:“我这次做的的确是太鲁莽了,我只要隐忍,不要这么让宋帝王下不来台,那么日后要杀岳光晨的机会有很多。”

    洛宁说道:“但你却不是鲁莽之人,你这么做,一定有你自己的理由。”

    陈远说道:“其实没有什么别的理由,仅仅就是因为,我不想忍了。只要有一线机会,我就不会忍。我为什么要忍我忍得实在是够多了,那陈亦寒差点侮辱了灵儿,再见他时我尚还要忍他。那陈天涯亲手杀了我母亲,我见他时还是要低下头。难道就算是面对岳光晨这种不入流的卑鄙小人,我也要忍他我不想忍,我就想抽出我的刀,杀个痛痛快快!”

    洛宁沉默了一瞬,她跟着说道:“我很明白你的这种心情。当我得知梵无虞就是我的杀父仇人时,我又想到了这么多年,我却喊着他师父,为他办事。这种悔恨痛苦让我恨不得一刀杀了梵无虞。但是我没有办法这么做,我杀不了他。所以后来,我只有这种逃避方式,逃到这渺无人烟的地方来。如此我才能抑制住心里的杀戮!”

    陈远说道:“当时的情况来看,我杀了岳光晨,现场必定会乱成一片。我要逃走并不是难事,本来,我打算是逃出去后,再想办法来救你。我没想到两件事,第一是宋宁会主动当我的人质。第二是宋帝王居然能准确的找到我们。即使是到了现在,我都不明白宋帝王是怎么找过来的。”

    洛宁说道:“倒也不奇怪。宋帝王修为高深莫测,宋天骄在放我的时候,可能引起了宋帝王的主意。也有可能是宋天骄故意留下线索让宋帝王追来,反正都有可能。”

    陈远说道:“本来,宋帝王在我的脑域里留下了精神印记。不过我早让陈妃蓉将这精神印记炼化了。我以为解决了这一茬,宋帝王是怎么都找不过来的。”

    洛宁说道:“大概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吧。”她顿了顿,随后说道:“你猜宋帝王会怎么处置我们”

    陈远说道:“杀!”

    洛宁不由苦笑,说道:“难道你这个最强天命者就要折戟在这里”

    陈远一笑,说道:“那倒未必,世间万物都是充满了变数的。时间在流转,一切的事物都在跟着流转。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肯定事物的发展到底在哪里才是定数!”

    洛宁说道:“你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这一次,我真的很好奇,如果咱们能活下来,到底会是什么变数。”

    “你是想说我的运气么”陈远笑笑。

    洛宁说道:“现在好像也只能指望你的运气。”

    陈远说道:“我在面对轩辕靖的时候,最后脱险靠的可不是运气哦。”

    洛宁顿时一喜,说道:“我差点忘了陈妃蓉这小妮子了。难道你派她去搬救兵了去找古长老他们吗”她说到这里,马上又说道:“也不行啊!古长老他们即使潜入过来,也很难救出我们。胜算太小了!”

    陈远说道:“我去请的不是古长老他们。”

    “那是……”洛宁很是好奇。

    陈远说道:“我去请的人,若是能够前来,那么我们必定没事。不过我不敢肯定她到底会不会来。”

    “这人到底是谁”洛宁问。

    “我跟你说过的。”陈远说道。

    “蓝紫衣”洛宁吃了一惊。

    陈远点头。

    洛宁略略兴奋,说道:“蓝紫衣若是能来,宋帝王绝不是对手。”她顿了顿,又有些担忧,说道:“可是蓝紫衣代表的是不死族,她若亲自出手,兹事体大。很可能会挑起不死族和十殿阎陈的战争。只怕她不会轻易出手啊!”

    陈远说道:“没错,所以我才说不敢保证她会来。”

    洛宁说道:“不过好歹总是一线希望。”

    两人聊到这里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脚步声。

    当下,两人立刻停止了说话。

    密室上方的出口被打开,顿时有光亮照了进来。

    来的是赵润奇和郑虎。

    赵润奇和郑虎让两名手下将陈远和洛宁带出了密室。

    陈远和洛宁也不多话,接着,两人就被赵润奇和郑虎带到了宋帝王的行宫。

    去往行宫的时候,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陈远深深的嗅了一口,这自由的味道让他很是想念。

    在宋帝王的行宫里,宋帝王端坐上首。

    宋天骄,宋宁,宋经纶,宋霜雪,甚至宋炳文都在。

    陈远和洛宁进来之后,赵润奇喝道:“跪下!”他一脚踢在了陈远的腿弯上。

    陈远一个踉跄,随后整个人就忍不住跪了下去。洛宁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

    宋霜雪复杂的看着陈远,她的眼中闪过不忍。

    宋炳文却是阴毒的扫视陈远,不过他这时候并没有多话。

    宋宁看了陈远一眼,随后就收回了目光。

    陈远抬头看向宋帝王,他就这样与宋帝王互视,并不躲闪。

    “你居然能破了本王的精神印记,看来你还是有许多本王所不知道的秘密啊!”宋帝王忽然淡淡说道。

    陈远淡声说道:“王爷过奖了。”

    “本王并没有夸奖你!”宋帝王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