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因爱生恨
    陈远的眼神也复杂了起来,他似有感触,说道:“我这几年来,忍耐的事情已经太多了。若不是不得不忍,便将那些该杀之人,个个一刀一个窟窿了结了。今日,我若是连一个欺师灭祖的叛徒都要忍耐,我自己都会瞧不起我自己。”

    不是没有想到过后果,不是不知道忍耐。

    陈远更知道,只要他和宋宁顺利成亲。将来自己秘密杀了岳光晨,即使是宋帝王知道,只怕宋帝王也不会真的就大肆怪罪。这一切陈远都知道!

    但是,在那一瞬,他胸中积压了太久的愤怒,委屈全部都爆发了出来。

    忍受陈天涯,那是没有办法。不忍就得死,还是白死!

    不忍陈亦寒也不行,因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就算是董川,他也要忍。

    可我为什么连一个岳光晨都要忍了

    到了这里,他心里就只有爆发二字。

    不是想忍,但凡有拼的一丝可能,陈远都不想去忍。

    他的性格,平素看起来沉稳,但实际上却是个痛快之极的人。他喜欢的是大雪天里,赤膊上身,大块吃肉,大块喝酒,大刀杀人!

    这才是快哉快哉啊!

    宋霜雪等人对岳光晨这个人是有些了解的,宋宁都知道的事情,她们不可能不知道。她们也很不齿岳光晨。

    这一瞬,宋霜雪却对陈远恨不起来。

    这样一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真男人,真大丈夫啊!

    就算是宋天骄的内心深处也对陈远有些赞赏。

    宋宁呢

    她心目中的夫君却是真正的完整起来,有血有肉起来。

    之前的那一丝不可琢磨变成可以琢磨了。

    她终于明白陈远为什么一直对炼丹有兴趣等等,原来他不过就是想要杀了岳光晨。

    这时候,宋天骄对陈远说道:“放了小妹,你跟我们回去见爹爹。”她顿了顿,说道:“你和小妹已经拜堂成亲,这个事情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不可能了。”陈远沉声说道:“我心里很清楚,今日的事情,我让宋帝王颜面无存。他心里是愤怒的,他必定要杀了我来祭旗,也是给在场的贵宾们一个交代。”

    宋天骄不由语塞。

    陈远继续说道:“你们不要试图来劝我,我现在没有别的要求。你们也放心,我不会伤害宁儿,我只有一个要求,将洛宁放了。只要你们将洛宁放了,我立刻放了宁儿。”

    宋天骄没有多说,她说道:“你毕竟曾经救了我二弟和四妹。今日我给你这个人情,你现在将小妹放了,我许诺你,一定放了洛宁!”

    那宋经纶在一旁却是有些目瞪口呆,因为一切的一切,他都不太清楚。

    “好,大姐一言既出,定然是驷马难追!”陈远当下就放开了宋宁。

    宋宁定定的看着陈远,她就这样看着陈远,却是一言不发。

    陈远也看向宋宁,他眼中闪过愧疚之色,道:“宁儿,对不起,我现在除了跟你说对不起,却不知道还能跟你说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说!”宋宁说道:“我已经与你拜过堂,我们的成亲仪式已成,你不能否认,我就是你的妻子。”

    陈远说道:“抱歉!”他不想再多说下去,转身就要走。

    “你如果不带着我走,洛宁绝对不会放出来。”宋宁紧紧的跟上了陈远,她说道:“你若让我回府,我第一件事就是告诉我爹爹,让他杀了洛宁。”

    “你……”陈远无奈,他一把抓住了宋宁的玉手,然后转头对宋天骄说道:“只要我见到洛宁,立刻将宁儿交回。”

    随后,陈远便带着宋宁离开了现场。

    “二弟!”宋天骄在陈远和宋宁离开后,她喊了一声宋经纶。

    宋经纶回过神来,他喊道:“大姐!”

    “不要告诉爹爹关于洛宁的事情!”宋天骄交代道。

    宋经纶说道:“我知道的,大姐。不管怎样,这陈远是条真汉子,而且他待我和四妹有救命之恩,我怎么也该帮帮他。”

    陈远带着宋宁行出很远,最后在一片偏远的农房处停留下来。前方是一条湖泊!

    宋宁很少有这么长时间的跋涉,不过她很倔强,一言不发的跟着陈远。最后还是陈远觉得她慢了些,便说道:“我背你吧!”

    宋宁马上就上了陈远的背。

    天地之间,一片漆黑。

    陈远与宋宁便在湖边停留下来。两人身上还是喜服呢,新郎新娘的标准打扮。陈远将身上的大红喜服脱了下来,要给宋宁披上。

    宋宁马上拒绝了,她说道:“你要穿上,今天是我们成亲的日子。”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他沉声说道:“我早有妻子了,这次来,就是为了杀岳光晨。所以,我不可能真的跟你怎么样。”

    宋宁顿时懵住了,她好半晌回不过神来。随后,她陷入了沉默。

    陈远继续说道:“我根本不是什么行走诗人,念给你的那些诗全部都是来自阳面世界,都是我抄的。所以,我从来都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林千山。我不是你的良人!”

    他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今天我所做的一切让你大失颜面。我对你能说的,只有抱歉二字。”

    “你的妻子是洛宁吗”宋宁忽然问陈远。

    陈远说道:“没错!”

    宋宁马上站了起来,说道:“我立刻就让我爹杀了她!”她说完就要离开。

    陈远哪里能够允许,他一闪身拦住了宋宁的去路。

    宋宁仰首看向陈远,冷声说道:“怎么,你要杀了我”

    陈远说道:“我不会杀你,但你若真敢杀了洛宁,到时候就别怪我辣手无情!”

    他这句话一出。

    宋宁的眼眶顿时红了,她转过头去,却是不想陈远看见她的软弱。“所以说,你对我从来都是利用,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真心,对不对”

    “你可以这么认为。”陈远觉得自己不能再跟宋宁藕断丝连下去,所以就干脆狠心的说道。

    宋宁就要跑开,陈远一把拉住了她。

    “放开!”宋宁忽然冲陈远厉吼道,她看向陈远的眼神充满了一种仇恨。她的双眼血红一片!

    “等洛宁安全之后,我自会放你。”陈远冷冷说道。

    “真是讽刺,哈哈!”宋宁也就不再挣扎了,她冷笑着将头上的凤冠丢了出去,身上的喜服也脱下丢了出去。

    陈远看着伤痛的宋宁,他心中歉意到了极点。

    但是,他还是保持了狠心,并没有说什么。

    “陈远,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定!”宋宁突然咬牙切齿的说道。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随你!”

    接下来,宋宁就再也没有理会陈远了。

    她不吵也不闹。

    两个小时后,陈远顺利见到了洛宁。

    宋天骄独身带着洛宁前来。这个地点虽然不是约定的,但宋天骄依然能照过来。这也是陈远没有刻意避开的原因。他是故意留下一丝气息让宋天骄寻来的。

    洛宁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并没有受到什么委屈。

    当陈远与洛宁相见时,两人都有些百感交集。

    洛宁已经知道陈远在大婚现场手刃了岳光晨。

    “我们走!”陈远与洛宁并肩而立,陈远随后冲宋天骄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咱们江湖再见!”

    宋天骄也是一手牵了宋宁,她见陈远行礼,便也抱拳说道:“陈兄这一路去必定不太平坦,你们多保重就是!”

    “多谢!”陈远淡淡一笑,说道。

    “将来我们阴面世界与阳面世界的诸多高手终有一战!”宋天骄沉声说道:“若是陈兄此刻愿意和洛宁小姐留下来效忠于我父亲,我愿以身家性命保二位平安!”

    陈远说道:“大姐是言出必践的人,我信得过大姐的承诺。不过我们既然是阳面世界的人,他日便该为阳面世界尽一份心力。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了!”

    “看来我们将来终究是难免一战啊!”宋天骄微微感慨!

    陈远随后又看了一眼宋宁,宋宁却是理也不理陈远了,也不看陈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