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明主
    陈远与宋宁和安子轩直接出了城主府。

    宋宁和陈远刚准备上宋宁的那辆马车,没想到安子轩却说道:“我还有些事,就先回去了。”

    宋宁马上说道:“子轩,你怎么这般无趣呀,你能有什么事情”

    安子轩淡淡说道:“我已经打算回宋帝城了,我父亲一直想让我帮他处理一些政务。”他顿了顿,说道:“明早我就回去。”

    陈远微微一惊。

    宋宁也是失色,说道:“你怎么突然就说要回去了”

    安子轩淡淡说道:“回去也很正常啊!”

    宋宁说道:“可我还没打算回去呢。”安子轩说道:“我并未要求你和我一起回去。”

    “你今天怎么怪怪的”宋宁不解的说道。

    安子轩淡笑一声,说道:“今天我是正常的,只不顾以前我没找到真正的自我。”

    “毛病!”宋宁也有些不耐烦了,便对陈远说道:“林公子,不管他了,咱们走!”

    安子轩也就转身便走。

    “子轩!”陈远忍不住喊了一声。

    安子轩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说道:“林兄,再会!”

    陈远心中忍不住有些惆怅,他这几天抄诗抄多了,这会儿忽然有些感慨。忍不住就吟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依旧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宋宁却是将陈远这首诗听到了心里去了,她细细品味,最后美眸越来越亮。她兴奋的说道:“林公子,你真是绝顶诗仙啊!”

    陈远有些意兴阑珊,说道:“这些都不算什么。”

    宋宁却是自我兴奋,道:“我一定要把这首诗给记下来。”

    随后,陈远与宋宁上了马车。

    宋宁却是根本没有为安子轩而烦心,这就是单相思的悲哀,也是作为女神备胎的悲哀。备胎在哪儿痛不欲生,女神压根就没想到你。

    备胎要是觉悟了,女神大多觉得有点可惜。除此以外,那就别无其他了。

    这一天,陈远也就心不在焉的陪着宋宁。到了晚上,陈远便与宋宁直接回了城主府。

    刚一进城主府里面,就有管家前来。

    这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

    那管家姓陶,人喊陶管家。

    陶管家五十来岁,十分的殷勤客气。陶管家对宋宁笑眯眯的说道:“宁儿小姐,您今天玩的还开心吧”

    宋宁微微一笑,道:“陶爷爷,您怎么在这儿呀”

    陶管家说道:“厨房给您准备了一些糕点,老奴是想问您要不要去尝尝”

    宋宁笑道:“今天吃的够多了,还是留着明早吃吧。”她顿了顿,说道:“对了,林公子晚上住在哪里你们有安排吗”

    陶管家马上说道:“自然是有安排的。老奴这不就是来给林公子安排的吗”

    “哦,那就好!”宋宁说道:“我先回去休息了。”她随后又对陈远说道:“林公子,明天见哦。”

    陈远一笑,说道:“好的。”

    宋宁便带了丫鬟小兰,还有金文成一等人离开了。

    陶管家笑脸相送。

    只不过,等宋宁她们走远之后,陶管家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他冷淡的对陈远说道:“林公子,王爷要见你。”

    陈远顿时感受到了这种奇妙。

    自己虽然有些本事,但是在这里却是全靠宋宁的面子。

    泰山王这群人,根本不会真正信任自己,尊重自己。

    陈远面上一笑,说道:“好。”但他心中却是念头急转。

    陈远也知道,自己贸然而来,又有一身本事。这让泰山王觉得可疑,不敢信任。但是自己要在短时间里取得他们的信任,这还是有些难度的。

    陈远也不愿意在这里待太长时间,他必须要进入泰山王的核心,然后找到岳光晨的所在。

    那么,看来自己还是要依靠宋宁才行啊!

    宋宁是一张很重要的牌。如果她回宋帝城了,自己在这边,万一泰山王觉得自己太过可疑,他也许会一不做,二不休的杀了自己呢。

    陈远的心中马上也就打定了主意。

    泰山王此时并不在筱园厅,他是在府中的一处宅子里。那宅子的大堂里,灯火通明。

    此时,泰山王董川依然是淡淡的坐在上首。

    乐林与另外的一名黑衣人站在两侧。

    进到大堂里后,陈远恭敬无比的抱拳作揖,道:“在下见过王爷!”

    泰山王淡淡说道:“林千山,现在这里没有其他的人。你还是说说,你到我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吧。”他说道:“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更不是单纯的宁儿。所以,你最好把你的谎话说的天衣无缝一些。不然的话,今天你会死在这里。你也不用担心我明天会怎么跟宁儿交代。我有一百种法子可以骗过宁儿。”

    陈远沉默下去。

    董川也就看着陈远。

    陈远一直不开口,董川眼中出现寒意,说道:“你是在挑战本王的耐心吗”

    陈远淡冷说道:“既然王爷觉得我无论说什么都是谎话,我便已经没有说话的必要了。”

    “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不敢杀你”董川冷冷说道。

    陈远说道:“我本以为王爷乃是明主,现在看来,却是大谬特谬。既然是我瞎了眼,那死在这里,也只能怪我自己,与他人无忧!”

    董川微微意外,道:“你说我是明主为什么这么说”

    陈远说道:“王爷联合其余四位王爷一举拿下神域,便是建立了不世之功。”他顿了顿,说道:“如今虽然明面上,以宋帝王乃是最强者,无论是势力还是修为,都没人可以与之比拟。但是宋帝王锋芒太露,而且还有包龙图那些人不服管教。将来,宋帝王肯定要受众多阎陈王所累。而您在一边,便会韬光养晦。我愿意相信,跟着您的前途大过宋帝王!”

    “大胆!”董川眼中闪过怒意,说道:“你怎敢在我面前诋毁宋帝王我视宋帝王如兄如父,如何敢心存不恭。你这话说出来,是要比我杀你么”

    陈远说道:“在下无意胡乱揣度王爷心意,只不过男儿在世,都想建立一番功业。我这些年,苦心积累,为的就是寻找一位明主。”

    “学得文武艺,卖于帝王家!”董川饶有深意的说道:“你就真觉得我才是唯一的明主”

    陈远说道:“我不敢说您是唯一,但至少我看来,您是最懂得审时度势,并且会找准机会雷霆一击的人。您具备了一位明主的各种条件。”

    董川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去,他说道:“你的话,有些意思。不过你的来历古怪,短时间内,我不会真的信任你。”

    陈远说道:“信任是需要时间的,在下愿意等时间来检验。”

    董川说道:“那好,今天咱们就聊到这里,你先回去休息吧。”

    陈远说道:“是,王爷!”

    随后,陈远退了出去。

    陈远走后,董川又问乐林和另一名叫做小高的黑衣人。

    “你们怎么看”

    小高马上说道:“回王爷的话,属下也有些看不透这林千山了。但毫无疑问的是,他是个非常从命的人。他也的确很了解王爷您,知道您想听什么。”

    董川苦笑,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他刚才的话让我听了,觉得很是顺耳。”

    乐林说道:“他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十殿阎陈之中,论及势力,您虽然不如宋帝王。但若论道智谋无双,无人能出其右。”

    董川说道:“好啦,乐林,你就别来拍我的马屁了。”

    乐林一笑。

    小高接着说道:“王爷,这个人,我们那边已经在查他的底细了。而咱们这边,现在就先晾着他,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若他是真心来辅助于您,那咱们也算又得了一员虎将。”

    董川说道:“好,就按你说的办。”

    陶管家给陈远安排的住所还是不错的,是一个阁楼。阁楼里一切陈设都充满了古典雅致的感觉。

    也很是宽敞。

    而且陶管家还安排了丫鬟来服侍陈远。

    之后,陶管家便退下了。

    那丫鬟叫做小如,长得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

    她看起来才十八来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