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见或不见
    当天晚上,宋宁经过了白天的刺激,晚上依然有些心神不宁。她才发觉原来自己的安全并不是那么有保障的。

    宋宁刚一歇息下来,外面便传来脚步声。

    “宁小姐!”金文成的声音传来。宋宁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她问道:“金先生,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金文成说道:“属下觉得今天白天的事情有些蹊跷,所以想跟小姐您聊一聊。”

    宋宁说道:“那好吧,你稍等!”

    很快宋宁就起床了,她穿好了衣服。丫鬟小兰和她是在一个卧室的,不过丫鬟睡的是小床。

    宋宁和小兰一起出了卧室。

    金文成在外面恭恭敬敬的。

    随后,一行三人来到了偏厅之中入座。小兰将火炉的火拨大了一些,随后又泡了热茶过来。

    “金先生,请坐!”宋宁说道。

    金文成说道:“多谢宁小姐!”随后,他便就坐在了宋宁的对面。

    “先生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什么蹊跷”宋宁问。

    金文成说道:“今天这个刺客太古怪了,我事后回想,以他的实力,安公子根本不可能挡住了他的掌力,却还可以活着。而安公子却是下午就痊愈了。”

    宋宁脸色微微一变,说道:“难道你的意思是,这事是子轩搞的鬼”

    金文成说道:“属下不敢妄自揣测,只不过,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疑点。”

    宋宁说道:“但是这刺客修为之高,难以想象。我身边都没有这样的高手,子轩能去哪里找这样的高手而且,我想不出子轩这样做的动机。”

    金文成说道:“今日这个刺客的修为的确不错,但要说有多厉害,那也未必见得。”他接着说道:“只不过,他身上有一件非常厉害的神器,可以将我们的攻击避开。我们出其不意,才着了他的道。”

    宋宁脸色微微不悦,道:“先生这么晚来找我,到底是想要说什么”

    金文成脸色不变,说道:“属下奉命保护小姐,今日是属下的失职。属下并不是想要推卸责任。”

    “没有人来责怪你!”宋宁说道。

    金文成说道:“但属下却有义务将事情来龙去脉摸清楚。若这是单纯的刺杀,那也就罢了。属下是怕贼人另有所图。”

    “你觉得这件事到底还有什么阴谋”宋宁便问道。

    金文成说道:“属下不敢妄自揣测!”

    宋宁也不是个特别好性子的人,她说道:“那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先生,今天我的确是累了,你要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想法,那咱们就明天再谈,好吗”

    “小姐!”金文成脸色凝重,说道:“此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属下一定要将心中的疑虑全部说出!”

    宋宁道:“那你倒是说啊!”

    金文成说道:“是,小姐!”他顿了顿,说道:“咱们先假设这个刺客有问题,然后,咱们再想想,这件事,到底是谁得到了利益”

    宋宁说道:“你觉得谁得到了利益”

    金文成说道:“这件事发生,我们全部毫发无伤,您也毫发无伤。但是,这件事却让您对安公子感激涕零。所以说,最后是安公子得了利益。”

    “你还是想说,这件事情是子轩在搞鬼对不对”宋宁气愤的说道:“先生,子轩为了救我,不惜一死,我不容你在此诋毁于他。”

    金文成说道:“宁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要诋毁安公子,只是提醒您,有这个可能。我只是一个提醒,如果您觉得没有这个可能,可以当做属下没有说过。”

    “好,我知道了,也谢谢你的提醒了。”宋宁说道:“那么现在,我可以回去休息了吗”

    金文成立刻惶恐的说道:“宁小姐,属下告退!”

    第二天早上,宋宁起床之后便去华音居看望安子轩。

    阳光明媚。

    金文成等人依然陪伴在一旁保护。这一次,金文成已经有了准备,那就是那个刺客若是出现,他便不再主动攻击。那刺客的优势就在于那一层金光护佑。

    然而这一路去,却是无比平静。

    到了华音居后,宋宁与丫鬟进去。金文成带了三名护卫跟着进去。

    安子轩马上也就迎了出来,他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此刻的安子轩一身白衣,俊逸潇洒。他见了宋宁,便愉快的喊道:“宁儿!”

    宋宁上前,关心的问道:“子轩,你没事了吧”

    安子轩便一笑,说道:“一点事情都没有了,你那伤药真是好东西。”他随后又道:“你吃早点了吗”

    宋宁说道:“还没呢,就怕你有点什么事情。”

    安子轩心内暖暖,暗暗道:“林兄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以往宁儿哪里会这么关心我”

    “那咱们一起吃早点吧,就在荷花亭里。”安子轩说道。

    宋宁欢喜的说道:“好呀。”

    很快,安子轩便让下人将早点在荷花亭里摆好。

    安子轩与宋宁入座,宋宁不由好奇的道:“林公子呢怎么不见他了”

    安子轩便一笑,说道:“林兄贪睡,还未起床呢。”

    宋宁嫣然一笑,说道:“这都日上三竿了,林公子居然还没起床。”她顿了顿,说道:“咱们等等他吧,子轩,你让人喊他起床。他起来的迟了,我要罚他作诗。”

    安子轩永远都学不会不听宋宁的话,闻言他也只有心中无奈,嘴上说好。其实陈远哪里没起床,他不过是故意不出来的。

    陈远是不想抢了安子轩的风头。

    安子轩随后说道:“我亲自去喊他好了。”

    宋宁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安子轩不由尴尬,说道:“他万一没穿衣服怎么办”

    宋宁脸蛋一红,说道:“好啦,我在这等你们。”

    安子轩很快就到了陈远的卧室里。陈远正在盘膝打坐,安子轩一进来,陈远便道:“子轩,你不是在陪宁儿小姐么怎么跑来我这里了”安子轩不由苦笑,说道:“宁儿问起你,我说你在睡懒觉。结果她让我来喊你起床去吃早点。”

    陈远不由无语,说道:“都这个点了,谁还睡觉啊。你就不会说我独自出去逛了”

    安子轩不由一拍脑袋,道:“我真是笨啊,居然没想到这一茬。”

    陈远说道:“好啦,被你打败了,走吧。”

    安子轩忙说道:“不过林兄,你今天可别作诗了啊!”陈远说道:“放心吧,我现在只管负责傻,你负责帅!”安子轩笑道:“林兄真是够朋友。”

    随后,陈远与安子轩便也就来到了荷花亭。

    “宁儿小姐。”陈远走上来,淡淡的喊了一声。他是要故意冷淡的。

    宋宁一笑,说道:“林公子,你这是起床的起床气吗”陈远淡淡一笑,说道:“也许吧。”随后,他就和安子轩落座了。

    金文成一直陪在一边,他忽然说道:“林公子,昨天你在做些什么”他觉得这林公子的眼神和身材与昨天的黑衣刺客有些相像,于是问道。

    与此同时,金文成注视陈远的眼神。如果陈远眼中出现一丝慌乱,那么他就可以肯定这人就是和安子轩串通好的。

    不过陈远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被金文成试探出来。他呵呵一笑,说道:“我昨天在黑狱城瞎逛,怎么了”

    一丝丝的慌乱都没有,反而有些盛气凌人。这让金文成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宋宁也不悦道:“金先生,你问这做什么”金文成马上恭敬的说道:“属下只是随便问问。”

    宋宁便就不再理睬金文成,她对陈远说道:“林公子,你今天起来迟了,我要罚你以这早晨的晨光来作诗一首。”

    陈远苦笑说道:“宁小姐,这作诗可不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啊。我现在没有灵感,那是万万做不出来啊。”

    宋宁不由感到失望,她又看向安子轩,道:“子轩,你呢”

    安子轩不由苦笑,他正想说话,陈远先道:“作诗嘛,讲究偶有灵感,佳句天成。宁儿小姐,你说是吗”

    宋宁微微一笑,说道:“林公子说的有道理,是我激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