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深藏不露
    天终于黑了下去。

    在阴面世界里,从来都没有皎洁的明月。

    这时候,雨也终于停了。空气中充满了湿气,那是一种阴雨连绵的感觉。大概是这里阴气积累,然后被雨水冲刷而下,所以才会让人有这种感觉。

    华音居的庭院之中。

    陈远与一名青衣文士相对而立。这青衣文士叫做文轩,乃是安子轩手下的一名高手。

    陈远看得出这青衣文士乃是化神中期的高手。肉身修为已经接近圆满了。

    陈远看的有些热泪盈眶,尼玛,从进到这地狱之门后,很少再见到这样级别的对手了。

    而此刻,安子轩的身边还站了一人,那人叫做洪虎,洪虎是安子轩的贴身保镖。修为却已经是长生境五重了。

    至于陈远的修为,说实话,就算是洪虎也看不真切。看起来,陈远像是没有修为一般。

    这时候,文轩便也就朝陈远出手了。

    文轩脚下一错,爆吼一声。他的身体力量协调无比,一瞬间便爆发出了恐怖的力量,如电如光一样朝陈远冲杀过来。陈远只觉眼前出现一个拳头,那拳头瞬间变大。

    陈远眼也不眨,突然一脚蹬了出去。

    砰!

    文轩立刻就被蹬飞出去,最后摔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不过文轩并未受伤,他眼中充满了震骇和不可思议。他爬起来后,惭愧的来到安子轩身边,喊道:“公子!”

    安子轩和洪虎也是意外。陈远则是笑吟吟的。

    随后,安子轩便让洪虎来跟陈远对战。

    洪虎当即下场,来到陈远的面前,一抱拳道:“林公子,得罪了。”

    他倒是不骄不躁,很有风度。

    陈远也一抱拳,说道:“承让了。”

    随后,洪虎突然眼中寒光一闪,朝着陈远凌空拍出一掌。

    “云天掌法,霹雳九重!”

    洪虎这一掌凌空拍出,空气中顿时荡漾出一股强悍的掌力,并且重重叠叠,分为九重劲力朝着陈远扑杀而来。

    这一掌突然而起,眨眼便至,令人防不胜防!

    陈远也是微微一惊,也幸亏他身上已经有了陈妃蓉的法力。所以,他能够反应过来。

    陈远一瞬间就感觉到了洪虎的掌力中的九重劲力,他也不多说,反手猛然运转法力一拳劈了出去。

    “天雷拳印!”

    轰隆!

    蕴含了陈远强大的精神力量的拳印势如破竹,一瞬间就将洪虎的九重劲力轰碎,并且直接朝着洪虎碾杀过去。

    洪虎大吃一惊,他躲避不及,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最后重重摔在地上。

    虽然陈远在这里施展天雷拳印,其力量打了很大的折扣,但是打败洪虎已经足够了。

    洪虎的劲力不弱,但是却少了那种感动和精神。所以根本不是陈远的对手。

    当然,洪虎其实也没这么弱。主要是他不知道陈远的底细,而且陈远也不是敌人,所以他并未一出手就是杀手锏,也未动用法宝。

    不过话说回来,陈远也是手下留情了。陈远要是出手夺目珠或是音杀魔刀,洪虎也早死了。

    洪虎起身,他受了轻微的内伤。“公子!”洪虎来到安子轩的身边,惭愧的喊道。

    安子轩诧异的看向陈远,他这时候眼中对陈远多出了一份敬畏。“林兄,你竟然有如此修为”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我早说过,在泰山王身边的高手中,我可排进前三甲。你莫不成以为我真是在跟你吹牛”

    安子轩道:“但我想不通的是,你这样的人,何以会一直在平凡之中”

    陈远说道:“安公子,有句话叫做静极思动。我这些年来,一直在行走中修行。到了如今,也算是学有所成,所以也才想动一动了。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顾虑,不过你在向泰山王推荐我的时候,可以直接说你不确定我的身份。但是,你可以肯定我的实力。到时候,我相信泰山王会有他自己的判断,你说呢”

    安子轩沉吟起来,随后他说道:“不如你就跟着我,怎么样我绝不会亏待你。”

    陈远不由苦笑,他说道:“十殿阎陈之中,我选择泰山王是做了许多比较的。我要的不是钱,而是权,这是安公子你给不了我的。”

    “既然是要权,你该选择宋帝王才是!”安子轩说道。

    陈远说道:“宋帝王身边人才济济,高手云集。我进去,不过是个末尾之数,所以,我更看好泰山王。”

    安子轩陷入了沉默。

    陈远说道:“不过这个事情,我也不一定是非安公子你不可,我想我应该还有其他的办法去见泰山王。”

    安子轩闻言顿时吓了一跳,他现在还指望陈远帮忙呢。所以哪敢让陈远离开,他心里也清楚,以陈远的身手,要去找其他人帮忙引见,那也是没问题的。

    所以安子轩马上说道:“林兄,这个是没有问题的。我相信你就是!”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那就多谢安公子了。”

    安子轩拉了陈远,显得无比亲热,他说道:“咱们进去聊。”

    这一下便进了华音居里面,安子轩拉着陈远秉烛夜谈。

    “林兄,你说要帮我写几首情诗的”安子轩有些迫切。

    陈远便说道:“这个好办。”他顿了顿,说道:“我来念,你写。我以前就作了不少情诗,不过没怎么流传出去,就先给你了。放心,我绝不会拆穿你的。”

    安子轩立刻高兴无比。

    陈远心里好笑,你拿了哥的情诗,那就等于是有了把柄在哥手里了,那还怕你不听话吗

    陈远这次来诛杀岳光晨,他本来还有一种路线可以走,那就是蛰伏在黑狱城里,静静等待岳光晨的出现,然后一击必杀。或则,陈远也可以让陈妃蓉去打探岳光晨的住处等等。

    但陈远都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想悄无声息的杀了岳光晨。他要亮出属于天都殿的锋芒,他要用自己的力量来血洗这份耻辱。他不要悄无声息的来,这就是陈远的心思。

    再则,贸然刺杀也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一旦失败,再想下手就难了,陈远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所以,他现在就要混到泰山王身边,保证知己知彼。

    陈远随后就开始念起来,他念的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词曲。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好,好诗!”安子轩兴奋的道。

    “额,这是词。”陈远说道。放到现代,倒是可以说是现代诗。

    安子轩兴奋的两眼放光,说道:“林兄你真是大才,大才啊!”

    陈远哈哈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在咱们这个年代,有再多的才气都不如修为高深有用。我若是就靠着这些诗词去见泰山王,估计泰山王看都不会多看我一眼。这个时代,是我们的文人的悲哀,所以我宁愿做一个武者!”

    安子轩说道:“林兄你是文武双全,没有一样难得住你。”随后,他又说道:“可还有情诗”

    陈远说道:“有当然是有,不过你也不能一口气全给宁儿小姐呀。这作诗不比喝酒吃饭那么简单啊!”

    安子轩便道:“林兄你说的是。”他顿了顿,道:“但是明天的事情,咱们得好好计划计划啊!”

    陈远说道:“那有什么问题,只要你明天能将宁儿小姐约出来,我就能给你办成。”

    安子轩一笑,说道:“本来每次约宁儿还要费些功夫,但是现在有了这首情诗,那肯定是没问题了。”他顿了顿,又说道:“林兄,只要你能帮我将宁儿追求到手,日后你就是我安子轩的大恩人!”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安公子,你这话就说的见外了不是。你能追求到宁儿小姐,那跟我也没多大关系,那是你两的缘分,也是因为宁儿小姐本来就喜欢你。我不过是将你们之间的遮羞布扯开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