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再逆转
    蓝紫衣恢复真身,必须要由叶铭来帮助。因为叶铭的法力是与蓝紫衣同宗同源的。

    这一点,陈远是办不到的。

    而且,蓝紫衣最信任的也是叶铭。所以,叶铭乃是帮助蓝紫衣恢复真身的不二人选。

    那冰凰宫外,所有族人耐心而虔诚的等待。

    在这样密集的人群守护下,没人可以虚空穿梭进来。因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磁场,如此之多的人将磁场搅得乱哄哄的,这种情况下,谁都无法串联分子。

    陈远和叶铭从小白身上虚空穿梭进族人那里,其实已经很是冒险。那时候也穿梭得没有多么精确。至于后来慕容兴和陈桥,那真是功力深厚了,所以才能勉强穿梭。

    更关键的是,其实大家都没有深入群众其中,一旦进去之后,那是怎么都穿不过去了。

    此刻,冰凰宫内,陈远和林冰也在耐心等待。

    冰凰宫是金碧辉煌的宫殿,森严,恢弘!这里面四处都是如镜面一般光滑。冰凰宫乃是凰王的独家宫殿,也是不死族的权力中心。

    一向除了会议需要之外才有族人,长老能够进来。

    冰凰宫里一向只住凰王。另外就是一些服侍的佣人等等。

    冰凰宫的大殿里,四周壁画浮雕,美不胜收。

    上方有一冰凰宝座!

    整个大殿,除了这一个座位之外,再无座位。

    由此也可见凰王的威严之盛,只能有她的座位!

    陈远倒是想去坐坐那王座,但是想了想,还是有些犯悚,最后还是没去坐。

    这大殿里,透着一股冰寒之气,让人感觉从里到外,都没有感情的味道和温度。

    凰王是无情的,连大殿都是冷的。

    陈远观赏了一阵之后,便也就和林冰闲聊起来。林冰也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两人靠着墙壁站着。

    冰凰宫里没有任何的闲杂人等!

    林冰说道:“咱们总算是大功告成了。如今凰王归位,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陈远微微一怔,说道:“首先是要找凰王给你我都弄件不错的法宝,这是她应该满足我们的。另外,我们要去杀岳光晨这个畜生。怎么杀,怎么去找岳光晨,我不清楚。但这一切,我都打算让凰王来帮我完成。咱们九死一生,千辛万苦的来陪她走到了这一步,也该她付出了。”

    林冰莞尔一笑,说道:“不都是施恩不望报吗”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反正那不是我。”

    “杀了岳光晨之后,你又有什么打算”林冰再问。

    陈远呆了一呆,他说道:“应该再回不死族里来,多向凰王指教一下吧。毕竟,能有她这样的高人指点,想必修为一定能够再上一层楼。”

    林冰说道:“岳光晨虽然该杀,但那泰山王等人也是该死!”

    陈远说道:“这个我知道,但是现在,我们还真没能力来诛杀他们这些人。”

    林冰沉默下去。

    半晌之后,林冰又说道:“阴面世界已经蠢蠢欲动,他们的目标是阳面世界。我们身为阳面世界的人,也不能就此不管。尤其是你,你是天命者,我想你也应该为阳面世界做一些事情吧”

    陈远说道:“这个事情,我有想过。我现在不想说什么侠之大者等等,我会顺势而为,我能做的,能办的,我会去办。但我也不会强求什么,我最大的目标还是要救灵儿。为了这个目标,我会永远的追寻下去。”

    林冰微微苦笑,说道:“我真没想到,你也是长情之人。”

    陈远微微一叹,说道:“我欠灵儿实在太多。”

    林冰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便也就在这时,陈远与林冰脸色忽然一变,他们同时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危机。

    也是在这时,从大殿的另一侧,一个本该是死了的人出现了。这个人就是许舒,跟在许舒身边的还有慕容兴和陈桥。

    “什么情况”陈远骇然失色,他突然感受到了一种阴谋的味道。

    叶铭的慈悲剑是直接刺破了许舒的咽喉的,当时是自己亲眼所见。

    为什么许舒会没死

    难道……

    这一瞬,陈远毛骨悚然。

    叶铭是许舒的人那么现在蓝紫衣岂不是……

    陈远戒备的看向许舒。

    许舒与慕容兴以及陈桥前来,他们在陈远面前五米处站定。

    “叶铭是你的人”陈远冷声说道。

    许舒淡冷一笑,说道:“算你还有些脑子,不过你现在才看出来,一切都太迟了。”

    陈远不由后背冒出冷汗,他说道:“陈桥长老也早被你买通了你们所做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骗取凰王的信任,然后好在魂殿之中,彻底消灭凰王,并且吸取她的法力对不对”

    慕容兴冷哼一声,说道:“没错,小子,你都猜对了。只可惜,你始终是站错了队。到了今时今日,你所能做的,就是等死!”

    陈远和林冰如坠冰窖,此时此刻,他和林冰的确已经没有任何生路了。

    这些人,个个修为都比他和林冰的修为要高,而且还不是高出一点点。

    从刚见叶铭开始,陈远就觉得叶铭有些问题,但是具体那里有问题,陈远说不上来。后来,叶铭为了救蓝紫衣,数次受伤,并且断了手臂,红颜白发。这种种一切让陈远也被感动了,他渐渐相信了叶铭。

    “可我还是想不通,你让叶铭去吸凰王的功力,他强大之后,又岂能再服从于你”陈远死死的盯着许舒。

    许舒便说道:“既然你都要死了,那我便让你做个明白鬼。当初凰王那个贱婢一直都有算计,她教会叶铭一种法诀,名为嫁衣诀!只有这门嫁衣诀才能帮助她恢复真身,而叶铭吸了凰王那个贱婢的功力之后,他自身不能拥有,只能作为嫁衣传授给我。不然的话,他就会自爆而死。”

    慕容兴也说道:“魂殿之中的法力元神,必须依靠凰王的本命精元来融合成纯净的本命精元法力,不然的话,谁也无法将这股法力融入体内。而且,也只有将这些法力元神真正吸入进来,如此也才能彻底消灭凰王。我们谋划这么久,不仅仅是为了要得到凰王的本命精元相助,更重要的是,凰王必须要死。她一日不死,就是我们一日的大患!”

    陈远恍然大悟,道:“种种追杀,种种算计,都是为了演给凰王看的。也是为了得到她的信任,对不对”

    许舒说道:“没错,她若不愿意,谁也勉强不了她。”

    陈远说道:“那么现在,你们打算将我们怎么办”

    许舒看了一眼陈远,说道:“你这个小贼,实在是可恶,数次杀我属下。所以,你若聪明一点,现在就自裁。不然的话,有你吃不尽的苦头。”他接着又看向林冰,说道:“这个小美人的确有几分姿色,便来做我的一个小妾吧。”

    “你休想!”林冰立刻怒斥。

    许舒哈哈大笑,说道:“到了如今,你们的生死全部掌控在我手上。别说我让你做我小妾,就算是让你被万人骑,那也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林冰娇躯剧烈颤抖起来。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可否不要为难我师姐只要你放过我师姐,我愿意将我的一招剑诀教给你。我的剑诀,傅陵曾经见过,我与他修为相差甚远,依然可以制住他。”

    这个时候,只要能救师姐,陈远什么都不在乎了。

    林冰忍不住道:“师弟,咱们不要求这个畜生,大不了就是一死。我若要死,他又岂能阻拦!”

    许舒哈哈大笑,说道:“在本座面前,你以为你有死的权力吗”他接着又看向陈远,说道:“真是可笑至极,本座马上要拥有凰王之力,并且还能拥有不死神芒秘术。本座会在意你的劳什子剑诀”

    陈远不由语塞。

    “废话少说,小贼,你是要本座亲自动手,还是自个了结”许舒眼中流露出森寒的杀意来。

    他对陈远那是没有一点的耐心。

    陈远的拳头握紧,他的手心里满是汗水。

    这一刻,他实在是想不出任何办法来。

    会有奇迹吗

    唯一的奇迹那就是凰王没有被算计到。可是……许舒算计如此之久,又岂会让这最关键的一环出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