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叛徒
    双方绞杀在一起,难解难分!

    便也在这时,平等王陈川手中九幽骨剑步步紧逼陈亦寒。剑光闪过,幽冥九重天!道道鬼影剑气缠绕在了陈亦寒的身边。

    那些鬼影剑气阴柔无比,就像是无数妖娆美女缠绕过来,让人感觉理不清,情还乱!

    陈亦寒一直都在压制实力,他对神域可没有什么归宿感。程建华也提醒他要坐收渔翁之利,所以他不想真正干掉陈川。

    那知道现在,陈川却是想要他的命。

    陈亦寒不由恼火了,他瞬间将一元生灵剑祭了出来。

    刹那之间,一剑光寒!

    一元生灵剑发出浩瀚的精气神来,同时,金色的光辉闪耀而出,瞬间将那所有鬼影剑气消灭得一干二净!

    陈亦寒将手中一元生灵剑一震,接着将那无数金色光华聚拢,形成了一道金色剑气!

    陈亦寒心念一动,这道金色剑气就如神灵一般朝陈川激射过去。

    陈川感受到了这金色剑气的厉害与浩瀚,他吃了一惊,立刻驱使九幽骨剑连连抵挡。

    九幽骨剑和金色剑气连连撞杀在一起,最后砰得一声,那金色剑气居然将九幽骨剑斩断了。

    陈川骇然失色。

    陈亦寒眼中闪过寒意,他身子朝前一闪,一元生灵剑朝着陈川当头劈杀而来。

    陈川畏惧陈亦寒的一元生灵剑,迅速朝后退去。他的亲兵部队马上围上前来攻杀陈亦寒。陈亦寒也不想真的杀陈川,干脆也身子一退,避了开去。

    他穿梭在整个战局之中,随时窥探战局。若有不开眼的人朝他攻杀,他便迅速以一元生灵剑将其斩杀!

    陈川见陈亦寒没有来追杀他,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而这时候,左天宗与秦广王依然战得难解难分。

    左天宗如今法力高深,随手操控磁场之力。人也依靠磁场与分子,将身法展现得出神入化。

    他的朱雀玉尺紧紧咬住秦广王的玉如意,双方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宁天都这边的战斗则更加精彩,宁天都一人战董川与都市王,丝毫不落下风。

    这一幕,左天宗和梵无虞还有陈亦寒也都抽空看到了。三人暗暗心惊,暗道这般下去,宁天都掌管了禹王鼎,又有如此法宝在,他将会成为神域的新主人。

    宁天都的音杀魔刀一直追杀着都市王与泰山王董川,音杀魔刀,魔音阵阵,刀光如血!宁天都的身形飘忽不定。这让董川非常恼火。

    就在这时,宁天都的徒弟岳光晨突然横了过来。“师父,我来助您。”他一下拦了过来,堵截住了董川。

    “找死!”董川五指张开,抓出五道黑色戾气。那五道黑色戾气瞬间包围住了岳光晨。

    岳光晨连忙后退,却是避不开。

    眼看着岳光晨就要死在泰山王董川的这一招幽冥鬼爪之下。

    宁天都这时候没顾太多,却是不肯让这从小养大的徒儿死在董川的手下。

    宁天都迅速以人皇镜闪现到了岳光晨的面前,那幽冥鬼爪抓来,宁天都以音杀魔刀挥去!

    顿时,幽冥鬼爪就被刀光削成粉碎!

    董川立刻又以无极乾坤鼎镇来!

    宁天都直接将岳光晨拉扯住,随后以人皇镜移了出去。

    此刻若是不顾岳光晨,宁天都根本没有任何的危险。

    可就在这一瞬,宁天都从人皇镜之中瞬移到另一边时,他突然感到后背一痛!

    却是岳光晨一剑刺透了宁天都的后背!

    这一剑,对心穿,透心凉啊!

    宁天都当场吐出一口鲜血来,一瞬间,所有的真元全部泄了出来。

    与此同时,董川上前一掌印在了宁天都的胸腹上。

    宁天都再次狂喷一口鲜血,他的人皇镜瞬间就落在了董川的手上。

    宁天都蹬蹬蹬后退几步,最后坐在了地上。

    岳光晨已经闪到了董川的身后。

    “师父!”林冰刚好目睹了这一幕,她顿时目眦欲裂,迅速扑到了宁天都的身前。

    “为什么”宁天都看向岳光晨。

    周围的打斗却都因为这个变故而暂时的停止了下来。

    宁天都的眼中没有了任何人,他只是看着岳光晨,悲愤欲绝的问道:“为什么”

    宁天都已经是气若游丝,命悬一线!

    但他不肯断气,因为他死都不明白这一切是为什么。

    岳光晨避开了宁天都的眼睛,他却是不看宁天都。

    董川冷冷一笑,说道:“宁天都,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本王就告诉你为什么。因为岳光晨已经投靠了本王,他已经决定向本王效忠。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神域已经是日薄西山,他需要投靠我,才会有辉煌的未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这有什么好想不明白的”

    “岳光晨!”林冰暴怒起来,她血红了双眼,就要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

    便在这时,宁天都忽然使出了最大的力气拉住了林冰,他冲着林冰喷出一口鲜血,道:“不要……”

    这句话一说话,宁天都身子一歪,当场死亡!

    “师父!”林冰满脸是血,看起来格外狰狞,她抱住了宁天都,伤心悲恸到了极致。

    “我们走!”董川忽然大喝一声,这家伙转身就走了。

    其余的阎陈王见状,立刻转身带着大部队跟着一起走。

    此时此刻,神域已经稳占下风,对方要走,他们自然不会去阻止。

    事实上,在宁天都死的这一刻,左天宗还有梵无虞的心中都闪过了一丝畏惧!

    原来我们也是会死的啊!

    这一场战斗就以宁天都身死为告终。

    十殿阎陈前来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却还是让人不得而知。

    整个事件让人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在陈远准备去淮北会晤蓝紫衣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丽丝的电话。

    丽丝在电话里声音凝重,道:“陈远,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你一定要冷静,你听我说……”

    陈远心里一个咯噔,难道是灵儿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灵儿。

    “怎么了”陈远努力保持了冷静。

    “你师父,宁天都,死了!”丽丝说道。

    “什么你再说一遍”陈远身子剧震,他只觉脑袋一轰,刹那之间,五雷轰顶啊!

    洛杉矶时间是上午十点,陈远火速到达了神域。

    神域之中,天都殿里已经摆设了灵堂。

    左天宗,陈亦寒,梵无虞等人还有众多弟子都在。

    大家都是穿了一身黑色的素衣,灵堂的气氛沉重而悲凉。

    宁天都的弟子不多,就只有那么几个。

    而如今,能联系得上的也就是陈远了。

    所以给宁天都送终的就只有陈远和林冰。

    陈远在进入灵堂的时候,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来到了灵堂面前。

    宁天都的尸体就躺在花海之中。林冰跪在了宁天都的尸体面前!

    “师父!”陈远眼中泪水滚滚,他再也抑制不住。

    宁天都这位师父,是陈远心中类似慈父一样的存在啊!他刚直不阿,对待陈远一片赤诚。

    陈远从小就没有父母,所以他格外珍惜宁天都这位师父。

    不然的话,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将人皇镜这样的至宝送给宁天都。

    林冰在宁天都的尸体面前泪声说道:“师父,小师弟回来看您了,您睁开眼看看吧!”

    可不管林冰再怎么声泪齐下,而宁天都却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一切,陈亦寒冷冷的看在眼里。他忽然松了口气,他觉得陈远真不算是什么终极对手。

    这个人,太感情用事了。

    一个人既然能感情用事,那么就代表其有缺点。有缺点,那就不可怕。

    陈亦寒承认自己也有缺点,比如自己就很在意父亲。可不同的是,父亲陈天涯乃是魔帝,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谁也没有本事来拿父亲来威胁自己。就算是神帝都不可以!

    三天之后,宁天都下葬香山!

    这天晚上,陈远与林冰离开了神域。

    是真正的离开神域,至少在短暂的时间里是不会再回来了。

    林冰和陈远心里都很清楚,如今师父宁天都已经不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