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明白了一件事
    陈远自然不能杀陈亦寒。

    一是杀不了。

    二是双方如今都是神域之人,上有神帝在,下有神域的森严规矩在。他那里能对陈亦寒出手。

    可如今,陈亦寒前来挑衅,陈远心中的恨却是无处发泄啊!

    陈亦寒玩味的,挑衅的看着陈远。

    陈远双眼喷火,但他却不能有下一步动作。便在这时,司徒灵儿眼中寒光闪过,她突然上前一掌拍在了陈亦寒的胸口上。

    砰得一声,陈亦寒连续退后三步。

    他的嘴角溢出鲜血来,可他脸上却是笑容灿烂。“很好,神帝的亲传弟子第一个破坏神域的规矩,对同门出手。不知道神帝这次要打算如何处置”

    陈亦寒哈哈大笑,他说完之后,又扫视向陈远,说道:“我的好大哥,我现在就要去见神帝,然后向神帝禀明此事。你说,神帝会如何处置想想还真是有趣呢。”

    他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陈远立刻喝道。他心中知道这件事会很麻烦,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陈亦寒回头,他一笑,说道:“或则,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可以考虑不去禀报神帝!虽然神帝无所不在,可监察万物。但是只要我们不去禀报,那便没有事情的起因。没有起因,神帝就不会查!”

    陈远顿时大怒,他怎么可能给陈亦寒磕头。就算是杀了他,他也绝不会向陈亦寒下跪。

    “哦,看来要你下跪很难。那也行,只要你去向神帝禀报,申请和我在天刑台上决斗,这件事也可以算了。”陈亦寒说道:“你不是恨我入骨吗我给你机会和我一决生死!”

    “我和你决斗!”司徒灵儿忽然说道。

    “你”陈亦寒看了司徒灵儿一眼,他随后说道:“好,也行!我倒想看看,我亲手杀了神帝的亲传弟子,还有我好大哥心爱的妻子,神帝会怎样我这窝囊废大哥又会怎样。”他说完之后,向身边的程建华说道:“建华,你说这件事是不是很好玩”

    程建华淡淡一笑,说道:“非常好玩!”

    陈亦寒与程建华得意洋洋。这两个人前来,看似是要恶心陈远,实际上却是要来致陈远于死地。

    便也在这时,一言不发的陈远忽然爆发了。

    他整个人猛然将大圣道场的其实爆发,就如一道疾电冲杀向陈亦寒。出手就是一招滚雷拳印!

    拳意浩瀚,势如滔天,雷声轰隆!

    如今的陈远,长生境三重,修为已然到了不可想象之地步。尤其是他所有的法力都化作了战斗力,所以这一拳之威是非常恐怖的。

    不过可惜,陈远今天遇上的是太虚重天三重的陈亦寒。陈亦寒与程建华都感到了意外,这个陈远居然敢出手,难道是不要命了

    危机之中,陈亦寒与程建华觉察到了拳意刺骨。这时候,陈亦寒身形忽然一闪,就如移形换影一般,轻松避开了陈远的滚雷拳印!

    随后,陈亦寒出现在陈远的身后。他大手一抓,居然就神奇的抓住了陈远的衣领。

    不过就在这时,司徒灵儿也出手了。

    司徒灵儿一掌印向了陈亦寒的后背!这一掌印出,周遭的磁场搅动,带着奇异的力量,突然就到了陈亦寒的后背!

    陈亦寒微微一惊,他察觉到了背后这一掌非同小可。当下,他放弃了抓击陈远。身子再一闪,避了开去。双方终于暂时的停止了攻击。陈亦寒有些不解的看向陈远,道:“你是在找死”

    陈远冷笑一声,说道:“陈亦寒,既然你不给我活路。今日就在这里,咱们便决一生死。”

    陈亦寒眉头微皱。

    他那里会跟陈远在这个地方决一生死。在这里,如果不走运,自己被陈远和司徒灵儿杀了,那也就是自己倒霉死了。可若是自己将这两人打伤了,那去神帝哪儿也说不清楚。若是自己将这两人杀了,那自己也是死定了,神帝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这打是没法打的。

    “灵儿,今天我们两人一起就在这里将这畜生杀了。”陈远沉声说道:“就算被神帝处死,也算是值了。”

    司徒灵儿点点头,她眼中流露出森然杀意。她可不是在跟陈远演戏,她是真的打算要杀了陈亦寒。在司徒灵儿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惧怕二字,也不会去忌惮任何东西。

    陈亦寒心里明白,虽然自己的法力高深。但是眼下司徒灵儿的修为高深莫测,而陈远的战斗力也格外强大。若是这两人真要拼个你死我活,他的处境也有些不妙。

    最关键的问题是,陈亦寒不想在这里跟这两人斗。无论他是斗赢还是斗输,他都没有好果子吃。

    双方的情况僵持起来。

    陈远毕竟是陈远,他虽然在刚才被陈亦寒气得失去理智,但很快,他就恢复了他的聪明与机智。

    陈亦寒最怕什么怕的就是鱼死网破啊!

    这时候,程建华开口了,他说道:“少主人,我看今天都是个误会,不如就这么算了。”

    陈亦寒便也就看向陈远,说道:“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如何”

    陈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点点头,说道:“你可以滚了。”

    陈亦寒眼中闪过怒色,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他和程建华转身离开!

    陈远见到这两人走了之后,他眼中闪过一种深深的屈辱之色。

    他多想答应陈亦寒在天刑台上决斗,以自身的实力来诛杀这个畜生。可是他知道,他根本不可能是陈亦寒的对手。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刚才那两下的接触,他就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眼下,他只能忍下去!

    即使是忍出血来,他还是只能忍!

    “我们也走吧!”陈远说道。

    司徒灵儿点点头。

    随后,两人离开了这家清吧。上了车之后,车子开了出去。

    司徒灵儿忍不住问陈远,说道:“为什么我们刚才不真的合力杀了陈亦寒他杀了我爷爷,我一定要杀了他。”

    陈远猛然踩了刹车,他停下车后转身面对司徒灵儿。

    “灵儿,我比你更想杀了他。”陈远说道:“但现在不能,因为在刚才,第一,我们杀不了他。第二,即使杀得了他,但我们坏了神帝的规矩。到时候,即使你是神帝的徒弟,可陈天涯不依不饶,神帝也得依他自己定下的规矩办事。我不觉得我们两个人的命来换他这畜生的命是划算的。我不想死,更不想你死。我还想以后我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你明白吗”

    司徒灵儿的脸色终于缓和下来,她笑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了。”

    当下,陈远便继续开车。

    半个小时后,两人回到了神域。接着,两人直接回了晴天公寓!

    劳累了一天,司徒灵儿先去浴室洗澡,陈远就在卧室里待着。

    浴室也是在卧室里,所以陈远能听到水声哗哗。可这时候,他却是非常凝重的。

    陈远一直在回想自己击杀陈亦寒的那一拳。

    那一招滚雷拳印,自己的力量,气势都已经是浑然一体,并且无懈可击!

    自己的气势已然锁定了陈亦寒!

    可就在那一瞬,陈亦寒并不依靠法宝,却就这么随意的躲开了自己的攻击,并出现在自己的背后。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陈远一时之间想不通。

    他觉得陈亦寒的躲避已经不是单纯意义的肉身力量了。

    这个问题,陈远一时之间想不透。因为他的力量始终是停留在肉身之上!

    不过这时候,陈远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这个电话是打给华尔莱茵的。

    电话很快就通了。

    “陛下!”华尔莱茵十分恭敬的喊道。

    陈远说道:“华尔莱茵,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的回答我。”

    华尔莱茵说道:“陛下请问,臣下不敢有丝毫隐瞒!”

    陈远说道:“我在神域之中,有一我恨之入骨的仇人。若我想要血族倾尽全力来随我诛杀此人,你们是否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