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老爷子的悲哀
    晚上十点,陈远在老爷子生前所住的宅子里休息。

    多伦斯他们已经和沈墨浓回到了燕京市区。虽然陈远的事情很多,可说一切都是百废待兴。但是陈远眼下正处于丧事之中,所以沈墨浓她们都没有来打扰陈远。

    林冰则趁这个空当,先回洛杉矶去见师父宁天都了。

    宅子里的灯光是昏黄的,一切都很复古。老人家习惯了这种生活,也不喜欢强光,所以老宅子才是老人家的最爱。

    陈远和吴伯在偏厅里坐着聊天。

    吴伯已经两鬓花白,他显得格外的苍老。“孙少爷,大少爷他们只是一时转不过弯来,我希望你能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陈远点点头,说道:“吴爷爷,您放心,不管他们做什么,就算是看在爷爷和灵儿的份上,我都不会真的跟他们计较!”

    吴伯点点头,他说道:“如今司徒家有孙少爷在,我相信老爷走的也安心。”

    陈远心中顿时沉痛,他沉默了一会后,转而问道:“吴爷爷,这段时间,就一直都没有灵儿的消息吗”

    吴伯眼中闪过一丝沉痛,他摇摇头,说道:“没有消息。老爷一直在念念着你和灵儿,可惜他最后还是没见到灵儿一面!”

    陈远的拳头捏紧,他说道:“都是我不中用,没有保护好爷爷和灵儿。”

    “这怎么能怪你呢,孙少爷。你可千万别这么想,老爷在一年前就知道自己的命了。”吴伯说道。

    陈远眼中闪过沉痛自责之色,他终究是什么都没再说了。

    随后,陈远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吴爷爷,艾丽薇呢她还好吗”

    “送到英国那边去读书了,我们请了佣人专门照顾她,她很好,孙少爷您放心。”吴伯顿了顿,说道:“艾丽薇是个很懂事的孩子,她也很体谅灵儿的决定!”

    陈远点点头,他又详细问了艾丽薇所在的地址还有其联系方式。他心里还是决定,等有空了就去看望艾丽薇。不管怎么说,自己答应过艾丽薇的姐姐,要好好照顾艾丽微。

    自己受了那太阴玉佩的救命之恩,这恩情也绝对不能忘啊!

    人生在世,绝不可忘本。

    “以后,吴爷爷,你有别的打算吗”陈远又问吴伯。

    吴伯说道:“若是孙少爷不嫌弃,我想就一直在这里住下去。我也没有子嗣,如今老爷不在了,一时之间也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陈远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吴爷爷,您照顾了我爷爷一辈子,以后您就让我们来照顾。我走之前会给您留一笔钱,您不用担心钱的事情!”

    吴伯不由感动,说道:“孙少爷,您是个宅心仁厚的人。”

    陈远一笑,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若我把您没照顾好,到时候不止是无法去面对爷爷的在天之灵。就算是灵儿也会怪我!”

    两人正说着话,这时候一个佣人进来说道:“孙少爷,吴伯,大少爷和二少爷来了,他们想见孙少爷您。”

    陈远微微一怔,随后便说道:“请他们进来。”

    佣人说道:“是,孙少爷!”

    随后,佣人退了出去。

    吴伯便向陈远担心的道:“孙少爷,他们若是冲撞了您,您可千万别……”

    陈远说道:“放心吧,吴爷爷,我知道的。”

    吴伯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当下站在了陈远的身后。陈远也就由着吴伯了。

    过了一会,陈远听到了脚步声传来。

    他便也就站起,然后到门口去迎司徒镜与司徒云。

    司徒镜和司徒云见了陈远,两人的眼神复杂到了极点。“小远。”司徒镜的语音显得柔和。

    吴伯在一边却是呆了一呆,他不由奇怪,这大少爷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陈远道:“大伯,二伯,进屋坐吧!”他的语气不卑不亢,不太亲热,但也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

    如此一来,司徒镜和司徒云心里其实更加忐忑。

    大家都入座之后,陈远脸色平静,道:“不知道这么晚了,大伯,二伯来见我是因为什么事情”

    司徒镜和司徒云相视一眼,随后,司徒镜说道:“小远,我们愿意奉你为家主!”

    司徒云也说道:“以后我和你大伯都会全力配合你,也希望咱们之间的一些不愉快,你能当做没发生过。”

    吴伯怔住,他不知道陈远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居然会让如此傲气的大少爷和二少爷放下身段跟陈远说起好话来。

    “我们之间的不愉快,不值一提!”陈远淡淡说道:“大伯,二伯,你们放心,我不会记挂在心上。”他顿了顿,说道:“其实我心里只是感到有些悲哀!”

    “悲哀”司徒镜不解的问道。

    司徒云也是满脸疑惑。

    陈远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替爷爷感到悲哀。”

    “小远,你这话我们怎么有些听不懂了。”司徒云呐呐说道。

    “是吗,听不懂就对了。”陈远站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们今天为什么来找我,无非是我将林家的几个大佬都给杀了。这让你们感到害怕,感到惶恐。你们怕我也将你们杀了,对不对”

    司徒镜与司徒云顿时脸色煞白。司徒镜颤声说道:“他们真是你杀的”

    陈远眼中闪过厉色,说道:“没错,大伯。是我杀的,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吗”

    吴伯在一边也是呆了一呆,但他随后眼中就闪过了赞许之色。这个消息虽然震惊,但吴伯也很快就明白了陈远的用意!

    陈远继续说道:“我杀他们,是为了大伯你,也是为了二伯你,更是为了爷爷,为了司徒家!我不可能一直待在司徒家,现在爷爷一死,各方家族都会对司徒家蠢蠢欲动。我若不雷霆手段,之后我离开了,谁来帮你们镇压他们,谁来保你们平安而如今,林家一死,大家都知道林家今天来闹过我们司徒家的灵堂,但他们转手就死了,这样一来,谁还敢来冒犯司徒家”

    说到这里,陈远冷冷的看向司徒镜。他说道:“今天你质问爷爷,爷爷直接被你气死。你知道爷爷临死时想的是什么吗他一定觉得很悲哀,因为子不知父啊!爷爷从一年前就知道,他的命只有这一年了。他为了保住你们,保住司徒家,所以才会让我和灵儿成亲。他让我当家主,同样也是为了保全你们,不然的话,就凭今天的林家,你们谁能应付可怜爷爷一片苦心,最后在你们的眼里却成了狗肺。他这一生都在庇护你们,就算是死了,也给你们安排了后路可大伯,二伯,你们从心里理解过爷爷吗你们是不是经常还在心里想,这个老不死的为什么一直都不死”

    司徒镜与司徒云的脸色一片煞白。

    这时候,司徒镜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随后,他抱头痛哭起来……

    司徒云也是红了双眼,满脸惭愧!

    陈远脸色淡淡,不管司徒镜和司徒云此刻是真心悔过,还是假意做戏,这些都不重要了。

    陈远站了起来,说道:“我能做,不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他说完之后,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司徒家的老宅子。

    司徒镜与司徒云目送着陈远离开,好半晌后,司徒云忍不住道:“他去了哪儿难道他不打算待在司徒家”

    吴伯眼神悠远,他说道:“孙少爷只会保护司徒家,永远不会占据司徒家。”

    司徒镜眼中泪痕未干,闻言问道:“为什么”

    吴伯说道:“大少爷,也许你看重的,觉得是最重要的东西。但是在孙少爷眼里,是微不足道的。以孙少爷的能力,他想要的财富和权力是唾手可得的,他没必要来占据司徒家!”

    这个道理,就像是在你眼里,苹果手机很值钱,很重要。

    但在有些有钱人眼里,那就是一个很廉价的东西,与一个馒头没什么区别。

    陈远没有开车,他缓慢的走在夜空之下。

    这里很宁静,漫天星辰之下,他孤独的行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