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手段毒辣
    司徒炎老爷子断气的那一刻,客厅里许许多多的子孙们放声大哭,总之是一片愁云惨雾。而几位叔叔伯伯的脸色却是严肃之中带着复杂之情。陈远这时候反倒平静下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之后,对吴伯说道:“吴爷爷,爷爷的丧事,您来操办吧。”

    吴伯点点头,他说道:“不过孙少爷,老爷之前有过交代,希望丧事一切从简!”陈远点点头,说道:“一切都依爷爷的要求来办!”

    “那怎么行”司徒家的二儿子司徒云站了出来,他四十五岁左右,身材微胖,脸上满是精明之色。他直接说道:“我父亲一生为了司徒家操劳,怎么都要为他风光大葬!”

    陈远看了司徒云一眼,他分明从司徒云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挑衅。

    陈远心下不由有些恼火,老爷子一心为了这个家。眼下还真是尸骨未寒,这群人的丑恶嘴脸就要露出来了吗

    陈远也明白,司徒云之所以站出来,他就是要在众人面前削弱自己的威严。

    他哪里是出于孝顺啊!

    吴伯顿时有些为难,陈远沉声说道:“吴伯,不必理他。”

    “好啊,陈远,你真是了不得啊!我爹刚去,你就不把我们这些长辈放在眼里了。”司徒云立刻就像是找到了把柄一样。

    大少爷司徒镜也是冷冷说道:“陈远,本来我爹刚去,这时候我不想多说话。但是,你不要太目无尊长了。”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看了司徒镜和司徒云一眼。随后,他说道:“爷爷刚去,我们不要在他老人家的面前吵架。我现在只想依着爷爷的遗愿,让他老人家好好的入土为安。至于其他的,大伯,二伯,等爷爷安葬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也知道你们想要的是什么,大家都是明白人!”

    “你……”司徒云正欲发作。

    毕竟,陈远这番话说的不软不硬的,但是其中的讽刺意味很明显。司徒云就想发作。

    司徒镜自然是看好戏的。

    不过这时候,陈远脚下忽然一动。

    噼里啪啦!

    那地面居然直接龟裂出五米左右!

    整个地面都是一震,就像是发生了轻微地震一般。

    地面的龟裂是以陈远的脚为中心而发生的。

    这一下的发功顿时让众人心惊胆战!

    司徒云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司徒镜也满是忌惮的看了一眼陈远,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老爷子这般看重陈远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陈远都是在操办着老爷子的葬礼。虽然老爷子要从简,但简单之余,也要心诚。

    在第二天的时候,陈远一直都在做着家属答礼的事情。

    他为司徒炎老爷子披麻戴孝,也算是为老爷子送终!虽然老爷子的子嗣很多,也许并不差陈远这一个。但陈远还是要尽量为老爷子多做一些事情。

    在第二天的时候,白雪,允儿,沈墨浓,林冰都已到达燕京汇合。

    除了华尔莱茵还远在意大利没有及时过来。

    白雪这一群人知道陈远的家事后,马上也就过来了。包括多伦斯与袁星云都过来了。

    大家做为宾客到访!

    在灵堂拜祭了老爷子之后,几个人就到偏厅休息。

    而在下午的时候,灵堂里终于出现了不速之客。

    来者正是之前就与陈远,与司徒家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林家。

    林家的老祖宗被陈远一枪给毙了,而林家孙子辈中最出色的宋成斌天也被陈远一枪给毙了。至于小孙子林枫也被陈远给废了。

    林家乃是世代习武,可如今,孙子一辈中都被陈远给毁了。

    这是莫大的仇恨啊!

    所以如今,司徒炎死的消息一传出来。林家家主林战天便带了几个儿子气势汹汹的过来了。

    这其中包括了大儿子林立群,二子林霄,还有另外两个小儿子。这一行五个人,个个都是高手。

    尤其是林战天,他在老祖宗被杀之后,修炼更加刻苦,如今俨然是化神巅峰的高手了。

    他肉身已然圆满,其战斗力绝对恐怖而强悍!

    当林家人进来的时候,司徒镜,司徒云这帮子孙们都几乎吓傻了。他们常年在司徒老爷子的庇护下活着,无忧无虑。而此刻才有种靠山倒了的感觉。

    他们都是不会武功的人。如今林战天这群人气势汹汹上门,他们那能不被吓破胆!

    司徒镜,司徒云以及其余的子孙,全部都脸色发白。唯有陈远,陈远一身黑色的孝衣,他整个人显得清爽而低沉。

    林战天等人进来之后,这一行人显得杀气腾腾。这股杀气让众人都有些坐立不安!

    林战天一行人扫视场中,却是没发现一个高手。陈远的修为,他们那里看得出来。

    也是在这时,多伦斯他们全部都感觉到不对劲,也出了来。

    一看这架势,多伦斯一众人立刻来到了陈远的身后站定,随时等陈远的指令。

    林战天这一群人自诩身手超绝,却是一个也没看出陈远他们这群人的修为来。

    林战天也不信,这里能有那么多的高手。这高手又不是大白菜,哪能满世界都碰见啊!

    “小贼,你大概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林战天看向陈远,冷冷说道。

    陈远淡淡说道:“林老爷子,您若是来祭奠我爷爷,我很欢迎。若是来捣乱,我劝你立刻离开!”

    “小崽子!”林霄的儿子宋成斌天就是被陈远杀的。他这一见陈远,双眼都是血红,跨步上前就要对陈远出手。

    林战天拦住了林霄,随后,他向陈远说道:“我日后再跟你算账!”他顿了顿,又看向司徒镜,淡淡说道:“司徒镜大公子,我今天来有两个目的,一是拜祭你父亲。二是想跟你谈谈我们在南城那边那块地的项目。”

    司徒镜正式感受到了林战天的威压,这是纯粹武力所带来的恐惧!

    司徒镜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随后,他沉声说道:“林世伯,这里是我父亲的灵堂,我不谈生意!”

    林战天冷哼一声,这一声哼直接打入到了司徒镜的心底。他顿时脸色煞白,同时胸口一闷,居然吐出一口鲜血来。“司徒镜,我肯跟你谈生意是看得起你。如今你那死鬼老子已经不在了。可怜你们司徒家上下,居然没有一个像样的人物。以后,你若知道夹着尾巴做人,我还可以赏给你一口饭吃,若是不然……”

    “你待如何!”便在这时,陈远冷淡的截住了林战天的话。

    按照陈远的脾气,本该是让司徒镜这些人吃些苦头的。但这是老爷子的灵堂,陈远知道老爷子也肯定不愿意看到子孙受辱,所以他站了出来。

    “哈,我差点忘了!”林战天看向陈远,说道:“我忘记了你这个小崽子也会些功夫。想必是你那点微末拳脚功夫给了你底气,敢在我面前如此说话!”

    陈远淡淡说道:“林战天,本来今天不想跟你一般见识。但你敢在我爷爷灵堂面前大闹,那好,我会让你知道一件事情。我爷爷活着的时候,你们林家不过是司徒家面前的一条狗,我爷爷不在了,你们仍然改变不了什么,依然是一条狗!”

    “你找死!”林战天暴怒。他突然就朝陈远出手了,大手张开,化作凌厉的爪子,就跟怪兽爪子一样,直接抓向陈远的咽喉!

    “放肆!”白雪突然一声厉喝。陈远是君,她是臣。她怎么可能让他人在她面前攻击陈远!

    便在这时,白雪拦在了陈远面前。

    咔嚓一声!

    众人还没看清楚,白雪已经抓住了林战天的手腕,就这么一扭,林战天的手腕便被拗断了。

    林战天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脸色煞白,蹬蹬蹬后退数步出去!

    此时此刻的林战天,眼神犹如见鬼一般。他实在是不敢置信啊!

    怎么可能,自己已经如此修为,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被这小女子拗断了手

    林战天身后的几个儿子也是骇然失色。

    陈远冷眼扫视过去,随后道:“还不滚”

    林战天一行人已经深深的体会到了陈远这边人的恐怖,他们畏惧的看了陈远这边一眼,随后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