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陈远的伤
    当天晚上,陈远和袁星云就已将多伦斯接回了燕京,并入住到了袁星云的家里。袁星云住在郊外的别墅里,虽然偏僻了点,但是特别的清静和宽阔。

    别墅里有两个佣人专门负责打扫收拾,如果袁星云在家,就会给袁星云做饭。不过袁星云一向不在,所以那两个佣人几乎就等于是自个的大别墅住着。陈远一来就调侃袁星云,说道:“袁处啊,你这是花了钱请别人住你的别墅啊!你说你这是为那般”

    袁星云笑骂道:“你这张嘴啊,一点都没变!”

    之前,陈远面对袁星云,他有一种压抑感。也带了一丝的敬畏,但如今,陈远的修为已然是长生境三重。他的修为已经在袁星云之上,所以两人相处的感觉已经很是对等了。这不是陈远故意为之,而是气场的问题。陈远的气场到了这个份上,自然而然就是这种感觉。

    袁星云自然也能感受到陈远的变化,他看不出陈远的修为到底有多厉害。但他知道,陈远的修为不在他之下了。他心中也是惊讶陈远的修为进展之快,实在是太恐怖了。

    到了袁星云,陈远这样的修为上。他们的呼吸吐纳都已经浑然一体,就算是超级高手,那也很难看出他们的深浅。若是看比自己修为低的人,那还能勉强看个一二出来,若是遇到比自己高的,那就很难看出来了。

    在别墅里,佣人们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这是袁星云提前打电话交代的。

    在餐厅里,袁星云与多伦斯和陈远落座。

    多伦斯有种土老帽进城的感觉,看撒都很新鲜。不过他还是尽量忍住了这种好奇,尽量表现得正常。

    餐厅里的灯光绚烂,这是多伦斯最好奇的。他私下悄悄问陈远,这是什么魔法

    陈远差点没笑出声来,他忍住笑跟多伦斯解释。

    吃饭的过程中,袁星云问起陈远的遭遇。陈远便大致的将在博尔州当血皇的事情说了,又讲了沦落迷失大陆异度空间的时间。陈远说的很简略,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讲完了。

    袁星云对陈远当血皇有些惊讶,不过也能接收。但他对迷失大陆很感兴趣,连续又问了陈远许多关于迷失大陆的事情。

    陈远一一回答了。

    袁星云忍不住兴奋的说道:“果然,我的判断没有错。这个世界的奥妙,不是我们理解的那么简单的。层层叠叠的空间之谜,还有更多我们所不知道的领域,太神奇了。”

    陈远对这一点很是赞同。

    吃过饭后,陈远虽然有些累,但他看多伦斯很是兴奋。便借了袁星云的车,带多伦斯出去逛了起来。他尽量给多伦斯解释大千世界的一切。

    之前,袁星云跟陈远说中文,多伦斯听了像天书一样。陈远也跟多伦斯说,如果有兴趣,他到时候找人教多伦斯中文。

    多伦斯点点头。

    这天晚上,陈远和多伦斯到了凌晨三点才入睡。

    第二天早上,陈远打算去司徒家见司徒老爷子。对于司徒公馆那个地方,陈远的感情复杂到了极点。有时候,他都不敢去面对。

    在那样的一个夜晚,灵儿被陈亦寒逼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是他的妻子啊!

    而他却什么都不能为灵儿去做。

    这是陈远一生之中最大的耻辱!

    比释永龙所给予的耻辱还要重。很多时候,陈远可以做到那般的坚韧,不屈,他都会默默的感谢,感谢生命中的这些仇人。是他们给了陈远力量。

    如今正是八月初,燕京的天气也很是炎热。

    陈远让多伦斯就在别墅里待着,他借了袁星云的车直接去往司徒公馆。

    两个小时后,陈远到达了司徒公馆。

    到达的时候,陈远呆住了。

    因为他看到司徒公馆已经是一片废墟,这里冷冷清清,没有丝毫的人烟。

    陈远没想到司徒公馆已经被毁,他心头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恐慌来。随后,陈远连忙拨通了袁星云的电话。

    袁星云沉声说道:“我以为你都知道。”

    陈远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星云说道:“就是上次,陈亦寒逼迫司徒灵儿。后来神帝救走了灵儿,但是司徒公馆也在那一次中毁于一旦了。”

    陈远身子一震,居然是这般的惨烈可为什么老爷子和灵儿什么都没有跟自己说

    这一刻,陈远迫切的想要见到灵儿。

    那是他的妻子啊!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陈亦寒!

    陈远眼中闪过极端愤怒的火焰。“终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好半晌后,陈远才平静下来,他问道:“那你可否知道,老爷子他们现在住在哪儿”

    袁星云说道:“老爷子的电话没有改过,你直接打电话问就好了。”

    陈远点点头。

    随后,他挂了袁星云的电话。然后拨通了老爷子的座机!

    电话很快就通了,那边传来的是吴伯的声音。

    “吴爷爷,是我!”陈远低沉的说道。

    吴伯那边呆了一呆,随后激动起来。“孙少爷,是你”

    陈远惭愧到了极点,他说道:“吴爷爷,我爷爷他还好吗”

    吴伯的声音黯然下去,他说道:“孙少爷,这段时间我们怎么也联系不上你。你快回来看一趟老爷子吧,老爷子快不行了。”

    “什么”陈远骇然。他马上说道:“我今天到了以前的公馆,发现这里已经被烧毁了。吴爷爷,你们现在在哪儿”

    吴伯说道:“我们在……”

    得到了地址后,陈远立刻驱车去见。

    一路上,陈远将车子开的飞快,他的脑子里始终回旋那一句话。老爷子快要不行了!

    司徒老爷子如今住在另一处的老宅子里,那儿很是清静。

    陈远很快就到了吴伯所说的地址!

    他一下车,便看见吴伯在门外四处张望着。

    阳光明媚的洒照在吴伯的身上,吴伯的头发已经雪白,他显得很是苍老。

    陈远一下车,便快步迎了上来。

    “孙少爷,快进来!”吴伯引着陈远进了老宅子。

    令陈远想不到的是,司徒家的许多叔伯,子孙辈等等,大家都已经来了。

    可说是齐聚一堂!

    司徒老爷子就坐在上首,他的脸色非常的差,可说是气若游丝,就吊着最后一口气了。

    陈远进来,司徒老爷子见了陈远,他的眼睛立刻发亮起来。

    陈远一把扑了过去,随后跪在了司徒老爷子的面前。

    “爷爷,孙儿不孝!”陈远双眼发红,哽咽着说道。

    司徒炎看向陈远,他微微一笑,说起话来。他说话已经有些吃力,道:“陈远,你回来了就好。其实我早不行了,上次陈亦寒那一掌碎了我的心脉。我之所以还能撑到今天,就是还想见见你。不跟你见一面,我这双眼闭不上啊!”

    “又是他!”陈远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杀了他。”

    “他是你的亲弟弟啊!”司徒炎说道:“陈远,你也不要太执着于仇恨。这都是我的命数。”

    陈远红着眼说道:“他若真当我是他大哥,便不会对您对灵儿做出如此龌蹉之事。既然他已无情,我绝不会对他有丝毫的留情!”

    司徒炎见陈远这般,他也没有多说了。他深吸一口气,说道:“陈远,我时候不多了。你听我说几句话。”

    陈远看向司徒炎,他的眼中盈满了泪光!

    司徒炎待陈远之情谊,陈远永远铭记。如今司徒炎将要身死,陈远的心中悲痛难忍。

    “我一直跟你跟灵儿都说,她的父母是出去远游了。其实是我骗你们的,灵儿的母亲生下灵儿之后,就跟人跑了。她父亲受不了这个刺激,也一走了之。这么二十多年,她们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消息。灵儿虽然有父母,但却从来没见过父母一眼!”司徒炎说到这儿剧烈的咳嗽起来。陈远连忙爬了起来为司徒炎顺气。

    司徒炎平复下来后,他的脸色潮红无比。他抓住陈远的手,说道:“灵儿是个苦命的孩子,你一定要好好待她,知道吗”

    陈远重重点头,说道:“爷爷,我会的。”

    司徒炎便一笑,他说道:“你现在的修为,我已经看不出来了。你成长的很快,有你在,我很放心。本来我还担心这我一走,燕京有些家族会蠢蠢欲动,他们对我司徒家是隐忍了太久。但现在有你,我已经没什么好牵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