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7章 生死一线
    妙眉说完之后就转过了头。

    陈远和陆月华看见了妙眉的后脑,这一刹那却是绝对的触目惊心!

    因为妙眉的后脑已经被敲开了,那里面血肉模糊,而且长满了蛆虫。

    这一瞬,就算是神经坚韧的陈远也想要吐出来了。

    陆月华更是胃里泛出酸水来。

    “幻觉,全是幻觉!”陈远深吸一口气,再次提醒陆月华。

    陈天涯冷冷的凝视着陈远,他缓缓说道:“你和你母亲林倩一样,都是该死。我二十多年前就该将你这孽畜杀了。你如今居然能成为我的魔劫,那你就更是该死了。”

    陈远听到陈天涯提及自己的母亲,他不由双眼立刻血红,整个人暴怒起来。“陈天涯,是你酒后糊涂,侵犯了我的母亲。你凭什么诋毁我母亲”

    “孽畜!”陈天涯冷笑一声,道:“怎么,你现在觉得你翅膀硬了,可以和我叫板你既然这么想念你那贱人母亲,我现在就送你去见她!”

    字字诛心!

    陈远在这一瞬痛苦到了极点。

    他最痛苦的就是,他和他母亲的存在居然是那样的不堪和微不足道。

    他也想有父母的疼爱,他也是一活生生的人啊!

    可是,他的地位在父亲那里却是那么的不堪。

    陈远猛然爆吼一声,道:“陈天涯,我不管你是幻觉还是什么,今天我一定要粉碎了你!”他说完之后,立刻就施展出了天雷拳印!

    “你以为,你能施展出你的魔法吗”陈天涯脸色冷淡。

    陈远也是呆住了,他发现他施展不出天雷拳印来。

    周遭似乎已经没有了元素之力。

    之前陈远和陆月华的神识是依靠脑域之中的神灵力量,所以并没有依赖元素之力。

    而现在,陈远想要运转元素之力的时候才发现,空气中根本就没有元素之力。

    陈远呆了一呆,他心中对陈天涯的恨已经到了极致。他从未如此的恨过一个人!

    他猛然厉吼一声,道:“陈天涯,就算没有魔法,我也要杀了你!”说完之后,他周身气血之力轰然爆发出来。

    全身血液涌动,如有一条神龙在身体里运转一般。

    陈远一步跨出,眨眼就来到了陈天涯的面前。随后,陈远一拳狠狠的砸向陈天涯的腹部!

    时至今日,陈远长生境三重的修为,肉身力量霸道无匹!这一拳出,足足有一万五千斤的力量。到了这个程度,陈远的招式没有太多的花俏,就是一拳打出!

    一力可降十会!

    不过可惜,陈远面对的是陈天涯!

    魔帝陈天涯!

    所以这一刹那,陈天涯也只是出了一招窝心拳。他居然一下就抓住了陈远的拳头。

    陈远所有的力量都像是泥牛入海一般,而陈天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的神情也是那样的漠然!

    “怎么可能”陈远骇然失色。自己如此强大的力量,陈天涯什么术法都没有施展,他凭什么可以这样的强

    “砰!”陈天涯突然踢出一脚。

    陈远猝不及防,他连躲的念头都没有,整个人瞬间就被踢飞出去。

    陈远只觉胸口剧痛,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他重重的撞在了洞壁上,最后又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

    接着,陈远吐出了一口鲜血来。

    陈远伸出手摸地上的鲜血,然后又闻了闻。的确是血腥味啊!他抬起头,不解的看向了陈天涯。

    如果这一切都是幻觉,可为什么这样的疼痛是如此的真实

    如果真的是幻觉,自己不可能勘不破的啊!

    这个时候,陆月华的情况也不太妙。因为那妙眉已经掐住了陆月华的脖子,陆月华在这里施展不出元素之力,根本就无从反抗。

    陆月华满脸的惊惧,她的双手无力的虚晃着,她想要挣开妙眉的手,但她根本就睁不开啊!

    陈远也无力去救陆月华,因为陈天涯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陈天涯又一脚踢在了陈远的身上,陈远再次被重重的踢飞出去。

    他狠狠的摔在地上,身体的疼痛入骨,他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来。

    陈天涯又缓缓走向陈远,陈远满脸惊惧,他觉得陈天涯就是他永远的噩梦。他是那样的恨着陈天涯,可他每次面对陈天涯都是那样的无力,没有任何的反抗机会。

    陈远吃力的蠕动着身子朝后退,他害怕陈天涯,他想要避开陈天涯!

    再看那边的陆月华,陆月华已经双眼发白,眼看着就要死在妙眉的手上。

    陈天涯也来到了陈远的面前,他提起脚,缓缓的踩向陈远的脑袋。这一下是要正式的了结陈远。

    陈远惊惧到了极点。

    可是转眼,他心中又充斥了滔天大的恨意。

    就算是要死,我也要勇敢的面对陈天涯!

    他虽然是我的父亲,但却不配做我的父亲。我不要他成为我永远的阴影,我为什么要害怕

    陈远猛然咬牙,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看向陈天涯。

    陈天涯的脚踩来的时候,陈远突然觉得身子有了力气,他出手抓住了陈天涯的脚。

    陈天涯用力下压,陈远狠狠的朝上撑。

    陈天涯这时候无论怎么使劲,都无法将这一脚踩下去了。

    陈远脑中灵光一闪,他突然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你是由我心中的恐惧凝聚出来的。当我不在怕你时,你就微不足道!”陈远猛然一跃,直接从旁边跳了起来。

    随后,他一拳爆压过去!

    轰的一下,陈远一拳爆击在陈天涯的头颅上。

    陈天涯躲无可躲,接着,他整个人再次化作了滚滚黑烟,随后便消失无踪了。

    果然是如此!

    陈远一切都明白了。

    那井洞并不是无边无际,而是因为,那是人内心的恐惧源泉。

    当你心里有恐惧的时候,你永远也看不到井洞的底部。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看了一眼陆月华,陆月华已经危在旦夕。

    陈远迅速来到陆月华的面前,他并没有出手去杀妙眉。

    因为陈远知道,妙眉是陆月华的恐惧。别人是无法消除她内心的恐惧的。能够杀死妙眉的,只有陆月华她自己。

    陈远当下就冲陆月华说道:“妙眉乃是你内心的恐惧所化,你想要击败她,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再恐惧于她。当你不再怕她的时候,她就会微不足道。”他顿了顿,说道:“陆月华,如果你觉得你自己当年没有做错,你就不要害怕她!”

    陆月华双眼发白,她浑身战栗着。但就在这一瞬,她猛然睁开了眼睛,她双眼中爆出厉光来。

    “滚开!”陆月华一下就将妙眉推开了,她接着就跳了起来,厉指妙眉,说道:“妙眉,我从来不欠你什么。当初我们公平比斗争取宫主之位,你我精神力都已消耗干净。你失足跌落悬崖,我已经尽力去抓住你了。后来不是我故意要放开你,而是我实在已经无能为力。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很自责,我自责的是我为什么要功利性强,拼命与你争这宫主之位。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故意要让你跌落悬崖而死,我绝没有!”

    妙眉本来是满脸的怨恨,她听到陆月华这般疾言厉色之后,她的脸色却出奇的柔和下去。

    随后,她也和那陈天涯一样,渐渐的化作了一层黑色的烟雾。接着,这股烟雾也消散而去!

    陆月华见状,她心神放松,大口的喘起粗气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随后,陆月华忍不住问陈远。

    陈远说道:“我也不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月华说道:“刚才的妙眉到底是幻觉,还是她的魂魄”

    陈远说道:“不算幻觉,但也不是妙眉的魂魄。”

    “那……”陆月华更加迷糊了。

    陈远说道:“这井洞也许是黑暗本相,能够将人内心深处的恐惧化为实质。只要我们心里有害怕,那就必死无疑!”

    陆月华说道:“你是怎么看破这一点的”

    陈远想起了陈天涯,他心中感到刺痛无比,他沉默半晌后说道:“我没有看破,我只是不甘心。我母亲凄苦一世,最后还被陈天涯杀了。若我也死了,谁来为我母亲讨这个公道我若是死在他人手上,那也罢了。可我绝不要死在陈天涯的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