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疲于奔命
    无尘子最是稳重,他却是什么都不说,只是等待师父的教诲。

    天陵老祖扫了一眼飘雪,又看向其他的几位弟子。随后,他向无尘子说道:“无尘,你觉得呢”

    无尘子沉声说道:“回禀师父,那神尊一尊元神已经尚且是如此厉害。若是真将事情闹僵,只怕日后天陵再难有平静的日子。”

    飘雪忿忿不平的说道:“可是难道我们就要这么忍下这口气”

    一旁的二师兄吴力子说道:“但是师妹,你别忘了。这一次那雅琳娜其实也算是留手了,她若不留手,咱们就已经全死在她手上了。”

    天陵老祖面色淡然,他显得有些慈眉善目。

    “无尘,你继续说!”天陵老祖说道。

    无尘子说道:“师父,那陈远已经逃走。弟子觉得咱们不宜继续和神尊结仇,还是抓捕陈远,将天陵城之事尽快给出一个交代为好。”

    天陵老祖微微一笑,说道:“你的意思是,今日在雅琳娜那里吃的亏,也就既往不咎”

    无尘子说道:“今日之事,雅琳娜神尊已经留手,既然双方都有顾忌,还是就此大事化小为妙。”

    飘雪却是不忿,她还想说什么时,天陵老祖开口说道:“飘雪,你不用多说。你的想法,为师清楚。不过你这个性子还是太暴躁了,你得多跟你师兄们学一学。”他顿了顿,说道:“这一次,让你们去找雅琳娜,这个事情是做给天陵城的人看的。若真是要存心对付雅琳娜,为师就已亲自出手了。既然雅琳娜已经留手,那么这个事情就不宜再起争端。这并不是说为师就怕了神教,怕了雅琳娜。而是一个成本问题!为了出一口气,将整个天陵引入如此之大的战端,值得吗”

    飘雪顿时说不出话来,她的脸蛋涨红,说道:“弟子知错了。”

    便也在这时,那天边一道流光飞来。

    天陵老祖众人抬头看去,那流光飞了过来,随后,流光在众人面前立定,却正是凝眸。

    飘雪一见这女人来了,顿时就火大。刚刚压抑的火气就窜了上来,冲凝眸道:“你这贱女人,还敢到这里来”

    凝眸眼眸发寒,她跟飘雪的性格绝对针尖对麦芒。凝眸其实也头疼,遇到飘雪这种没本事,脾气还大的主,那真是坑爹的货。若不是这女人还有天陵老祖来作为靠山,这女人不知道要死多少次。

    不过就在这时,天陵老祖已经发火。“飘雪,你放肆,立刻向神尊认错!”

    飘雪顿感委屈,但她又看到一向慈祥的师父居然罕见发飙,她也是心下一颤,最后才不情不愿的向凝眸认错。

    凝眸淡淡说道:“你应该庆幸你有一个好师父,否则的话,就凭你几次冲撞于本尊,你绝不可能活到现在。”

    飘雪心下这个气啊,但是现在,她也只能听着。

    严格意义上来说,凝眸跟飘雪就不是一个辈分的人。凝眸那是跟天陵老祖平起平坐的,就算是无尘子见了凝眸,那也要毕恭毕敬的喊一声神尊。

    这飘雪,也的确是不知道深浅和礼数。也是众师兄们对她过于宠爱了一些,也才造就了这无法无天的性格。

    “下去吧。”天陵老祖随后呵斥飘雪。

    飘雪无奈,便道:“是,师父,弟子告退!”

    随后,飘雪退了下去。

    天陵老祖便看向凝眸,他微微一笑,说道:“神尊大驾光临,这是我这春明岛的荣幸。还请神尊去我洞府一叙!”

    凝眸虽然倨傲,不过此刻面对天陵老祖,她表现出了应有的尊敬。“老祖,此番贸然前来打扰,是要向你陪个不是。之前与你的徒弟们多有误会,我准备了一些小小的补偿。”她说完之后,一股脑的从原始圣典中拿出了不少法宝。

    这些法宝可都不是凡品,比如通天神剑,比如金光圣火令,比如复仇之矛还有落魄镜等等!

    这些法宝让无尘子等人看的眼睛一亮,一个个心下不由感慨,神教为天下第一教,其家底果然是丰富。随随便便拿出来的补偿就已经如此了不得了。

    天陵老祖也不客气,他对无尘子等人说道:“这是神尊的赏赐,你们还不快谢谢神尊!”

    无尘子等人立刻表示多谢。

    随后,天陵老祖飘然下了天柱峰,他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请,神尊!”

    凝眸点头,当下跟在了天陵老祖的身后。

    老祖洞府乃是洞天福地,里面的摆设充满了仙家的气质。各种器皿都是非常的讲究,而且有些地方还花树成荫。

    天陵老祖将凝眸引到了主府,然后与凝眸分宾主入座。之后,又有小童上茶。

    无尘子等人也陪在一旁。

    如此之后,天陵老祖才道:“神尊前来,应该不全是为了给我这几个不成材的徒儿送法宝吧”

    凝眸也不是个会拐弯抹角的人,她说道:“我知道老祖的天玄陈盘可知天下事,今日来就是想请老祖帮我寻找那小贼陈远。只要老祖能帮我捉拿此人,我必有重谢!”

    天陵老祖其实早已经猜出凝眸的来意,他微微一笑,说道:“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不过,那陈远在天陵城中闯下大祸,也算是坏了天陵城的规矩。我也正是要找他的,只不过,这个人,我不能交给神尊你。”

    他顿了顿,说道:“我知道,神尊你有你的理由。但天陵城也有天陵城的规矩。任何时候,规矩都不能坏。”

    凝眸的眼神沉了下去,说道:“老祖,这么说起来,你是不会与我合作了”

    天陵老祖说道:“这个陈远已经逃走,我也不愿与神尊你伤了和气。这样吧,咱们谁先找到他,他就归谁。如此之后,谁也不能再生事端,神尊,你看如何”

    凝眸脸色很是难看,说道:“老祖你有天玄陈盘,我那里能有你快”

    天陵老祖说道:“为了以示公平,一天之后,我再去找。这样神尊你看可以吗”

    天陵老祖也算是一而再的退步了。

    凝眸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当下便说道:“那好。”她顿了顿,又站起来,说道:“告辞了!”

    天陵老祖说道:“神尊慢走!无尘,你们送送神尊!”

    “不用了!”凝眸说完,转身化作一道流光,闪电飞出了老祖洞府。

    凝眸走后,无尘子微微奇怪的道:“师父,一天之后再去找陈远,这岂不是给了那陈远一天的时间逃走”

    无尘子觉得这简直就是在帮陈远的忙了。

    那陈远本来是被教神抓住,绝无逃生的机会。结果他们几个人去闹了一场,最后损失惨重。结果就是陈远渔翁得利逃了出去。

    眼下又跟教神达成协议,但怎么看,都是在给陈远争取了一天的机会。

    无尘子觉得,如果师父不是自己的师父,他一定要怀疑这是师父在故意给陈远放水了。

    天陵老祖淡淡说道:“那无尘你觉得我该如何答复教神”

    无尘子一呆,他瞬间便就释然了。

    因为站在师父的立场上来看,也似乎是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就这样约定谁先找到陈远,那教神肯定不干。

    要老祖将陈远交给教神,那老祖也肯定不能干。

    于是双方的妥协下,就是老祖给教神一天的追捕时间。总之,种种因缘际会,却是在给陈远争取着难得的时间。

    那么此刻,陈远到底在哪里呢

    陈远从旅店房间逃走后,他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直接在趁乱中,还去店铺了卷了几件衣服。

    这也不过是一瞬的事情,手凌空一抓就可以了。

    人活着,很重要的就是穿衣吃饭。

    陈远身上这身血衣,那是非常不舒服的。所以,他必须要换衣服。而且,不换衣服,这身血衣也太显眼了。

    随后,陈远也来到了一个山峰旁边。那山峰是临着死海,死海的波涛击打在礁石上。

    陈远直接在空中就将衣服扒光了,随后便钻入到了死海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