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身陷囹圄
    “不能杀你”凝眸眼中泛出寒光,道:“谁说本尊不能杀你”

    陈远说道:“那你为何不动手”

    这算是针锋相对了,而且是一种让人揣摩不透的争锋相对。就像是陈远赶着求死一般!

    凝眸朝着陈远点出一指,随着她的一指点出,盘皇剑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这盘皇剑瞬间就到了陈远的咽喉处。

    但是,盘皇剑并没有继续前进一步。

    此时此刻,陈远脸色镇定无比,他淡淡的说道:“只要你一动念,我的命,你的了。那你还在犹豫什么”

    凝眸的眼神顿时复杂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她的确是可以杀了陈远。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想这么杀了陈远。

    神女乃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从来都是受万民敬仰。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也从来没人敢对神女不敬。

    但如今,陈远将神女从神坛上拉扯了下来。并且数次让神女受到了屈辱。

    所以,此刻的神女也就是凝眸,她对陈远是有着凡人的憎恨的。

    现在,凝眸掌控了陈远的生死,她绝对不想就这样让陈远死去。

    即便是陈远此番言语逼迫,那一剑却是难以下去。

    一剑,太便宜陈远了。

    “为什么不杀我”陈远继续说道。

    凝眸收回了盘皇剑,她淡冷的说道:“你害怕你会受尽折磨,所以你想让本尊杀了你,就让你这么便宜的死去你以为本尊会上你的当”

    陈远说道:“我若真想死,很简单,只要爆破我脑域中的光脑,如此便可毁掉脑域。何须要来激你杀我”他顿了顿,说道:“其实我是在说一个事实,那就是,天命者不会这么容易死。你真的只是我的一场劫难而已!神尊在上,你是如此学究天人之人,为什么不肯用你的原始圣典来推演一番”

    凝眸眼中闪过一丝恼火,说道:“要怎么做,本尊需要你来教”

    陈远说道:“神尊,我之前对你多有得罪,但那也是迫不得已。我不过是想要活命而已!如今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要报的仇也报了,我也受尽了折磨。你既然不愿意杀我,何不将我和多伦斯他们放了你可以去查一查,我和允儿乃是来自主世界的人,你让我们回到主世界,咱们恩怨两清,来个善缘,你看可不可以”

    “哈哈!”凝眸怔了一怔,忽然大笑起来。她说道:“原来说了这么半天,你居然是想要本尊放过你们你不觉得你是在痴人说梦吗”

    陈远说道:“难道你一定要将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吗你难道不能承认我的确可以算得上你的敌人吗你不杀我,我就有逃走的机会。若我逃出,他日,你我之间势必成为水火。但现在,咱们可以就此放下恩怨,我和我的同伴都可以离开迷失大陆。我们永远不会在迷失大陆出现,这于你有何伤害为什么你就不肯放下”

    陈远这是步步紧逼,想要为自己争取一丝生机了。

    凝眸凝视陈远,她一言不发。

    陈远的身体在受着无尽的绞痛,但他心里却已经燃烧起了希望。

    他带着一丝期盼的看向凝眸。

    他觉得,自己的这番说辞与解决办法实在是合情合理。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但是很快,凝眸的眸中便闪现出了一丝嘲讽。“小贼,你如今是本尊的阶下之囚。却妄想着凭一番说辞让本尊放你一条生路。你不觉得你实在是太天真了吗”她顿了顿,说道:“你是天命者又如何你是来自主世界的又如何本尊倒是越发有兴趣了,本尊就要留着你,看看你到底要如何从本尊的手心中逃出去。本尊若是连降服你这小贼的信心都没有,也敢被人称一声神尊你真当本尊是那银衣候可以比拟的”

    陈远的心顿时凉了下去。

    他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之前,银衣候的退却给了陈远勇气。

    但是,银衣候绝对是不能和这位神尊比拟的。

    陈远算错的就是强者的傲气!当初陈远面对释永虎时就犯了这个错误,释永虎一怒之下就要杀人。

    如今,凝眸也是如此。

    一个强者,心中不会生出畏惧,也不允许心中生出畏惧。如果凝眸因为害怕陈远将来会成为大患,从而选择了妥协,那么,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获得如此之大的成就呢

    陈远彻彻底底的算错了这一茬。

    事已至此,陈远便沉默下去了。他已经无话好说了。

    身上被青龙索的倒刺始终勾着,他忍着疼痛,控制着气血之力,如此才不至于失血过多。

    不过好在这时候,凝眸并未打算继续折磨陈远。她心念一动,便让青龙索收回了所有的倒刺。

    收回的一瞬间,那倒刺在陈远的身体里撕扯着后退,那又是一种非人的痛苦。

    这种痛苦绝对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紧接着,凝眸又将陈远关进了储物戒指里面。

    被关进去的那一刹是个奇妙的体验,储物戒指的入口有着耀眼的光芒,一步踏进去,便进入到了戒指里面。

    陈远进入戒指里面之后,面临的就是一座单独的囚牢。

    这个囚牢不过两平方米,陈远进去之后只能坐着。他在坐下后,青龙索重新将他五花大绑起来。

    陈远本来以为进来后还能见到允儿,多伦斯和费克陈他们。

    但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妄想了。

    囚牢里没有任何的亮光,一片的黑暗。

    陈远难受到了极点,这是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难受。视觉上,这里太压抑了。

    在军中,被关小黑屋就是个酷刑。

    陈远这比关小黑屋还惨。

    而心理上,陈远看不到任何逃出去的希望。

    呼!

    陈远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出来,他并没有真正的绝望。

    必须要想办法自救了。不管有多难,都要试一试。

    这个时候,陈远是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的。他打量了下四周,便也知道这个储物戒指的打造非常精妙,其中也有玄妙的法阵。

    自己想要突破出去,非常难。就算逃出戒指,也逃不出教神的手掌心。

    而在这之前,自己还是要先想想,如何解决这条可恶的青龙索。

    陈远心念电转,他知道自己第一要做的就是先给自己找到一条生路。如此才能谈救允儿她们。

    眼下,教神答应三天之内帮助银衣候修复造化玉梭。也就是说,这三天之内,教神不会离开天陵。

    陈远最怕的就是教神离开天陵,回到了天元帝国的圣教堂。

    到了天元帝国以及圣教堂,那就完全是教神的地盘了。那自己是没有丝毫的生路了呀!

    陈远首先感受了下四周的情况,令他感到郁闷的是。这储物戒指里,元素之力被完全隔绝了。所以,他也没办法以神灵照见虚空,更没办法调集元素之力来疗伤。

    这教神的思虑很是周到,根本就是不给自己一丝逃跑的机会啊!

    陈远眼下,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混沌之气了。

    这混沌之气既然是最玄妙的气息,希望能够起到作用。

    当下,陈远将脑域内的混沌之气驱出一部分。

    这部分的混沌之气在空中形成了缥缈的元神。

    本来混沌之气在有元素之力的虚空中,那是能形成虚空元神的。如今,也就是只能以这股气息的方式形成了。

    在空中,便只有一股清气的存在。

    这股清气与陈远的脑域紧密相连,就算是飞出千里之外,陈远都能感受到混沌之气。

    混沌之气就是陈远的眼睛。

    此时,陈远以混沌之气为法眼。

    混沌之气首先面临的困境就是这座黑暗的囚牢,囚牢是密封的。

    不过,并没有密封到完全不透气的地步。因为陈远也是需要呼吸的嘛!

    陈远找了一会,立刻就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通风孔。

    随后,混沌之气就从通风孔慢慢的飞了出去。

    这一幕充满了神奇,就像是看西游记里,那孙猴子化作青烟飘出一般。

    不过以科学来说,肉身是不可能随意变化,或是化作青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