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可怕的敌人
    允儿声声泣血。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屈辱的轮回!不管陈远怎么努力,怎么去拼命,但他的头上永远都有一座大山镇压着他。无论他怎么做都被镇压在下面。

    释永龙如是,陈天涯如是,陈亦寒如是,教神如是!

    天命者陈远在这一刻不禁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若是天命者的命运始终就是如此,那我还要做这个天命者干什么

    只是可惜,不管陈远怎么想。天道就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天道不会因为任何的欢喜,悲忧或是愤怒来转移它的意志。

    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

    其实也就像,人看见屋子里满是蚂蚁,他只会去想怎么将蚂蚁全部弄走或是弄死。但绝不会去考虑蚂蚁的情感需求或是恩怨等等。更不会注意到有一只蚂蚁在向他呐喊着命运的不公。

    凝眸更不会去怜悯陈远和允儿,她将蓝丝收进了储物戒指中关押起来。她的储物戒指自然是可以呼吸的。而且里面还有收押犯人的监牢,那多伦斯和费克陈就是被关在里面。

    凝眸对允儿冷笑一声,说道:“你道他是心疼你不过是男人的尊严作祟罢了,他可以忍受你死,但不可以忍受你被人侮辱。因为你是他的女人,是他作为男人最后的底线和尊严。”

    凝眸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面向陈远,说道:“你说你愿意服从于本尊抱歉,本尊不知道有什么需要劳烦到你的你对于本尊来说,唯一就是看到你痛苦,这样会让本尊感到些许快意!”

    这时候的凝眸,应该说是教神。她显得极其的冰冷无情,她虽然有通天手段,但她一样是一个人。有着人性的自私与冷酷!

    大概,圣人永远都只存在传说里和传记里吧。

    也或者,圣人都是人类想象出来的。

    陈远看了允儿一眼,允儿也看向陈远。陈远说不出任何的话来,他被青龙索捆住,他只要一挣扎,痛苦立刻加剧。

    “银衣候,你不是喜欢这个女人吗就在这里,你还客气什么”凝眸随后说道。

    银衣候不由呆了一呆。

    陈远更是如遭雷击。

    这话居然是出自教神之口,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狠毒卑鄙起来,当真是令人发指。

    银衣候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他虽然风流,但他不是那种小瘪三,所以他立即拒绝了凝眸的提议。“神尊,我还是带回去再享用吧。”

    凝眸说道:“你若还想本尊帮你将造化玉梭修复,最好立刻就照本尊的话做。”

    银衣候这个郁闷啊!他看了凝眸一眼,随后咬咬牙,暗道:“算了,虽然老子此举丑陋了点。但是你这堂堂神尊也算是够下作了。这件事,这个陈远是死定了,那便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想想,在神尊这样的女人面前干这事,好像也挺刺激的。”

    银衣候如此一想,眼中也就闪过了兴奋的光芒。他立刻就来抱住了允儿,上下其手起来。

    “住手!”陈远见状双眼血红,他暴怒起来,立刻猛烈挣扎。

    青龙索马上开始收缩,那倒刺立刻生长起来,朝着陈远的血肉里狠狠的绞去。

    这份痛苦是绝对非人的。

    想一想,用螺丝刀在血肉里绞是什么滋味

    此刻,陈远就是这个滋味。

    但是陈远没有退缩。如果,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如果我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侮辱,那么,我还不如就这样痛苦的死去。

    陈远的全身上下都开始溢出鲜血来,血肉翻滚,他的声音撕裂怒吼,这样的悲吼,这样的挣扎让人感到心惊胆战,也震撼到了银衣候。

    银衣候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可以对自己残忍到这个地步。

    他的手再也伸不下去了,他有种感觉,自己要是继续干下去。那么眼前这个人将来如果不死,那么自己绝对是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再则,这样的环境下。陈远这样的折磨自己,银衣候又不是变态,他如何还能进行的下去呢

    银衣候住了手。

    陈远见状,他心中悲愤稍减,便也就停止了挣扎。而在这时,那钻心的痛就更加的明显了,他忍不住发出痛哼的声音。

    鲜血不停的滴落。陈远的身下很快就形成了血泊,他浑身浴血,就像是一个血人一般。

    凝眸依然冷眼看着。

    她对银衣候说道:“为什么要停下还不继续”

    银衣候深吸一口气,他突然说道:“神尊,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为什么”凝眸问。

    银衣候看了陈远一眼,他说道:“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是一向都讲究个你情我愿。更何况,我觉得陈远这个人,就算是敌人,那也是值得尊敬的敌人。我直白跟您说吧,我不能继续下去。因为我怕,只要陈远一天不死,我就会害怕这样的敌人。我的女人很多,我没必要因为一个女人来结下这样一个可怕的敌人。”

    他说完之后,又看向陈远,说道:“陈远,你也看到了。我并没有真对你的女人如何,所以,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就算是逃出去了,也不要将我当做是你的敌人。如何”

    陈远看向银衣候,他忍痛点点头,说道:“好。”

    “笑话!”凝眸冷哼一声,说道:“银衣候,你以为他还能活着逃出本尊的手掌心”

    银衣候说道:“虽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但我爷爷说过,万物的变化,人力是不可阻挡的。只要他没死,那就代表还有变化。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

    凝眸说道:“你跟本尊说这么多,难道你不怕本尊不为你修复造化玉梭”

    银衣候说道:“神尊,我是敬您畏您的。不过在之前,咱们的条件是抓住陈远。如今陈远已经抓住,您没有道理要反悔,对吗再说,造化玉梭也是因为帮助您才受到损毁!”

    “你不用说了。现在你可以走了,造化玉梭留下,三天之后,还你完整玉梭。”凝眸打断了银衣候的话。

    银衣候眼中闪过喜色,他将造化玉梭取了出来。

    那造化玉梭上面布满了裂痕,这让银衣候光是看一眼都心疼。

    凝眸将造化玉梭收入储物戒指之中。

    银衣候便说道:“好吧,神尊,那我告辞了。”

    “本尊希望,今日之事,你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凝眸说道。

    银衣候点点头,说道:“我懂这个道理!”

    这句话的回答很有深意,那就是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我懂这个道理,所以你不用担心。

    这个回答让凝眸感到很满意。

    随后,银衣候从窗户处凌空虚度离开。

    至于三天之后要怎么找凝眸,这自然不需要银衣候来操心。

    银衣候走了之后,陈远也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凝眸其实根本就没打算真的让银衣候来轻薄允儿。她不过就是想看自己受到折磨和痛苦的样子。

    所以,在真正看到了自己受尽痛苦的样子之后。凝眸没有执意让银衣候继续下去。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逃脱吗”凝眸淡淡的问陈远。

    陈远全身都痛,那青龙索的倒刺还绞在血肉里。如果不是他肉身强大无匹,这种折磨给其他的魔法师,早死透了。

    这时候,面对凝眸的问题。他只是淡淡说道:“我认为我有机会逃脱,而且有朝一日,我会让你成为我的阶下囚,我还会让在我的胯下……”

    “小贼!”凝眸眼中放出寒光,她突然念动咒语。那青龙索立刻倒刺再度生长起来。

    陈远顿时痛不可当。

    “陈大哥”允儿见状不由惊呼,她心疼到了极点。

    凝眸说道:“小贼,你刚才还在摇尾乞怜,这时候就忘不了嘴贱这旅店里男人多的是,再敢嘴上犯贱,便叫这些男人全部来服侍你的女人。”

    陈远痛得直抽凉气,他紧紧咬住牙关,不发出痛哼之声来。

    还好这时,青龙索停止了倒刺的生长。

    陈远深吸一口气,说道:“我的家乡有句老话,叫做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