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卑微如斯
    凝眸冷冷的看了眼银衣候。银衣候不由打了个寒颤!

    不过马上,凝眸就说道:“等抓住了那小贼之后,本尊会将你的造化玉梭修复,并且将无极剑光完善进去,另外再送你一条青龙索。但是,在抓到那小贼之前,你不要再跟本尊提任何要求,懂吗”

    银衣候大喜,说道:“好,我知道了。”

    随后,银衣候便与凝眸前往神机妙营的分部去找福伯。

    神机妙营的当铺内,银衣候与凝眸很快就见到了福伯。银衣候立刻要福伯查出陈远的位置来,福伯对这位少主人的要求自然是言听计从。

    过不多时,福伯就查出了陈远所在的位置。随后,凝眸与银衣候立刻追杀过去。

    那么陈远此刻身在何处呢

    陈远并没有逃出天陵城,大隐隐于市,这个道理他是懂的。现在他如果逃到了荒山野岭,那才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呢。

    至少在天陵城中,还可以依靠人流乱潮来做第二次逃生。

    陈远躲入一家旅店之内,他在房间里沉思起来。

    此刻,他只是粗略的去看了下允儿和蓝丝。允儿与蓝丝在储物戒指里倒是一直安稳,并未受到外界的干扰。不过允儿很是担心陈远的处境,也担心多伦斯和费克陈的安危。

    陈远沉声对允儿说道:“目前来说,多伦斯和费克陈应该不会有危险。只要我不被抓到,那教神不至于对他们下杀手。”

    允儿担忧无比,说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多伦斯大哥和费克陈先生都背叛了教神,教神对他们一定是恨之入骨。我们有什么办法去救他们呀”

    陈远不想让允儿担心,他依然表现的很镇定,说道:“我自有办法,你好好照顾蓝丝,其他的一切交给我。”

    陈远总是给允儿很大的安定感,在允儿的心里,陈远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所以此刻陈远说的如此笃定,允儿也就微微放下心去了。

    随后,允儿继续进了储物戒指里照顾蓝丝。

    陈远安抚好了允儿,他的心头却是非常不安。他意识到那个银衣候是个很关键的人物。

    教神本来是无法找到自己这群人的。但是那个银衣候出现之后,教神却非常精准的杀了过来。

    眼下自己虽然暂时逃脱,但只怕对方很快就能找上来。

    更可怕的是,教神居然连蓝丝的存在都知道了。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蓝丝从头到尾都没有曝光过,为什么那个银衣候能够将这一切情报都能打探得清清楚楚

    陈远心念电转,暗道:“不行,我不能以常人思维来想这件事情。在主世界里,程建华那样的人都能推算天机。而眼下这个迷失大陆里,元素力量盛行,各方神通人物都有。那么那个银衣青年一定是依靠某种法器来推算天机。

    所以,这个银衣青年能够知道自己的方位,也能知道蓝丝的存在。

    陈远心头狂跳,额头冷汗直冒。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自己岂不是逃无可逃了吗

    这里也不安全!

    陈远猛地跳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刚准备从窗户处逃走的时候。外面一道光华闪过!

    接着,一道剑光朝陈远劈来。

    陈远后退一步,避开了这道剑光。

    陈远是真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这道剑光是盘皇剑所发。等避开后才发现,这剑光乃是普通的剑光。

    但这时,从窗户处也直接飞进来了两个人。

    这两个人分别是美若天仙,冷若冰霜的凝眸,还有那银衣候!

    凝眸眼中泛着寒光杀意,她冷冷的看着陈远,一字一句的说道:“小贼,本尊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若再敢反抗,便立刻杀了你!”

    她这句话说的绝对不是单纯的威胁!

    陈远顿时感到后背发寒,周身也跟着发凉。这是绝对的生死一线,他明白,教神已然动怒。她绝不会容忍自己再次逃脱,如果眼下自己反抗,她会真的下死手!

    那盘皇剑的厉害,陈远是见识到了。

    陈远知道,如果自己这时候再次反抗,那么凝眸绝对会发动盘皇剑让自己死无葬生之地!

    陈远这时候,真的一动也不敢动了。

    那银衣候在一边冷冷的看着陈远,他可是一点都不同情陈远。他现在就想凝眸快点抓住陈远,然后好让凝眸帮他修复造化玉梭,并强化造化玉梭。

    这时候的银衣候对女人都不怎么想念了。就像是一个爱车如命的男人,车子坏了等着修好的感觉。

    陈远眼神死死的看向凝眸,他说道:“即便我不反抗,最好还是要受尽你的折磨而死。既然如此,那我还不如现在就死在你的手里,如此倒也痛快!”

    凝眸眼神发寒,说道:“那是后话,本尊给你三息时间,三声之后,你若不束手就擒,便要你狗命!”

    这一声狗命着实的刺痛了陈远的心。

    他在主世界已经有够憋屈了。没想到到了这迷失大陆,居然要被这教神活生生逼死。

    可自己在这迷失大陆里压根就没有帮手,眼下到了这个境地,除死无别路!

    难道真的已经到了这一步,自己的好运气要用光了吗

    陈远心里太清楚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技巧都谁徒劳。眼下以自己的修为面对凝眸的盘皇剑,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便在这时,凝眸道:“一,二……”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死。也许等等会有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陈远这一刹那亡魂皆冒,他立刻说道:“好,我束手就擒!”说完之后,他举起了双手,盘膝坐了下去。

    凝眸眼中的杀意这才收敛下去,随后,她朝陈远点出一指。

    立刻,青龙索飞出,直接将陈远结结实实的捆绑了起来。

    陈远便是动弹不得。他马上就感觉出了这青龙索的微妙,青龙索的身上有着细小的倒刺。越是挣扎,青龙索越紧,而且倒刺也会生长,朝着肉里面扎去。

    这青龙索并不算是特别强大的法器,如果陈远在未被捆绑之前存心抵抗。那么青龙索是奈何不了陈远的。但现在,陈远已经被捆绑住了,那么陈远就再难有机会逃走了。

    青龙索一旦将人索住,那就是大陈金仙也难以挣开!

    陈远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不由嘴角苦涩。这下绝对是玩大了,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自己算是将教神得罪惨了。

    这教神是恨不得拔自己的皮,喝自己的血。

    现在好了,大家伙的全部落在她手里。

    这接下来的命运,陈远都不敢去想象了。

    银衣候见陈远被抓,他眼中闪过喜色,马上拍凝眸的马屁,说道:“神尊威武。”

    凝眸淡冷的看了眼银衣候,随后说道:“你将他的储物戒指取下来。”

    银衣候依言,立刻前来取了陈远的储物戒指。也包括他的戒须弥,全部一并搜刮了去。

    陈远这下算是一文不名了。

    但他压根就无从反抗。

    凝眸接过了储物戒指和戒须弥,随后手一抖。

    允儿和蓝丝就被丢了出来。

    允儿一出来便见到了场中这番状况,她看见陈远被抓,不由俏脸煞白。

    蓝丝倒好,这小家伙现在长大了一些,不那么像一条狗了。不过,还是一脸哈巴狗的气质。舔着舌头去向凝眸示好!

    我靠,这蓝丝让陈远和允儿都感到无语。太没节操了。

    而凝眸也非常的不友好,冷笑一声,直接就掐住了蓝丝的脖子。

    蓝丝立刻哇哇大叫起来。

    “放开它!”允儿见状不由心疼,她顾不得其他,眼中发寒,脚下一蹬,凶猛至极的一拳攻杀向凝眸的咽喉。

    银衣候见状不由哈哈一笑,他迅速朝着允儿点出一指,却是将允儿用大冰冻术定住。随后,银衣候一把揽住了允儿腰肢,并且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

    “艹!”陈远顿时目眦欲裂,允儿是他的女人啊!这银衣候当着他的面轻薄允儿,这对陈远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奇耻大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