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血魔种子
    陈远四下打量一眼,便也知道在这里太过张扬了。他心下暗忖,今日之事已经无法善了。还不如跟着去将事情解决。当下,他便很是光棍的说道:“好,你带路!”

    玄皇天尊转身就走,他的速度很快,居然是一踏脚,凌空虚度,朝着天空走去。

    玄皇天尊乃是光系和水系的双系魔法师,他这下走上天空,乃是将水元素在空中聚集成踏脚石,接着又以光元素为助推器,如此实现了凌空虚度的条件。

    陈远不由有些傻眼,他那里会凌空虚度这样高深的魔法啊!

    更何况,他就算会这魔法,那也不会施展的。自己的强项不是魔法,而是武道修为。要是舍弃了武道修为,跑到空中,那不是找虐吗!

    所以,陈远就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玄皇天尊走出一截,回头看见陈远不走。他马上回身面对陈远,怒道:“为何不跟过来”

    陈远耸耸肩,摊摊手,无奈的说道:“我不会飞!”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惹的周遭轰然大笑。

    因为这个场景着实是显得有些滑稽。

    玄皇天尊也只无语,他无奈之下,只有落地而行。

    玄皇天尊展开了缩地成寸的法术,飞快就走了出去。陈远这次还是老实跟了上去。

    两人很快就离开了繁华的街道。

    陈远心里很清楚,费克陈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自己必须尽快的买好晶石赶回去。他还有另一层目的,这金杰圣的储物戒指里应该有不少财物,那么这玄皇天尊的宝贝肯定更多。既然玄皇天尊寻仇上门,那自己也就没什么好客气了。

    他倒没有多惧怕玄皇天尊。

    陈远对自己的武道修为很自信,他相信以自己的武道修为加上魔法修为,那还是有很强的震慑力的。当然,陈远知道自己要是对上教神,那是绝对没戏。

    可更让陈远有信心的是,他知道玄皇天尊已经没有了法宝点金笔了。

    那点金笔是被教神毁掉了的。

    出了天陵城,陈远与玄皇天尊来到了一处湖泊旁边。

    那湖泊四周柳树成荫,不过这里一片漆黑,路边并没有行人。

    北风呼啸而来,很是寒冷。

    玄皇天尊与陈远相对而立。玄皇天尊本来是想到湖中央和陈远来一场大战的,那样比较符合他高人的身份。不过马上,玄皇天尊觉得这家伙可能也去不了,于是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玄皇天尊自然也是看出了陈远是武道修为的高手,他与陈远再不多说,突然之间就出手了。

    出手毫无征兆,只见他手中出现一粒黑色的种子!

    接着,玄皇天尊又将手指割破一道口子,将鲜血点在黑色种子上面。

    随后,黑色种子上绽放出耀眼的金色光芒来。

    陈远立刻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便知道不能让这玄皇天尊将法术施展出来。他立刻点出一指,便是烈火神剑射杀过去。

    同时,陈远又施展出乾坤冰冻法术!

    双重攻击!

    这是陈远的三板斧,先是烈火神剑,再乾坤冰冻,最后武道轰杀!

    不过这一次却是出现了意外,那黑色种子迅速盈出万丈光芒,万丈光芒中带着血色。

    同时,这光芒无穷变化,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尊大金鼎!

    这大金鼎足足有一个房子那般大小,就这般直接将陈远罩在了里面。

    陈远的烈火神剑便斩杀在了大金鼎上面,砰砰砰!

    绚丽的火花迸射出来,烈火神剑迅速消失。

    而那乾坤冰冻的法术也被禁锢在了大金鼎里面。

    陈远顿时失色,这大金鼎的笼罩变化莫测,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已在金鼎里面。

    这是光速!

    人的速度始终无法与光速比拟!

    陈远心头便也知道不妙,他立刻双手凝聚出无穷的水元素,并集聚成了寒冰柱,最后驱使寒冰柱朝着金鼎壁面狠辣撞去。

    砰砰!

    金鼎岿然不动,而寒冰柱却被撞击成了粉碎。

    这金鼎的牢固简直就是出乎人的意料。

    陈远心头大骇,立刻又以自身力量猛烈撞击过去。就是老熊撞树,合身撞去。他自身的力量达到了一万五千斤,那是绝对的强悍。

    但是此刻,金鼎的壁面已经是由那金光转化成了实质一般的铜墙铁壁,根本难以击穿。

    任凭陈远魔法和武道双重攻击,这大金鼎都是丝毫不动。

    同时,陈远还感受到了金鼎里面的空气与魔法元素在迅速被吸纳走。

    陈远再度变色,他知道,若是空气与魔法元素完全消失。而外界的空气和魔法元素又被隔绝在了金鼎外面,那自己就是死路一条了。

    “以土元素的遁地法逃离呢”陈远心念电转,他立刻朝地面施展了裂地术!可是令陈远绝望的是,那地面也是一层金色壁面。

    四周都是金色的壁面,完全无可破解。

    无论是空气还是魔法元素都被完全隔绝了。

    陈远已经感觉到了空气的急剧稀薄了。他纵使修为通玄,但若是没有了空气,那也只能是死路一条啊!

    “这是什么魔法,还是什么法宝”陈远心头狂跳,他居然完全想不出破解之法。

    便也在这时,陈远突然听到了来自头顶的声音。

    那玄皇天尊冷笑着说道:“你这小贼,今日落到了我这血魔种子之中,便是插翅难飞。”

    陈远这下也就看清楚了,他发现自己在里面感觉是身处金鼎之中。然而,自己此刻却是被玄皇天尊拿在了手上。

    他看玄皇天尊时,便觉得这玄皇天尊巍峨如巨人一般。而自己却是那般渺小!

    “是了,这玄皇天尊手上拿的就是那粒黑色种子,我现在就在黑色种子之中。这黑色种子便是血魔种子!血魔种子里面是一个小世界,所以,我是被困在这小世界之中。”陈远是聪明绝顶的人,一瞬间就想透了其中的关节。

    可想透了归想透了,但陈远也没有办法逃离这小世界啊!

    他不由哇哇怪叫起来,说道:“玄皇天尊,你这老怪是不是傻了既然有这等法器,为何之前不拿来对付教神”

    玄皇天尊顿时脸色古怪,他冷哼一声,道:“废话少说,这血魔种子里面的空气马上就要被抽干,你这小贼就准备受死吧!”

    陈远立刻也就明白了,他说道:“血魔种子根本困不住教神,你是怕她将你的血魔种子给毁了对不对”

    “是又如何”玄皇天尊有些恼羞成怒,他说道:“血魔种子里面,五行阴阳,自成世界。虽然困不住雅琳娜那贱女人,但要困住你这小贼却是轻而易举!”

    陈远闭嘴不语了,他知道自己这时候和玄皇天尊打嘴仗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会更快的消耗可怜的空气。

    应该说不算消耗了,这个时候,陈远知道空气已经完全没有了。

    还好,陈远曾经在水底修炼过穷荒血窍,也就是血核!

    所以,在没有空气的情况下,陈远可以闭气半个小时,那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陈远也不敢大意,他深深地知道自己此刻处境乃是前所未有之凶险。

    而且,自己若是死在了这里,那么多伦斯,蓝丝,还有允儿他们的前途也将凶险无比。

    一旦真龙之气泄露,那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陈远并没有心慌意乱,这时候,他盘膝坐了下去,安静的想起对策来。

    那玄皇天尊看着这一幕,身子不由一震,只觉这个小贼十分的古怪。到了这个时候,不但不绝望,反而是如此冷静。

    “哼!”玄皇天尊冷哼一声,暗道:“血魔种子里面自成小世界,五行阴阳,循环不息,就不信你这小贼有办法破开。”

    陈远默运大日月诀,他心头进入无比的澄净。

    这时候,陈远立刻感受到了周遭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空气和魔法元素了。

    这里面的气压很强,他有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自己仿佛是在大海深处,自己被困在了一部密封的车里字面,无法突破。但他能感受到外界的波涛汹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