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争分夺秒
    对于教神来说,她有太多的无奈了。她虽然有万般神通,但是却只能使用这个笨办法来阻止陈远进天陵。

    因为十天的路程,足够陈杨进入天陵了。

    她只有不得已的到这芙蕖天堑来设下魔法巨阵!如此,才能确保陈远不进天陵。

    只要陈远未进天陵,教神就不算输,就还有翻本的机会。

    对于教神来说,那是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一定要杀陈远而后快的。

    好吧!

    准确的来说,在教神心里,多伦斯其实从来都没有多么的重要。只不过,她不想她所做的事情被多伦斯传出去。但对于陈远,那就是刻骨的恨了。

    这种恨就像是一个人在自己的房子里总是被一只苍蝇折磨,但她就是杀不掉这只苍蝇,这实在是让人抓狂到了极点啊!

    教神心里其实最害怕的就是,万一陈远他们知道这里的情况,压根就不来天陵了呢

    那么教神就会很尴尬,她是一代教神,不可能永远守在这里啊!

    如果陈远不来,教神继续追查,那又会是一场拉锯战!

    那么对于陈远他们来说,的确是可以就一直在雪域里玩耍,玩捉迷藏。不过,这种捉迷藏始终是有风险的,不能一劳永逸的。陈远现在掌控了费克陈这个有效的棋子,他就想借助这颗棋子,成功的瞒天过海。

    再加上,如今陈远得了多伦斯的提醒。蓝丝孵化出来后,的确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教神并不知道有蓝丝的存在。

    而蓝丝是龙族,一条龙和人类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到时候,万一教神用照见虚空的本事,在众多黑点中发现了真龙之气呢

    如今双方都有各自的难处。

    陈远现在还有更大的难处,那就是眼下已经混到了教神的眼皮底子下来了。这个地方是最危险的,也是最安全的。

    但蓝丝还有一天也就会孵化出来了。

    众人的戒须弥还有后来夺主教们的储物戒指,都不适合让活人在里面住着。

    所以,这一天的时间里,陈远必须想办法离开这里,然后进入天陵。

    这对于陈远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费克陈在之前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的意思是维持魔法阵也需要大家轮流休息。等轮流休息的时候,再看准时机,悄悄朝天陵而去。

    因为这芙蕖天堑中虽然设置了巨大的魔法阵,但是还有来来往往的行人要经过的。有人要进入天陵,有人要出天陵。

    教神在这里,也不能太霸道。因为一旦霸道起来,就会惹起对方的反弹。事情闹大了,就会引起天陵的人的反感。

    天陵里面的恶棍们虽然彼此之间都是不讲情义,但是,你教神带着一群人到门口来撒野,那这群老魔们,恶棍们就会不爽了。

    鉴于还有人来人往,所以,陈远他们进入天陵也不会太显眼。在教神的认知里,芙蕖天堑的后方是一个不需要去检查的地方,那里是教神最大意的地方。

    “一旦度过芙蕖天堑,我们就将袍子脱掉,然后徐徐朝天陵而去。”陈远说道。

    这个观点众人是赞成的,因为一旦到了后方,若还穿着主教袍子,那就会很异常。

    这是个很冒险的计划。

    一旦众人成功的从教神的眼皮底子下再次逃入天陵,那么这又等于是陈远用脚掌狠狠的打在了教神的脸上。这对教神来说就是极大的侮辱,比上一次的奇耻大辱还要严重。

    不过很显然,陈远不会去考虑教神的心理感受。

    反正你教神还不过是受辱,哥哥那是分分钟就会被你干掉啊!

    到了晚上的时候,费克陈大主教终于感受到了吃力。

    这魔法阵的大部分能量是由教神来维持的,但是主教们,长老们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这时候,费克陈大主教终于被允许休息了。

    陈远几人就跟着费克陈大主教在芙蕖天堑靠后的地方坐下来吃饭。

    大家都是将芙蕖天堑四周占据,有的是在教神后方,有的在前方,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时候,换下来休息的人都是累了。大家有的在做饭,有的在吃饭,反正都没空管别人。

    当然,芙蕖天堑还是有神教精英在检查过往的行人。里里外外共有三道严密的关卡。

    费克陈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带着陈远三人朝天陵方向而去。

    这时候,除了允儿表现得有些紧张外,陈远和多伦斯还有费克陈都是从容的。

    尽管他们心底也是紧张到心儿都要跳出来,但他们的心理素质显然是非常过硬的。

    最后,费克陈来到了最后一层关卡。

    关卡前,十名神教精英在守着。

    费克陈认识其中一个人,那人是红衣主教,叫做林沐。

    费克陈带着陈远三人来到了林沐的面前。

    林沐马上尊敬的道:“大主教好!”

    费克陈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想去那边逛一逛,也许以后再没机会来到这个地方了。”

    “需要搜查吗”陈远也一笑,说道:“我们很欢迎你们的搜查!”

    林沐不认识陈远,但是在这里,大家大多都不太认识,所以并不奇怪。林沐最多注意的是陈远乃是黑衣主教的袍子,所以他说道:“大主教,您说笑了,您当然不用搜查!”他说完之后,便道:“请吧!”

    费克陈一行人便顺利通过了林沐的港口。

    要知道,这十个人是分散着站的,那么大的芙蕖天堑,可没有条件紧密的站着。

    离开了芙蕖天堑,费克陈四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们并没有走远。

    陈远一行人就装着四处逛逛的样子。

    “如果我们一直不回去,肯定会引起怀疑!”费克陈说道:“不过这时候,我估计他们也快要换班了。一旦他们换班的时候,就再没人会注意我们。到时候,我们迅速将袍子脱下,朝里面走。”

    陈远点头,说道:“看来真是好运气了。”

    费克陈说道:“如果教神有想到你们可能混进来,她肯定要交叉换班。不过她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层。彼此之间的换班,都是差不多的时间。这一点,我早注意到了。”

    大概,这也是冥冥之中属于陈远的运气了。

    不管怎样,这个时刻都是要让人紧张到窒息的时刻。

    只要有一个小小的纰漏,那么迎接众人的都是灭顶之灾!

    说句不好听的话,教神一个手指头就能干掉一个魔导师。就陈远这一伙人,那真是一瞬间就可以杀掉的事情。

    终于,林沐这群人换班了。

    费克陈一行人一直都在注意。这个时候,四人迅速收了教袍进戒须弥。接着,四人就分散开来,徐徐而去。

    四个人太显眼了。分散着来,让人难以注意。

    十分钟后,费克陈四人终于离芙蕖天堑有了一段距离。

    这个时候,四人再度汇合在一起。

    在这里已经看不到芙蕖天堑了。

    “我们现在还有很大的危机,那就是我们不见了。一旦教神发现我们不见了,那她就会通过林沐红衣主教想到我们已经逃到了这里。她会火速追来。”陈远如是说道。

    费克陈也是脸色沉重,他说道:“没错!若是教神再以大神通,直接飞往天陵入口堵住我们的去路,那么,两边收网,我们插翅难飞!”

    陈远沉声说道:“教神察觉这件事后,她一定会怒不可遏,这个时候,她更加失去理智。所以,她会不顾一切的去堵住天陵入口。”

    多伦斯皱眉,说道:“那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我们还是死定了”

    陈远说道:“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我们全力奔跑行进,不惜使用魔法来助力到达天陵。这样做就是在跟时间赛跑,赌教神会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没有发现我们的离开。半个小时的急行军加上魔法助力,是可以到达天陵的。第二条路就是,我们化整为零,朝前急行军十分钟,然后就慢慢的朝芙蕖天堑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