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7章 慑服费克陈大主教
    陈远不由急了,连忙对多伦斯说道:“赶紧将他们贴身的信息符咒撕下来,们的身体一旦冰凉,教神就会知道有人死了。”

    多伦斯立刻就先冲向最先死的那名红衣主教而去。

    陈远也迅速将黑衣主教和剩下那名红衣主教的符咒撕扯下来。这家伙一时着急,直接在身上贴了两张。

    而多伦斯那边也已经将符咒贴在了身上。

    如此之后,陈远与多伦斯才微微松了口气。随后,陈远又将这几名主教的衣服剥了下来,并佩戴上了他们的储物戒指。至于这些人的尸体那倒也好处理,陈远直接用了个土元素的裂帛术将地面裂开。随后,便将这群人的全部尸体都丢了进去。之后,陈远又将其掩埋住了。

    如此一切做好后。陈远和允儿汇合,并撑好帐篷。接着便是穿上主教们的衣服。陈远穿的是黑衣主教的衣服,他手中也拿了黑衣主教昆廷的黄金三角剑。

    允儿和多伦斯都伴成了红衣主教。

    好在的是,主教们都是穿袍子的,戴帽子的。所以面貌还真难以看清,这袍子,压根就看不出其身材的肥瘦来。若是不注意来看,那里会知道是假扮的。

    帐篷里面。一切做好后,多伦斯以锋利的剑刃压在白衣主教费克陈的脖子上。

    陈远一指点出。

    立刻,一个水元素聚集的球体出现在费克陈的脸部上空。那水球突然散开,冰凉的水就泼在在了费克陈的脸上。

    费克陈立刻被惊醒过来,他人一醒,刚一想动,脖子上便传来刺痛之感。费克陈骇然失色,他随后也就看清楚了多伦斯。“多伦斯,居然是你”

    多伦斯冷冷一笑,说道:“费克陈大主教,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现在我就送到你面前了。”

    费克陈脸色复杂到了极点,他沉默半晌后道:“你想怎么样”

    陈远这时候站了出来,他说道:“费克陈大主教,你现在必须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不管事态如何发展,你以前的荣耀已经离你一去不复返了。我们若被教神发现,我可以向你保证,第一个死的人会是你。而如果我们不被教神发现,顺利逃进天陵,那么,你也必须跟随我们。因为教神不会容下你。所以你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投靠我们。”

    费克陈咬牙说道:“你休想,我永远忠于教神,有本事你们就将我给杀了。”

    陈远说道:“大概你心里还有幻想,你以为其余几名主教已死,他们身上的符咒会传递信息给教神。教神马上就要前来,所以你不敢背叛教神。”他顿了顿,说道:“不过不巧,那符咒已经贴在了我们的身上。”

    费克陈不由脸色微变,他脸色复杂的看向陈远,说道:“你居然知道这符咒的奥妙”

    陈远说道:“我何止知道符咒的奥妙,只要肯给我一定的时间,将来你们教神又算什么你们教神不过是五系魔法师,老子是全系!”他说完之后,马上又开始卖弄起来。

    这个倒不是陈远很浮夸,而是他想要收服费克陈。这一路过去,如果费克陈暗中搞鬼,那是很危险的。

    陈远必须要在掌控费克陈绝对生死的同时,也也费克陈看到一点希望。看到跟着自己这个老大走,那还是不错滴。

    等到陈远将六系魔法完全施展完毕之后,费克陈的嘴张成了型。

    随后,陈远说道:“费克陈大主教,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以后跟着我。你看多伦斯也跟着我了,将来我如果成为至尊,你们两个就是我的开国功臣!”

    多伦斯脸色略略古怪,心道:“老子撒时候变成跟着你了”不过他腹诽归腹诽,但他还是没有揭穿陈远。

    陈远接着又说道:“第二,那就是你依然效忠于教神,然后我杀了你。”

    费克陈正欲说话。

    陈远说道:“费克陈,我希望你不要这么快回答我,而是好好的想清楚,想清楚一个人一生到底有多少年华我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你如果选择了第二条,那么我会立刻成全你,然后杀了你。”说到最后,他的语音里已经有了森寒的杀意。

    费克陈再次陷入了沉默,好半晌后,他说道:“我选择第二条。”

    “好,我成全你!”陈远向多伦斯说道:“在他手脉上割开一条口子,让我们的大主教尽情的体验这种死亡的感觉。”

    多伦斯说道:“好!”随后,他立刻在费克陈大主教的手腕上割开一条口子。

    顿时,鲜血汩汩的流了出来。

    陈远又说道:“他那张信息符咒也撕下来,贴在你身上。”

    多伦斯说道:“好!”他现在肯定是要全力配合陈远的。

    陈远随后再对费克陈说道:“这信息符咒我研究了一下,的确很奇妙。只要你们将一滴鲜血滴在符咒上,马上就能传递信息给教神。除此之外,那就是信息符咒失去了你们的体温,只有这两个传递方式,所以我并不担心你暗中能够将信息传递过去。”

    费克陈一言不发,他看着他的手脉上,鲜血汩汩而流。

    “把剑收了吧,多伦斯!”陈远淡淡说道。

    多伦斯说道:“好!”他收了剑。

    陈远看向费克陈,他微微一笑,说道:“我修炼魔法到今天为止,一共六天。但是,你信不信,你在我面前,你的魔法对付不了我。我和多伦斯还有允儿也绝不会用武力。我就用魔法应对你。”

    费克陈眼中立刻闪过愤怒之色,他冷笑一声,道:“话都是由你说的,你说你才修炼六天的魔法,谁信”

    多伦斯说道:“这个我可以作证,陈远只修炼了六天的魔法。”

    费克陈怔了怔,随后,他便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扯下去了。因为他知道,多伦斯是从来不撒谎的。

    费克陈看向陈远,说道:“我自小开始修炼魔法,至今已经有三十六年。你修炼六天就敢说在魔法上胜过我。那好,若你能胜了我,我便对你心服口服。以后也就跟随你!”

    “若我不能胜,立刻放了你。”陈远说道。

    费克陈说道:“好。”他顿了顿,问道:“我可以止血之后再跟你斗吗”

    陈远说道:“可以!”

    费克陈当下撕开了袍袖来包扎伤口。陈远说道:“算了,我帮你吧。”他说完之后,一指点出。

    随后,水元素成为丝丝细流包裹住了费克陈的伤口。

    顿时,鲜血不再朝外流。

    这一幕让费克陈有些目瞪口呆。“你修炼六天,就可以将水系治疗魔法运用到如此入微的地步”

    陈远淡淡说道:“现在咱们可以开始了吧”

    费克陈说道:“可以了。”

    陈远说道:“还是到外面吧,这里展不开手脚。”

    费克陈点头。

    当下,陈远这一行人就到了外面。陈远与费克陈相对而立。

    两人之间隔了十米的距离!

    便在这时,费克陈出手了。他迅速施展出三道神焰剑来袭杀陈远。三道神焰剑不过是来争取时间的,他要施展更厉害的魔法。

    不过,陈远则更直接了。他大手一挥,先是一招乾坤冰冻便困住了费克陈。

    而那神焰剑,陈远不过是以熔炉术将其融入到了自己的火元素之中。

    费克陈虽然是九级魔法师,但是他的神焰术不过是个小魔法,所以力量并不强大。陈远自然能将其收了。

    这其实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

    费克陈如果正经施展强大的魔法,其力量肯定要强过陈远。

    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费克陈还要念咒语,结法印等等!陈远全部是靠光脑控制元素之力,随心所欲,压根就不存在要浪费时间。

    费克陈直接被冰冻住了。

    陈远随后撤去了乾坤冰冻术,他淡淡的看向费克陈。

    费克陈不由震惊,他走上前来,问道:“为什么你的施法可以这么快”

    陈远淡淡说道:“念咒语,结法印不过是下乘。我直接沟通元素之力,所有元素都为我所用,如臂使指,所以我自然可以比你快!”

    费克陈说道:“但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远微微一笑,说道:“这个,我做得到,你还真做不到。因为,我是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