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生死共存亡
    索陈尔亲王这话一说出来,陈远以及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陈远失色说道:“隆傲天回来三个月,却一直不透露消息,这摆明了是要反啊!”他顿了顿,又立刻扫视在场众人,道:“何以隆傲天回来这么长时间,我们这里一点消息都没得到,这中间是那里出了差错”

    陈远的思维反应是最灵敏的。

    索陈尔亲王听陈远这么一说,他也不由得佩服起陈远的反应能力来。

    索陈尔亲王的脸色沉重,他说道:“在场的人,都是我一手扶植培育出来的。无论是谁在这中间做了不光彩的事情,对于我来说,都是我的失败。”

    他顿了顿,说道:“但现在,我希望这个人能站出来。只要他站出来,承认错误,我可以既往不咎。”

    索陈尔亲王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扫视在场众人。

    华尔莱茵等人也立刻就知道,亲王这是怀疑自己这群人里面有奸细。

    也的确是有奸细,如果没有奸细,为什么隆傲天回来三个月的事情会被瞒的这么死

    华尔莱茵一直没有出声,因为他这时候如果表白忠心,那就显得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白雪的脸色肃然。

    说起来,索陈尔亲王在知道有奸细的刹那,他怀疑过手下的每一个人,但唯独就没有对白雪怀疑过。他对白雪绝对是百分之两百的信任。

    一众血王们也是绝对的沉默。

    陈远仔细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想要在其中看出一些端倪来。

    然而,在场的人都是通天高手,不可能露出明显的破绽来。

    不过很快,血王之中,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这个人叫做格雷西。

    格雷西虎背熊腰,满脸的虬髯胡。这个人看起来就是属于忠厚老实的,绝对让人想不到他会是奸细。

    然而事实总是残酷的。

    格雷西说道:“亲王殿下,这个奸细是我。”

    众人全部看向了格雷西。

    格雷西的目光沉静,却并无任何愧疚之色。

    华尔莱茵以及其他血王眼中却是出现了愤怒之色。

    陈远则是有些看不懂了,这家伙既然是奸细,这时候又为什么要站出来承认呢

    索陈尔亲王的身形有些蹒跚,他抚住了胸口,缓慢的坐了下去。

    白雪和华尔莱茵连忙在一旁扶着,让索陈尔亲王顺利坐下。

    华尔莱茵怒视格雷西,厉声斥道:“格雷西,殿下待你恩重如山,你怎可……”

    “华尔莱茵!”索陈尔亲王摆了摆手,说道:“你别说了。”

    他看向格雷西,说道:“你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你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你要我相信你是奸细,你给我一个理由。”

    格雷西的眼中出现了波动,那是一丝惭愧的神色。

    如果索陈尔亲王打骂他,杀他,他都可以坦然处之。但唯独,索陈尔亲王说出这番话时,他感到了真正的愧疚。

    “殿下,隆傲天在归墟里面看到了老祖宗的大劫,老祖宗很难再回来了。而且,隆傲天已经得到了仙器,就算是您也不是他的对手。”格雷西说道:“现在您唯一的生路就是将这位陛下擒拿下来,然后交给隆傲天,并且带着我们大家向隆傲天效忠!”

    陈远身子一震,他体会到了事情的严酷和残酷型。不过陈远并不担心索陈尔亲王会倒戈相向,他心里清楚,今天的导火索还是被自己点燃的。

    隆泰被自己杀死,加速激化了隆傲天的反心。

    不过也不存在后悔,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

    “格雷西!”索陈尔亲王眼中闪过痛苦之色,说道:“你太让我失望了。就因为这个原因,你就要帮着隆傲天”

    格雷西跪了下去,他说道:“殿下,人要求生,这是本能。臣下并不贪图任何荣华富贵,但只想活着。我还有妻子,儿子。”

    索陈尔亲王沉默一瞬后,叹了口气,说道:“格雷西,我差点忘了,你还有妻子,儿子。所以,在你的心里,你的小家是第一位的。但你也许忘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隆傲天若是掌权,整个血族都会万劫不复。难道你觉得隆傲天的眼光要比老祖宗的眼光要厉害老祖宗已经指出了明路,可笑你却依然看不透。”他顿了顿,说道:“格雷西,你走吧,带着你的妻子,儿子就此远走高飞,不要再回来了。”

    格雷西虎躯剧震。“您真让我走”

    索陈尔亲王道:“你走吧。”他说罢之后,叹了口气,道:“今晚隆傲天就会攻打进来,不管这一站,是死是活,但我即便是死也是死得其所。我这一生,无儿无女,我是属于血族的。我死也该是为了血族未来而死。而陛下,就是血族的未来。”

    白雪等人突然齐齐跪了下去,一个个眼中杀气绽放,道:“臣等誓死保护陛下!”

    这是一种非常惨烈的情景。

    陈远深吸一口气,他站了起来,说道:“好,今晚我与诸君生死共存亡!”

    索陈尔亲王哈哈一笑,说道:“好,壮哉。老子今晚倒要看看小小隆傲天,到底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沈墨浓与林冰眼中也闪过生死坚毅之心。

    只有那格雷西,依然跪着。

    他显得与这气氛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你还不滚”一名血王突然一脚将格雷西踢翻在地。

    格雷西爬了起来,他嘴角出血。随后,他向索陈尔亲王磕了三个响头,接着转身就跑了。

    “叛徒!”那名血王恨恨的骂了一句,又道:“妄老子一直将他当做兄弟!”

    索陈尔亲王却是什么也没说。

    随后,陈远与索陈尔亲王上了二楼。

    “亲王,您还有什么要向我吩咐的吗”陈远微微一笑。在大敌来临之前,生死凶险之际,陈远却是显得从容无比。

    索陈尔亲王微微诧异,说道:“今晚您是隆傲天必杀的目标,陛下,难道您真的一点都不怕吗”

    陈远淡淡一笑,说道:“我历经生死之战到底多少次了,我一点都记不清楚了。更何况,我手上还有老祖宗留的锦囊妙计。”

    索陈尔亲王便说道:“今晚,若是硬拼,我们未尝没有一拼之力。不过老臣觉得为了保险起见,您现在就该将老祖宗的锦囊打开……”

    陈远摸了摸鼻子,微微有些尴尬,说道:“好吧,亲王,我老实跟你交代,我早打开了锦囊。里面写的,若有凶险,便逃亡雾都。”

    索陈尔亲王呆了一呆,随即便是苦笑。他说道:“既然如此,老祖宗这般安排肯定大有深意。陛下,您这就带着您的朋友进入雾都。今晚若是胜利,我们就会去雾都迎接您。若是失败,但愿老祖宗的安排真的有效。”

    陈远呵呵一笑,说道:“亲王,您这是让我来做缩头乌龟啊!”

    索陈尔亲王微微一惊,说道:“陛下,老臣绝无此意。只不过,您是君子,君子就该懂得趋吉避凶啊!”

    陈远说道:“你算了吧,今天我若是让您一个老人家在外面血战,我堂堂七尺男儿躲进雾都里面。那我还不如去找块豆腐撞死。”

    “陛下,您肩负了血族的未来,老臣恳请您不要意气用事啊!”索陈尔亲王苦口婆心。

    陈远说道:“我一点都没有意气用事,我之前已经当着众位兄弟的面说过,今晚与大家生死共存亡。我这转手躲进去,以后就算活着,那也没有人愿意效忠于我了。”

    这一点,陈远看的很透彻。

    索陈尔亲王看向陈远,他随后微微苦笑,说道:“老祖宗的眼光,老臣是越发佩服了。您一定能带着我们血族顺利度过杀劫。”

    陈远说道:“其实杀劫已经来临,隆傲天就是其中一场杀劫,无法躲避!”

    索陈尔亲王微微叹息。

    随后,索陈尔亲王告辞。

    待索陈尔亲王走后,陈远便与林冰,沈墨浓还有允儿在一起。

    允儿现在算是陈远的贴身丫鬟了,她一直都很安静的为陈远准备东西。不过今天,她已经在腰上别了一口寒光闪闪的军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